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神明今夜想你 >> 先生

饶是如此, 姜穗与邓姗她们会和以后, 眼角也红透了。

王兰问:“姜穗, 你眼睛怎么了?被蚊子咬了吗?”

四月份哪来的蚊子?

好在她也只是问一问, 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没几天就放月假, 辛苦一个月, 就为了等这两天假期回家。姜穗坐上大巴回到家, 正巧遇见姜水生出门。

“爸爸,你去哪里?”

姜水生说:“你洪姨说,他们家梁芊儿不见了, 都是邻居,我帮忙找找。”

他说着就要带着伞出门,外面天空阴沉沉的, 眼看着不久后就要下雨。虽说梁芊儿不讨喜, 但是姜穗对她也没多大恶意,失踪是件大事, 姜穗说:“我放了书包和你一起去。”

她匆匆跑出来, 与姜水生并列往外走, 沿着大院儿没走多久就遇见了憔悴的洪姨。

洪姨迎上来:“怎么样, 你们看见我家芊儿了吗?”

姜水生摇摇头:“没看到, 这孩子平时和你联系吗?失踪多久了?”

洪丽云捂住嘴, 眼泪落下来,她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芊儿什么时候不见的,我们把房子卖了以后, 她拿钱在市里买了栋房子, 那位老板说大院儿可以继续住,我怕打扰她的生活,就回大院儿住了。芊儿很少联系我,她嫌我啰嗦嫌我烦,我每个月打个电话去问问,这次她一直没接电话。我又等了几天,心里不安,带了自己种的菜去看她,没想到她不见了。”

姜穗扶住她肩膀:“洪姨,你别慌,报警了吗?”

洪丽云点点头,救命稻草一般抓住姜穗的手:“穗穗,你也是年轻人,你说我们家芊儿有没有可能去哪里玩,把手机弄丢了。”

然而就连洪丽云都知道,这个说法不靠谱。她女儿爱玩,经常逛夜店,姜穗还是学生,不会去那些地方玩。而且以梁芊儿爱玩手机的程度,手机掉了马上就会买一个。

姜穗安慰这个无措的母亲:“有可能,我们一起找找,警察也在找人的话,很快就有消息的。”

周末都快过完了,依然没能找到梁芊儿,不说他们这边把大院儿和梁芊儿学校找了个遍,就连警方那边也没有消息。梁芊儿就像人间蒸发,一时间所有痕迹都被抹去。

大院儿里许多老邻居都在帮忙找人,但是赵楠不肯,她说:“梁芊儿肯定和朋友去玩了啊,她能出什么事,这么大的雨,我才不去找她。”小时候她和梁芊儿还是朋友,长大梁芊儿早就疏远她了。

一场大雨如期而至。

姜穗才撑开伞打算出门,大院儿里开进好几辆低调的车子。她驻足,发现有几辆是往洪姨家去的。

驰厌从最后一辆银灰车子上走下来,他眸色颇阴郁,进了洪丽云家门。

洪丽云很不安,她看这阵仗这么大,生怕与梁芊儿有关并且不利。看到驰厌她愣了愣,驰厌冲她点点头:“洪姨。”

洪丽云拘束地应:“嗳。”

驰厌说:“我的人也在帮你找梁芊儿,你把她最近的情况给我说说。”

洪丽云一听驰厌愿意帮忙找人,就差给他跪下,连忙把有关梁芊儿的事情说了一通。

驰厌面色平静地说:“嗯,知道了,有消息我让人通知你。”

驰厌走出洪丽云家门,眼里的冰冷沉郁再次浮现出来。他知道找不到梁芊儿,梁芊儿此刻估计还在横霞岛屿上“做客”,没什么生命危险,只是行动不自由。

然而驰厌即便做样子,也得尽最大的力寻找梁芊儿。

驰厌的人挨个在大院儿询问,姜穗也被一个男人拦住。

“小姐,你最近见过梁芊儿吗?”

姜穗点头。

男人问:“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当时什么情况?”

姜穗不知道该不该回答,男人虎着脸:“请你配合一点!”

姜穗心想,你让我说的。“在一个酒会上,大概半个多月前,当时她脱驰厌衣服。”

男人:“……请你不要开这种玩笑。”黑衣男人严肃脸差点皲裂,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闻。怪不得老板突然吩咐找人,原来和这位失踪的小姐有什么啊。

她像是在开玩笑吗?姜穗还没来得及说话,驰厌迈步过来,对黑衣男人说:“这里不用你,回去。”

男人连忙道:“好的。”

等他走了,驰厌才看向姜穗:“你要做什么,帮忙找人吗?”

