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神明今夜想你 >> 生气

傍晚, 姜穗在医院走廊打公共电话。

她迟迟没回家, 怕姜水生担心。

“……嗯嗯, 是的爸爸, 我很好……对, 同学胃病发作了, 我送他来了医院……好, 我很快就回家了,你别担心……我知道要坐15路公交车回来。”

姜穗挂了电话,松了口气, 她再回到病房时,驰厌依然没有醒来。

少年唇色苍白,静脉插了针管在输液。

门卫叔叔把他送到医院后已经走了, 医生这时候走进来:“小姑娘, 你是他妹妹吗?”

姜穗摇摇头:“是同学。”

医生颇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小少女全身脏兮兮的, 许是摔多了, 裤子半边都沾着泥。她背着的书包全是泥巴, 脸上的纱布也弄脏了。

“阿姨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 但是你这个同学胃病太严重了, 刚刚我们给他做了检查, 他胃出血了。他本来就患有胃病,这几天还一直吃刺激性食物,如果你们再晚一点送过来, 那后果不堪设想。他才多大就这么严重, 家里难道都没有照顾他吗?你有没有他家人的联系方式?”

姜穗愣了愣,许久才道:“是他在养家,他只有个弟弟。”

医生面露不忍,沉沉叹息一声:“我明白了,小妹妹你先回家吧,不然你的家人也会担心,放心,这里的护士姐姐会好好照顾他。”

姜穗点点头,她走的时候回头看了眼驰厌。

他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病得这样重,却没有人能照顾他。包括她自己,也没办法陪伴着他。

姜穗记得,他让自己不要管他,无论什么时候,都离他远一点。她心里有些难过,最后还是走过去,小声说:“你快点好起来啊。”

姜穗摸摸身上,还有三块钱的零钱,她出了病房。

*

驰厌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中午了,阳光倾泻在病房里,心软的小护士拉开窗帘:“咦,你醒了,怎么样,还痛不痛?”

胃里拉扯着痛,然而驰厌摇了摇头。

“我睡了多久?”

“昨晚上你们学校门卫把你送过来的,现在中午十二点了。”

驰厌皱着眉,拔掉手背的针管就要下床。

“诶诶诶,你做什么!现在不能走,还得观察两天。针管能随便拔么!你手都流血了。”护士厉声道,“快躺回去。”

驰厌问:“我看病花了多少钱?我去交钱。”

“急什么。”护士被气笑了,“还要不要这条命了,有什么事能比你命还重要,先躺着吧,我给你找点吃的。送你来的小……门卫还给你留了粥,先吃点吧。”

驰厌静静看着她:“门卫?”

护士想起小姑娘的恳求,别过脸去:“是啊,先喝粥吧。”

驰厌安静了下来,半晌,他默默躺了回去。护士端了一碗熬成流质碎碎粥进来,驰厌沙哑着嗓音:“我自己来。”

护士递给他,心想真是倔。

他垂着眼睛,把一碗粥喝完了。

许久,他突然问:“她摔伤了吗?”

“什么?”

驰厌没再说话。

他把那碗粥一滴不剩喝完,最后还是交钱出院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躺在这里像个废人一样纯粹是浪费时间。

今天是周三,本来该是上学的日子。

平时早上七点半,他就会张叔一起等着段玲下楼去上学,然而今天中午,他一个人回了段家宅子。

段天海是何等人物,以前一分钟都不会迟到的驰厌中午才过来,他就把前因后果摸清楚了。

“身体怎么样了?”

驰厌说:“对不起,今天我迟到了。”

他只字不提这件事是因为段玲的冷漠和刻毒,段天海对他又满意了几分。虽然他知道这件事是女儿的错,可是天下有哪个父亲喜欢听别人说自己孩子的不好。

驰厌这样会做人,段天海也不会亏待了他。

他意思性道歉:“玲玲年龄还小,不太懂事,你多担待。”

驰厌弯腰,平静说:“是我没照顾好段玲小姐,以后我在学校会注意。”

段天海满意地点点头:“这几天你先休息吧,缓几天再去上学,工资照发。杨婶!把厨房张迪他们送的燕窝拿过来。”

