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神明今夜想你 >> 心上人

今年再见, 彼此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场合。

驰厌走进咖啡厅, 顺手点了一杯, 坐在驰一铭的对面。外面下着大雨, 驰一铭说:“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驰厌淡声道:“毕竟是故乡。”

驰一铭讥讽地笑了笑:“那些羞辱过你的人呢, 打算报复回去吗?你以前的老板段天海, 至今还没有什么长进, 他见了你,表情必定很精彩。”

驰厌看他一眼:“我是来和你谈生意,不是讲这些。”

驰一铭无所谓地笑了笑:“哥, 这么久不见,你依然这么无趣。”

驰厌不置可否,他拿出一份文件, 上面是横霞岛屿的珍珠养殖场介绍。珍珠单卖不值钱, 远远比不上黄金和钻石,然而一座岛屿的财富, 却不可估量。

驰一铭也正色起来。他家有珠宝生意, 女人的钱挺好赚, 做好了珠宝他相当于就在R市站稳脚跟了。驰厌说:“合同我也带来了, 你顺便看看。”

驰厌抿了口咖啡, 手指点了点最下面那份合同。

驰一铭一看合作价格脸色就沉了:“你玩儿我?比市场价高出了五成!”

驰厌道:“这是海水珍珠, 不是淡水珍珠。往下面看,还有一批黑蝶贝产出的黑珍珠。”他语气很平淡,完全是商业议事口吻, “黑蝶贝生长环境要求很严格, 只有一半能顺利产出珍珠。横霞岛屿提供的珍珠都是完美的,如果你需要劣质的产品,那我们完全可以改一份合同。”

驰一铭皱眉。

驰厌说得没错,这种惊人的价格背后,确实有一定的价值,然而这么高的成本,万一珠宝亏损怎么办?他家还有个妹妹,虽然他那个渣爹属意他成为继承人,然而驰夫人还有个女儿,同父异母的妹妹同样有继承权,这样大一笔钱,搞砸了驰一铭绝对没有好下场。

驰一铭冷静下来,摇摇头:“价格太高了,整个R市,除了驰家,没人敢接手你这批珍珠。降两成,我们考虑合作。”

驰厌笑了下:“一铭,你回去和你爸学学,再来和我谈价格。”他起身,外面黑衣随从立马为他撑伞,他甚至都不给驰一铭讨价还价的机会,就再次上了车。

驰一铭看着他车子离开,眸中冷了冷。

驰厌话里并没有羞辱的感觉,甚至有些指点的意味。然而驰厌连个机会都不给,无疑就否决了年轻气盛的驰一铭。

驰一铭扯了扯嘴角,如果他不签合同呢?他不信驰厌能在R市这所贫穷的城市找到其他合作方。

*

大院儿已经很旧了,这么多年过去,几乎所有人都在市区中心买了新房,大家住上了小区,便不会再管这样红墙绿瓦的房子。

驰厌的车停得很远,他点燃了一根烟,遥遥看着老旧的大院儿。

他的助理水阳忍不住道:“先生,你买这样一块地做什么?”

2004年房价暴涨的时候,大院儿因为位置太偏,丝毫没有沾到地皮升值的光。所以即便到了零五年,这块地依然没有投资价值。先前据说有老板要买下这块地建工厂排污,后来驰厌知道以后,就介入进来,说他要这块地。

驰厌指尖夹着烟,他垂眸弹了弹烟灰。

水阳说:“听说这山上有溪水,可是这种地,拿来建什么都不合适。而且他们这种院子的住户,心里都非常有归属感,钉子户那是死了都不愿意卖房子的。”古老建筑,想要守住的就是记忆与信仰。

驰厌神色淡然,许久才到:“留个念想而已,不愿意卖地的别强求。”

水阳噎住,半晌没敢说他之前已经让人去敲打这边的居民了。还放出了话,既然驰厌先生要这个老旧的地方,那么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钉子户留下。

毕竟作为一个优秀的助理,很明白钉子户的存在只能让这块地毫无价值。水阳随口应了声,然后问:“先生,你还要进去看看么?”

“不了。”驰厌摁灭了烟,他指尖擦过自己脸上的疤痕,语气平静而随和,“走吧。”

七百多天,有时候驰厌也会想,她长大会是什么模样。

然而真正回来了,他才意识到,那确实就只是一个念想。

他说两年后回来,然而已经远远超过了两年。年少的冲动和热情,渐渐消弭在了奔波和海浪声中。他成熟了太多,竟也明白一个人不喜欢他,就少去打扰。

水阳示意司机开车,驰厌最后还是没有进去大院儿。

姜穗放月假回来,才知道姜水生病了。

姜水生一直咳,脸色苍白。

姜穗心一沉:“爸爸,你检查结果呢?”