姜穗点点头,如实道:“我没有那么乐观,我觉得她可能出事了。”

“不会出事。”驰厌冷着脸,“你回去,别一天到晚瞎跑。”

姜穗默默退开驰厌一步,她举起手中的伞对着他,按下雨伞开关,那伞突然弹射撑开,伞面雨珠溅到驰厌身上。

驰厌一脸水,他抿住唇:“姜穗!”

她从伞后露出一张艳若桃李的脸:“听到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驰厌先生。”

驰厌有些恼怒,雨水顺着他脸颊往下,他依然维持着一张冷静的冷脸,他说:“我没有在害你。”

她像只小兔子,举着试图从他身边冲过去。

驰厌伸手捉她:“姜穗!”

她用雨伞格住他:“你是复读机吗?”他管天管地,为什么还要管她出门,她一与他说话,就忍不住冒火。上次的账还没算,他真是死死摁住她,差点把她脸颊擦破皮。她那是脸呀!又不是地板。

她鲜少有胆子这么大的时候,刚刚用伞弹他一脸水,现在生怕被他捉住。她毫无章法挥舞着小雨伞:“走开走开。”因为伞被当做武器在戳他,她整个人都在淋雨。

驰厌隐忍地抽了抽嘴角,他伸手,握住她雨伞,一把将她扯了过来。

姜穗被伞柄勾着,直接被驰厌扯到了他的伞下。

姜穗惊慌抬头,他低头看她:“好玩吗?”

他眸中克制又清冷,姜穗这才觉得慌,她松开伞,也不打算要伞了,就要退出他的伞下。

驰厌抬手,轻轻握住她后颈,像捏猫咪后颈那样,他眸色漆黑,语调听不出喜怒:“不许出去,梁芊儿的事情不要管。你不是还要高考吗,还想不想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了?”他眉峰蹙起,“你别招惹我。”

男人手冰凉,姜穗觉得他真是好不讲道理,道:“你放开。”她瞪他一眼,“放开,我保证有多远离您多远,这辈子都不招惹你。”怎么又是这种话,以前就听他说过,他让她能离他多远就多远。

驰厌只是静静看着她,不像是对她先前无礼的动作生气的模样,眸中情绪深敛。

姜穗和他僵持了一会儿,她咬唇道:“我知道你没有想害我,我不是去找人,我去接我爸爸,他在赵家。”

驰厌闻言,松开手,将她的伞还给她:“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这条去赵家的路,姜穗曾走过无数次。然而和驰厌一起走还是头一回。

如果水阳在这里,一定恨铁不成钢,水阳猜中了形势,却没有猜透驰厌心中的想法。

驰厌并不打算把姜穗拖下水,前面气哼哼往前走的姑娘,几乎是他年少所有的净土。

即便三爷那边施压,驰厌也一直在拖延着想办法。

驰厌知道她想高考,想念书,和同龄人生活在一起。而不是陪着他,过一种无聊又漫长的生活。

驰厌恨不得她老实点,待在家或者学校,一步也不出门,远离三爷和驰一铭这些人。毕竟伤害一个人容易,想要保护一个人太难了。

驰厌知道姜穗大多数时候都很乖,是他自己语气不好,换谁都得生气。可是他一面对她,就情不自禁僵住身体,冷下语气,连脸颊都是僵硬死板的。

他眸色一如灰沉沉的天空。

姜穗觉得后面跟了个阶级敌人似的,她不敢回头,危机感很重,生怕不讲信用的驰厌反悔,教训她一顿。

驰厌突然开口:“你想去哪里念大学?”他问这样的话,语气也是很冷的,甚至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姜穗随口说:“可能去南方。”

他沉默了一会儿:“走远点也好。”R市没有很好的大学,这个结果他其实也知道。

赵家离得并不远,很快就走到了。

姜穗见驰厌一身水印子还冷着脸,有些想笑,她憋住笑意,走进赵家大院儿。

赵家也有好几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守着,以往张扬跋扈的邓玉莲,现在老实得跟鹌鹑似的,惊恐地看着驰厌走进来。

驰一铭已经给她留下阴影,现在她怕死姓驰的男人了,生怕驰厌也来折磨她一通。邓玉莲心里有鬼,驰厌年少时他们一家对他极其不好,什么脏活累活都让驰厌干,压根儿没把他当人使唤。

显然赵楠也意识到了这个曾经她不认的哥哥如今是什么地位,一声也不敢吭。

驰厌扫视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没有什么报复的举动,眸中略有嘲意。

姜水生看见姜穗:“穗穗,你怎么来了?”他才要回去,就被几个人拦住问话,姜水生也希望失踪的梁芊儿能被找到,就多说了一会儿话。

后面本来要走,可是他身体突然特别乏力,有些难受,就在赵家借了个凳子坐了一会儿。

姜穗发现了姜水生不太对劲,她心一下子紧起来:“爸爸,你身体不舒服吗?”