杨婶拿了一个礼盒递给驰厌。

驰厌道了谢就离开了。

他打车回了李子巷,脸色依然苍白。巷子里几条野狗冲他狂吠,他扯了扯嘴角,把礼盒里的燕窝扔给了野狗。

野狗竖起尾巴嗅嗅,没趣地离开了。

驰厌知道,段天海给他燕窝,本质上,和他将它们随意扔给野狗没什么不同。

*

姜穗以为,驰厌病得那样重,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学校了。

可是这个四月还没有过去,某个周一,她又看见了放学时驰厌帮段玲拎着书包。同行的陈淑珺正要笑,姜穗拉拉她袖子:“每个人都不容易。”

陈淑珺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没有笑了。

少年手中的书包是浅粉色,上面有很大一个Kitty猫,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驰厌长得很高,在人群中尤为瞩目,高大的少年拎着这样的包,许多人捂着嘴巴偷偷笑。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初三(1)班的段玲来读书带了个帮忙开车门和拿书包的“狗腿子”,这样特殊的存在,使大家纷纷在背后议论他。

然而驰厌面色毫无变化,他沉默到几乎冷淡地拎着那个少女的包,仿佛没有听到过任何闲话。

这种屈辱的称呼,驰厌没反应,驰一铭却没法不在意。

驰一铭从二楼下来的时候,他同学调笑着说:“驰一铭,快看你哥,又在帮段玲拿书包了。”

语调里的轻慢和讽刺,驰一铭听得清清楚楚,他几乎克制不住眼里的阴戾,狠狠推了那个同学一把。

男同学踉跄几步,也来了火气:“你做什么?!”

驰一铭反应过来,低声道歉:“对不起。”

男同学挠挠头:“算了算了,也是我不对,不该说你哥哥。”

驰一铭勉强笑笑。

因为这件事,驰一铭没少被笑话。他是初一(1)班的班长,也是年级第一名,这样优秀的存在,哥哥却被人家称作帮女孩子拎书包的“狗腿子”,不知道多少人用这件事来笑驰一铭。

但驰一铭其实不在意。

他知道驰厌的付出,要论起屈辱,谁又有驰厌这几年过得屈辱呢?

哥哥都不在意,他更加不能在意。他不会觉得驰厌丢脸,没人比他更知道这个哥哥有多强大,他只恨自己无能为力,什么都给驰厌承担了。

如今这种流言蜚语,反而让他心里好受了些。

至少有一样,他不是让驰厌一个人在承担。好好读书的念头,在他心中更加坚定。

他只恨段玲这贱人,百般让他哥出丑。

*

这时候已经四月中旬,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学校初三的学子就要中考了。

考试前有一次模拟考,初三要征用初一初二的教室。

姜穗和陈淑珺用胶水在桌子上涂考号。

陈淑珺说:“姜穗你小心一点啊,你那边桌子钉子突出来,还有木刺,老是划伤手。”

姜穗点点头,笑着应她:“好,谢谢你。”她避开那颗突出的钉子,把考号粘了上去。

她掌心下的那张考号,写了“驰厌”两个字。

她知道驰厌连初二都没有念就去修车了,他来考初三的试,可能特别不适应。

反正驰厌也不知道这张桌子主人是谁,于是她拿起自动铅笔,在桌子右下角,浅浅写了一个“同学加油!”,还画了一个小小的笑脸。

姜穗撑着下巴,也忍不住笑了。

*

驰厌做完卷子的时候,还有三十分钟。

他垂眸看着卷子,又把一小半答案涂黑了。这章桌子最下面的钉子划了一下他的手臂,他看了眼,自己手臂倒是没事。

然而他知道这是谁的桌子。

他手指抚上那个笨拙可爱的“同学加油”,嘴角微微抽了抽。

等到老师收了考卷,把门关上,驰厌又折返回来。

他手中拿了几个工具,把弯掉的钉子扳正,钉进去桌子里面,直到不再突出来,然后又细细磨桌子上的小木刺。

木刺被他磨去,半旧的桌子变得光滑起来。

初三考试考了两天半,第三天低年级同学回来读书的时候,陈淑珺惊讶地发现她们桌子上的小木刺不见了。

“姜穗,学校修了桌子呀?”