姜水生见她脸色不好,连忙说:“我没事,就是换季导致的感冒,B超单子在桌子上,你这孩子,爸爸都说了,身体没有问题。”

姜穗才拿起单子,外面就有人敲门。

姜穗要去开门,姜水生拦住她,沉下脸:“我去。”

没一会儿,门外传来争吵声,姜水生声音鲜少这么大,他扬声道:“我说了不卖!多少钱都不卖,滚滚滚,别再来找我了,不然下次把你打出去。”

姜水生喘着气进屋,姜穗问:“又是买地的吗?”

姜水生点头。

姜穗知道这块地价值不高,升值空间也不大,一开始有家地产公司要买地,说是拿来建工厂,开价很低,许多人犹豫着卖了。后来听说换了位老板,开价高,也承诺不会拿来建工厂,许多人的都欢喜地卖掉了,其中并不包括姜家。

因为这是姜穗出生的地方,也是唯一留下她母亲回忆的地方。

姜水生舍不得买,对他来说,这就跟卖了祖宗基地一样难受。

“这杀千刀的生意人,一次两次不行,我就不信他们还要逼我。”

姜穗安慰他:“没事的,孙小威他们家不也没搬走么,还有洪姨他们,好几户人家都没搬呢。”她看着姜水生的检查单,轻轻皱了皱眉,血小板数量比平时减少了,然而早期肝硬化典型是症状不明显,这也可能是感冒导致的。

姜穗不放心:“爸爸,我们等你感冒好了,再去复查一次。”

姜水生无法理解女儿为什么热衷花这个冤枉钱,然而不忍她失望,还是应了。

周末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放出风声,说如果剩下的“钉子户”不搬走,那么他们将会强拆,然后先斩后奏。

这是最激烈的手断了,往往这种情况下,最后赔偿得当报警也没用。

孙小威父亲孙晨为了官途平稳,从别人口中听说了买地老板似乎背景了得,也不愿意当这个“钉子户”,终于同意把房子卖了。

孙晨都卖了房子,大家都慌了。

水阳这时候让人请剩下的“钉子户”吃饭。

姜水生气得胸口发闷:“孙晨都走了,他们绝对是要示威,穗穗,我们不能屈服,我们要是把房子卖掉,以后这里被污染,你母亲唯一留下的东西都没了。我要去和他们说。”他两鬓斑白,喘着气。

姜穗扶住他:“爸爸,我去说。你生病了,好好歇着。我会努力保住房子。”

到了下午,姜穗换了条裙子过去。

路上她遇见了洪丽云和梁芊儿,十八岁的梁芊儿身材高挑,清丽的脸颊上化了淡妆。她给洪丽云说:“妈,我们过去看看情况,我听说这个老板很有钱,我们多要点钱再把房子卖了。”

洪丽云欲言又止,眼里有些惆怅——她不愿意卖。

梁芊儿怒道:“我不管,这种破房子有什么用,到时候你别说话,我来说。”

遇见姜穗,她闭了嘴。

天空在下雨,姜穗撑着伞,穿了一身浅青色的秋装,荷叶边的裙摆,静谧又温柔。

梁芊儿咬唇,不再说话,她盯着姜穗的背影,脚步情不自禁放轻了。这些年她才逐渐感觉出,自己和姜穗这妖精差别太大了,小时候一直看不上姜穗,然而现在,她竟然会情不自禁模仿她美丽的姿态。

一行人到了酒店外面,有人通知水阳,那些仅剩的几家“钉子户”过来了。水阳很不耐烦,说道:“今天就让他们全卖了知道吧?这群人太难搞了,不就是想要钱?适当加价可以,心太黑就采取不友好的措施了。”

让他们来这种地方,也确实是施压。

保镖为他们引路的架势,就让人看出要买地的老板不好惹。

梁芊儿筹划了一路,该怎么加价,然而看到人高马大的保镖们,她心里微微有些发憷。他们会吃她加价这一招么?

水阳目光往外看,在一个浅青色的少女背影上顿了顿。

那时候姜穗正好收伞抬头。

她似乎明白背后的老板不是接见他们的这些员工,清透的浅棕色的眼眸透着大厦窗户,看向他们这边的方向。

尽管知道她看不见自己,水阳依旧愣了愣,被她幼嫩美丽的容颜惊艳了一瞬,情不自禁皱了皱眉。

这么好看的少女?也是钉子户?