姜水生说:“没有,可能这几天找人淋了些雨,有些感冒,没什么大事?”

姜穗心中担忧,肝硬化这种病,前期很难有症状,姜水生上次体检,告诉她没事,可是她一直提着心,生怕重蹈覆辙。

姜水生这病不是酗酒引起的,也不是病毒性引起,一直没有查明原因。甚至一旦开始就会恶化,几乎不能被根治。

姜穗念及此,也暂时顾不得找人,连忙要带着姜水生去检查身体。

驰厌今晚没走,在大院儿住下。

邓玉莲挤出一个笑了:“阿厌啊,主屋给你收拾出来了,棉被都换了新的,被单晒了一整天太阳呢,你想吃什么,舅妈给你做。”

驰厌看她一眼,眸中无情绪,却吓得邓玉莲脸色发白后退了一步。

赵楠拉住她:“妈。”她也不敢看这个“哥哥”。

驰厌不是驰一铭,对折腾邓玉莲没有兴趣,他带上自己的人,在孙家原本的地方暂时住下。

*

姜穗请了假,硬拉着姜水生去检查。她性格虽柔软,但是认定的事情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姜水生只好顺从地去检查,只检查肝功能,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姜穗拿着单子,脸色发白,几乎站不稳。姜水生也一脸灰败,不敢相信自己身体出了这么大问题。

姜穗觉得身体很冷,就像好不容易从回忆里挣脱出来,结果重新坠入深渊。她什么预防工作都做了,然而疾病本就很难人为改变。

她痛苦无比的情绪只维持了一会儿,然而坚强起来。

父亲是个很好的人,无论如何,她如今都要努力改变局面,以前那么差的局面都不是没有希望,现在也可以。

唯一好结果是,现在发现尚早。

姜水生住院观察,姜穗回家给他收拾东西。这些年她和父亲存了不少钱,再不济把房子卖了,总能凑够钱。

四月的夜晚,天空有一轮弯月,姜穗收好东西打算往医院走。

驰厌皱眉看着她。

她前几天还说过,他要是松开她,那她能走多远走多远,然而此刻一下子想起驰厌才能找到匹配的肝.源,她吸了吸鼻子,跑到他面前。

“驰厌先生。”少女带着鼻音,眼眶红了一圈。

驰厌:“哭过?”

“嗯。”她揉揉眼睛,“我可以反悔吗?”

“什么意思?”

姜穗用尽毕生的脸皮:“我觉得您是个好人。”

驰厌额角青筋微不可察跳了跳,低眸看她。

许久,他淡声说:“嗯,我是,所以出什么事了?”

喜欢神明今夜想你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神明今夜想你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咱俩没完腹黑忍冬重回初三彩虹在转角重生八零甜宝妻校草的合租恋人我男主超甜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不乖我就吃掉你!你好消防员我的青春你的城花瓶记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甜心快跑:隔壁有恶魔出没你不喜欢我这样的?你好晋大侠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有个女孩叫夏桐青春制暖若春和景明周小云的幸福生活神明今夜想你
完本推荐: 孤王寡女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只有他全文阅读贵宠娇女全文阅读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全文阅读解梦师在娱乐圈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格格不入全文阅读夜来公主香全文阅读掌珠全文阅读第一科举辅导师!全文阅读姜饼先生全文阅读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撑腰全文阅读离婚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韶光慢全文阅读小可爱,放学别走全文阅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全文阅读妄人朱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顷洛惊华宋医生,谈个恋爱否快穿之女配指南隐婚99次:婚内强宠小娇妻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霍普的奇幻之旅神医弃女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众神世界开天录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首富小村医九天撒娇福晋最好命家有庶夫套路深穿越女配重生纪实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猛卒天降我才必有用盛宠之将门嫡妃朕是红颜祸水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嫡女悍妻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反派不好哄男神投喂指南魔帝的天界小公主

神明今夜想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明今夜想你txt下载手机版 - 藤萝为枝的全部小说 - 神明今夜想你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