姜穗摇摇头,也有些茫然。然而学校确实有时候会课桌报修,倒不是什么稀奇事。

她们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事吸引了。

学校后面有一家敬老院,据说是R市历史年份最古老的敬老院。里面住了好些年迈的老师。

五月份时刚好是春末夏初,天气正好,学校说同学们可以组织着去“慰问老教师”。

出于对学生的安全考虑,从这一年学校就不再组织大型集体活动了,万一出事学校担不起这个责任。于是班长拿着一张统计表,统计要去参加“慰问老教师”活动的学生。

姜穗本来也纠结去不去,她这个小短腿,可别人家没慰问好,反而把自己给搭上了。

陈淑珺见她犹豫,抱着她手臂:“去吧去吧!反正星期天呢,我们就当去玩,而且老教师们很有气质,我们去和他们说说话吧!”

姜穗笑着点点头,最后还是同意了。

他们出发,才发现人不太多,零零散散一看,总共就二十来人。姜穗手里拎着自己零花钱买的香蕉和苹果,跟在班长陈楚后面,大多孩子也就十二三岁,说说笑笑往敬老院走。

春.光正好,路边开满了野花儿,少年少女们哼着歌,一派朝气。

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过来,路过他们,溅起一大片灰尘。

学生们捂住口鼻,等着灰尘过去。

有人小声嘟囔:“在这种路开车的人太讨厌了,我们现在满身灰……”

大家都赞同,有人说:“好像是初三那个段玲的车。”

果然没一会儿,学生们到达敬老院,正好看见驰厌给段玲开车门。

有人讥嘲道:“还真是封建大小姐和她家忠奴才。”

夏风一吹,驰厌抬头看过来。

姜穗目光温暖,很开心他身体好了。

他的目光在姜穗身上微不可察地顿了顿,把段玲拉了下来。

讥讽归讥讽,可是小少年少女还是忍不住看了过去。段玲穿着洋气的红色小皮鞋,白色长袜,还有一身宫廷蓬蓬裙。

放在后世有几分“洛丽塔”的感觉,可惜一切都被她突出的额头毁了。

这身搭配精致却怪异,学生们目光炯炯有神。

连陈楚也说:“好烦,早知道段玲要来,我们就不来了。”

张叔和驰厌从后备箱里拿下大包小包的礼物,同学们看得瞠目结舌。段玲就像是来走秀的,下巴微抬站在一旁。学生们拿着礼物,被她衬托得寒酸无比,反倒有些无措。

老教师们闻声走出来,看见孩子们笑开了花。

他们和蔼地道:“小同学们快来,快进来坐。喝不喝水?吃饼干吗?”

姜穗松了口气,她真怕今天变成围观段玲表演。

她放下自己的苹果和香蕉,一位七十岁的女性退休教师和蔼地说:“谢谢你,小同学。”

姜穗摇头笑笑:“老师,苹果咬不动的话,您可以用勺子刮成苹果泥。”

“知道了。”老人怜惜地看着她受伤的脸颊,冲她温和笑笑,“老师看得出来,你们这帮孩子很可爱。脸颊是怎么回事?”

“小时候生了病,走路走不稳。”

老人慈祥地说:“等你好了,一定是最漂亮的姑娘。”

姜穗颊边露出一个浅浅的窝窝儿。

老人摸摸她的头:“我可不哄你,我这辈子见的人多了,你五官很美丽。”像春天最灿烂的桃花儿一样。

下午阳光正好,陈楚则组织班上的同学一起打扫卫生。她知道使唤不动初二初三的学姐,于是只能让初一的小姑娘们一起扫地。

两只小奶猫摇摇晃晃走进来,最后蹲在了姜穗脚边,亲昵地蹭蹭她。

姜穗挠挠它们下巴,它们闭上眼睛,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陈淑珺说:“哇,好可爱。”

原本坐在一边的段玲看得眼馋,对驰厌说:“你去要一只过来。”

驰厌皱眉。

段玲见他久久不动,发火道:“我说什么你没听见吗?我要那只白色的!”