一行人进了包间,水阳身后,驰厌淡漠的嗓音问:“你刚刚打电话,提到了买地的事?”

水阳连忙笑道:“之前你要那块地,今天就可以全拿到了。那几个钉子户来了,我让底下的人同他们谈谈,把地让出来。”

驰厌放下钢笔,抬头眉头皱得死紧。

水阳看出他不虞,摸了摸鼻子:“没办法了嘛。”

驰厌不吭声,拿起椅子上的外套:“我过去看看。”

水阳吃惊道:“驰厌先生,你……”

驰厌冷冷说:“我本意不是让他们卖地。”

水阳:“……”完蛋,估计那边已经在半利诱,半威逼了。

*

包间内,梁芊儿开了个价格,那头一位干练的女士笑道:“小姐,您得寸进尺了,开出的价格远远不合理。”

梁芊儿说:“我不卖又怎样?这是我家的房子,我乐意卖就卖,不愿意卖你们总不能强抢,你只是个打工的,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让你们老板来谈。”

女人笑了,这少女还真当他们是买地的了。她似乎没有听到梁芊儿贬低的话语,笑容不改:“我们老板很忙,这件事我来就可以了。”

梁芊儿说:“那我要150万!”

女人眼中微冷,转过目光,看向角落里安静聆听的姜穗。一桌子人,她年纪最小,却也最吸引人眼球。少女丸子头微松,却带上几分明媚幼弱的意味。

女人说:“那位小姐呢,你家的房子,怎么说?”

姜穗对上她的眼睛,轻声道:“抱歉,我家不卖。”

女人脸色沉了沉,刚要说话,一个人进来与她耳语。女人脸色几变,最后奇怪地看他们一眼:“我们老板来了,就在隔壁的包间,你们想谈价格的,不愿意卖的,都可以与他说。”

一桌子人没料到这个结果,面面相觑。

姜穗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从容起身,梁芊儿反倒脸色白了。

这么一圈保镖在,明确透露出两个信息。第一,老板很有钱,所以能讨价还价讹诈一笔。第二,这老板绝对不好惹。

然而话都说出去了,梁芊儿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姜穗身后。

在过道上的时候,梁芊儿小声道:“喂,姜穗,你真的不卖啊?”

“嗯,不卖。”姜穗说。

梁芊儿小声说:“他不会让人打我们吧?”

姜穗沉默了一下:“不会吧。”然而她心里也有些忐忑,她知道要谦和礼貌,在门开之前,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前面引路的人推开门,里面男人抬起眼睛。

姜穗愣愣地看着里面的人,有一瞬是懵的。而梁芊儿则完全呆了:“驰……驰……”那个在童年时意味着可以随意欺辱的名字,此刻怎么也说不出口。

驰厌目光略过目瞪口呆的梁芊儿,落在姜穗身上。

他漂泊了太久,如今回到故乡,年少时难以启齿的白月光少女长大了,风采半点不减当年。

驰厌没想到是她来。

他的失态只有一瞬,随即礼貌地把目光移开,平静道:“坐。”

喜欢神明今夜想你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神明今夜想你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若春和景明我男主超甜神明今夜想你忍冬腹黑重回初三不乖我就吃掉你!花瓶记甜心快跑:隔壁有恶魔出没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彩虹在转角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你好消防员周小云的幸福生活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你好晋大侠青春制暖咱俩没完有个女孩叫夏桐我的青春你的城校草的合租恋人重生八零甜宝妻
完本推荐: 天师不算卦全文阅读夜来公主香全文阅读七秀全文阅读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全文阅读慕川向晚全文阅读农家恶妇全文阅读快穿之完美命运全文阅读飞上枝头全文阅读久旱全文阅读情书六十页全文阅读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全文阅读不死者全文阅读我喜欢你的信息素全文阅读韶光慢全文阅读魔鬼的体温全文阅读无限塔防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自欢全文阅读解药全文阅读格格不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前方高能心有明月光纨绔公子太无敌霍普的奇幻之旅庶道为王斗武乾坤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天神诀凌天战尊觅仙道首富小村医在斗罗的新生大小姐的贴身狂医全知全能者沧元图仙师无敌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超脑太监超感应假说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万古神帝诡秘之主隐婚99次:婚内强宠小娇妻家有悍妻怎么破玄幻之无限自爆超品命师末日终战三国之苍生至上觉醒后我征服了全世界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手机版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