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心有猛虎嗅蔷薇 >> 第五十七章

小黑死了。

其实在目睹死亡的一瞬间,充其量只是流泪而已,最可怕的是接下来要面对的那一切——当你回到原来你们曾经共同生活的地方,发现到处都是离开的家伙留下的痕迹——它的气息,它用过的东西,甚至是它离开之前吃了一半放在那里的食物,它们都还原原本本地摆在那里,就好像它从来没有离开过。

而你比谁都清楚地知道它不会回来了。

这些东西就这样突然被主人抛弃。

这个时候,被留下的你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以无比强烈的方式提醒:那家伙真的离开了,从此再也不会回来。

从此,在生活中,你彻底失去了它。

……

谨然从未想到过自己跟那个讨厌的翻译腔仓鼠会是现在这种结局。

谨然站在新的笼子里,看着姜川将那些旧的、沾上了血的玩具扔掉,唯独那个曾经被他和小黑各占据一层的木屋被保留了下来——当姜川沉默地给新笼子地盘撒上木屑时,谨然跳上了木屋的第二层,随即意外地发现里面的草垫垫料还在,小黑的气息还留在上面。

虽然过不久等这些草料枯黄姜川可能就会把它们扔掉。

但是不是现在。

这意味着他还有一些东西可以用来缅怀。

谨然伸出爪子,将一根草扯过来叼在嘴里,顺势在那并不算太柔软也并不算太宽敞的空间中倒下——当被小黑的气味包围的那一瞬间,窒息的感觉突然毫无征兆地充满整个胸腔,每一次的呼吸都像是无形的攻击叫嚣着仿佛要撕裂胸膛挤爆大脑,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停止了流动,迈不开步伐,叫不出声音,唯一能感觉到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是眼中绝提的眼泪和被叼在口中因为气息不稳而微微颤抖的草根——

这太可笑也太滑稽了,谨然抬起爪子粗鲁地擦了把眼泪,默默地想,明明在今天之前,他还那么讨厌小黑;每一秒无时无刻不在觉得那家伙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讨人嫌的气息;每一天睡醒第一件事就是祈祷这家伙想不开从二十几层的酒店窗户飞下去还彼此一个清静……

而现在,他却因为小黑的死而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悲伤之中。

就好像天天都可以看到、完全不当一回事的人有一天突然消失了,你这才发现原来生活中到处都充满了他挥之不去的身影似的,空留下的是扑面而来的违和感,然后紧跟着,就连生活似乎都因此而变得空缺了一块。

谨然抹了把肚皮上的毛,上面的血液已经干掉了,他轻轻一搓就有带着铁锈气息的碎屑纷纷落下,与此同时,他听见外面传来“呯”的一声轻响,是姜川将仓鼠笼子门关上的声音;然后是姜川低声和兽医交谈的对话声响,听上去好像是姜川在跟那个本地人兽医在询问什么;最后,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后,周围暗了下来,小木屋晃了晃,谨然猜想大概是姜川已经离开了宠物医院。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机车的发动机轰隆声响起。

响了没多久,轰隆声又停下。

谨然探脑袋看了看,发现姜川将机车停在路边,车子没有上锁,他人径直走到了路边的一家精品店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个礼品袋,川将那个礼品袋随意挂在车把手上,然后发动机的轰隆声又响了起来。

当机车以可以增加交警叔叔业务量的速度飞出去,谨然不怎么惊讶地发现自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习惯了姜川的午夜狂飙模式——只不过这一次,车子开了很久也没回到影视基地,期间谨然哭累了浑浑噩噩地睡了一会儿,睁开眼睛时候发现木屋还在机车发动机的影响下轻微颤抖着……

他好奇地探出脑袋去看了看,这才发现姜川将机车在大晚上的开上了一条盘山公路。

盘山公路。

谨然:“……”

大半夜的,这是要去哪?心情不好来飙车?

此时他们大概已经快要到达山顶,因为当谨然放眼望去,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是低于视觉水平线的H市夜景,正是华灯初上,城市的灯光霓虹灯形成一条好看的光带,犹如坠落在夜里银河的繁星点点。

山上的风很冷,谨然被冻的浑身哆嗦,当姜川将车子停在山顶时,谨然正默默地将草料拽出来往自己的身上裹——同时他忍不住回头望了望——当看见身后仿佛完全俯瞰到整个H市的夜景时,谨然都被惊呆了:他来过H市数都数不清的次数,甚至在踏入影视圈的前几年他几乎要在这个城市落地生根,但是他从来不知道,原来H市也可以有一座这么高的山,在山顶,可以看见这么棒的夜景。

当披着草皮的仓鼠几乎要被眼前璀璨光迷的夜景分散了注意力,却在这个时候,它听见自己的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愣了愣回过头去,借着车灯的光芒,他看见姜川从那个挂在机车把手上的礼品袋里掏出了个小小的木盒,然后将它翻转过来,直接将里面大概是项链之类的饰品倒在了地上。

谨然:“?”

谨然不明所以的注视中,姜川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个透明的密封袋,在看清楚密封袋里装着的东西时,谨然一阵晕眩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草料——袋子里的小黑已经被处理得很干净,身上毛发上的血液被小心翼翼地擦干净了,肚子也很好地缝合了起来,它闭着眼,就好像在安祥地睡觉。

姜川将它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放进那个空出来的装饰品的木盒里,木盒盖上后,姜川找来枯树枝在山顶某个应该是看夜景最棒的角落挖了个坑,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木盒端端正正地放进坑中——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男人却并不急着将仓鼠埋起来,而是转过头,将谨然从笼子里抓出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挠了挠他的下巴,男人又点燃了一只眼叼在嘴边,将谨然放到了那个小小的土坑里,用叼着烟显得特别含糊的声音说:“以后就见不到了,阿肥,跟小黑说些什么不?”