驰厌抿唇,最后走到了姜穗身边,那小猫独独亲近姜穗,在姜穗身边恨不得翻过肚皮求她摸摸。

驰厌在她面前蹲下,小奶猫被他身影笼罩上一层阴影,“喵”了一声,恨不得往姜穗身上爬。

驰厌伸手捉住那只白色猫咪后颈。

姜穗下意识抱住了它。

两人四目相对,驰厌漆黑的眸看着她。

姜穗和陈淑珺听见了段玲的话,陈淑珺也紧张地说:“姜穗,不要给他们。”

猫咪舔舔姜穗的手指,姜穗小声说:“我不想给你。”她看过段玲和林雯雯打架的样子,怕段玲摔死这只幼猫。

驰厌看着她明媚上翘的桃花儿眼,起身回去了。

段玲懵了:“你做什么?为什么不抢过来!”

上次她和林雯雯打架,林雯雯不肯还口罩,是驰厌强硬冷漠的抢了回来。此刻不过一只没有主人的猫而已,人家说不想给,他就这样算了吗?

驰厌抿抿唇:“回去我给你买一只。”

“不行,我就要她手上那只!你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待在我段家做什么!”

驰厌眸色有片刻的冷,他什么也没说,转头找姜穗去了。

他冲姜穗伸出手:“把它给我。”

他说这话时,语调微凉,眸中却不看她,越过小少女身后,看着院子里那几棵葡萄树。

姜穗自然知道他的为难,眼前的人仿佛和几年后冷清的驰厌重合起来。

她问:“段玲不会伤害它是不是?”

驰厌顿了顿:“嗯。”

陈淑珺拉拉姜穗衣袖,姜穗犹豫了下,还是把小猫放进他怀里。驰厌低头看怀里的猫,它炸起毛,可是依然是小小的一团,身上似乎还带着小少女的温度。

他抱着猫,把它交给了段玲。

陈淑珺快气哭了:“姜穗姜穗姜穗!”

姜穗好笑地捏捏她脸颊:“好啦,不生气。如果他食言了,我也会生气的。”

陈淑珺愤愤地抱起脚下灰色的小猫,拉着姜穗一起找老教师说话去了。

然而在姜穗洗了手,准备和老教师们一起包饺子的时候,石桌旁传来一声尖叫声。

“啊!死猫,它抓我!”

姜穗抬头,就看见段玲将猫扔了出去。小猫脑袋撞在石凳上,身体微微抽搐。

同学们噤若寒蝉。

连老教师们也纷纷皱眉。

那只小猫落在驰厌脚边,它片刻前待在姜穗怀里还那么软。

驰厌僵住了身子。

她问他段玲是不是不会伤害它,他当时说了什么。

他几乎立刻回过头看姜穗。

小少女低下头,捏着手上的面粉,不看他了。

陈淑珺拉拉姜穗衣袖:“姜穗,你生气了吗?”

姜穗点点头,小声说:“骗子。”

喜欢神明今夜想你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神明今夜想你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彩虹在转角你好消防员神明今夜想你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腹黑咱俩没完周小云的幸福生活甜心快跑:隔壁有恶魔出没你不喜欢我这样的?我男主超甜花瓶记校草的合租恋人若春和景明青春制暖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我的青春你的城不乖我就吃掉你!忍冬重生八零甜宝妻重回初三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有个女孩叫夏桐你好晋大侠
完本推荐: 千金记全文阅读不要物种歧视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姜饼先生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奸雄全文阅读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全文阅读百媚生全文阅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全文阅读皇家小娇娘全文阅读九霄全文阅读你亲我一下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妄人朱瑙全文阅读桃花绚烂时全文阅读春暖香浓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解梦师在娱乐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子的超龄女友撒娇福晋最好命魔帝的天界小公主来自未来的神探仙师无敌混元修真录[重生]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叶安这个地球有点凶婚后忽然得宠凌天战尊九天万族之劫驸马要上天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穿越全能网红栖梧潸潸映弦月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蛇蝎毒妃计中计齐欢霍普的奇幻之旅穿越女配重生纪实这个男星有点帅大小姐的贴身狂医逆天神医妃我的帝国无双武侠之超级升级系统我家爹娘超凶的猛卒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手机版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