谨然蹲在那小小的木盒旁,忽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当姜川说“以后就见不到了”时,那一刻,悲伤的情绪到达了极限,仿佛时时刻刻都要冲破胸腔或者喉咙而出,而这时候,谨然却发现自己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在紧紧闭合的木盒缝隙处嗅了嗅,木头味儿,血腥味儿,还有小黑身上的味道充数鼻腔时,他伸出爪,显得有些徒劳地将木盒上掉落的一点点泥土扫去。

姜川微微眯起眼,勾起唇发出一声嗤笑,唇齿之间因此而喷洒出浓浓的奶白色烟草雾气,男人将蹲在小木盒旁的奶茶小心翼翼地抓起来放回自己的腿上,然后亲自用手,一把把地抓起土撒在木盒上,将之掩埋。

整个过程中,男人都是无比沉默的。

甚至连他的气息大概都被吹散在了山顶的风呼啸声中。

姜川还真是一个有点浪漫细胞的人,谨然默默地想,至少他把小黑埋在了大概是H市最好的地方。

……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民国异闻录》剧组的气压都因为姜川的缘故变得有些低,好不容易变得话多一点的姜川又被打回原形,每天跟人家说话不是“哦”就是“嗯”最多就是“我知道了”,长句子几乎没再怎么听见过,若不是他还能好好地念台词,大家恐怕几乎要怀疑他是不是悲伤过度语言组织能力出现问题。

江洛成无奈地说出一句颇为经典的话:“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我们剧组死了人。”

最惨的是居然没有人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

明明只是死了一只仓鼠而已,姜川这样的行为若是放别人身上可能难免会让人觉得小题大做——但是放姜川身上就不同了……大概是因为这家伙无论是照片事件还是那个广告,几度爆红都跟仓鼠有关,虽然不是那一只,但是大家都下意识地觉得姜川是个很有爱心的人,这种对于动物的喜爱之心是装不出来的,之前就有人调侃觉得自己在川哥的眼里还不如仓鼠。

所以这会儿,大家都觉得他会有这样的反应简直是理所当然——不仅如此,那天晚上有参与拍摄工作的工作人员甚至因此而内疚的要死,私底下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蛋疼地总结一句: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怎么连两只仓鼠都看不好。

就这样,在姜川没开口责备过谁的情况下,大家开始纷纷自觉地自我责备。

而对于此,姜川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没关系”“没事”。

这件事莫名其妙被爆料到网上,有些不明所以地以为死的是广告里的那只仓鼠,纷纷大叹可惜,还有一些则是直接冲上来留言安抚姜川,某个“啊啊啊男神不哭我给你寄一卡车仓鼠好不好”的留言被点赞三万次,高居榜首。

姜川从来不自己发微博,所以按照惯例是方余给他发了条微博,就五个字:谢谢,我没事。

配图都没有。

最近经纪人先生很老实,不敢搞幺蛾子,照顾到姜川的心情问题,他甚至直接联系公司让他们吧最近一些炒作的计划也暂停一下,通稿压一压不要急着发——因为他怕姜川在各种负能量的压力下真的会给公司寄炸弹,那就不好了。

如果以上的情况还不算糟糕,那么最糟糕的且最让人提心吊胆的是,最后杀青的那一天,最后个镜头不知道被哪个预言帝安排得出奇的蛋疼——

这个镜头因为是单独在竹林里的,所以正好被拎出来单独放到最后拍。

剧到最后,樵生做过许多好事,面临位列仙班前的渡劫,然而因为心中割舍不下凡尘俗事(含蓄的说法,其实也就是怀锦),他决定放弃成仙,转为凡人,所以故意渡劫失败。

当天降异象,电闪雷鸣,原本在木屋中清修准备彻底忘记这遭凡尘遭遇的道士怀锦惊坐而起,暴雨狂风之间,他冲入樵生渡劫的竹林,并在某一处找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仓鼠——以为樵生要死掉了,怀锦将浑身是泥土脏兮兮被打回原形的仓鼠捧在手心,陷入沉默良久。

而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把伞被撑开遮在怀锦的头顶,樵生的声音响起,问怀锦:“臭道士,你在这做什么?”

怀锦一愣,随即站起来抱住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然后全剧终。

——这剧情写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瞎,刚开始还挺担心演员跪在那里捧着个丑的要死的仓鼠模型搞不好会被活生生地雷到搞到笑场,但是事到如今,大家到是完全不担心这个了,因为这种情况下姜川会笑得出来才有鬼。

终于到了拍摄日。

完全没有杀青那一天该有的欢乐气氛,整个剧组从早餐开始就像是准备演鬼片似的阴沉沉的,剧务吃完早餐扔下碗擦擦嘴,借口跑去安排一会儿人工降雨时候要的洒水车提前散人,其他人也纷纷找到借口陆续退场后,桌子边就剩下了姜川、方余、王墨还有蹲在桌子上让姜川投喂的谨然——小黑离开后,谨然也瘦了不少,每天无精打采的吃吃喝喝,体重还是一个劲儿的地往下掉。

最完美的证明就是现在他基本不用挤也可以顺利地把自己的屁股塞进小木屋二层里了——是的,在鬼使神差的某些原因趋势下,它又默默地搬回了小木屋二层。

当谨然抱着块苹果有一口每一口地啃时,坐在桌边的王墨也在各种找话说:“姜川,拍完这部戏你还有啥安排啊?我有个导演朋友有个新剧本还想托我问问你能不能赏脸来玩玩呢——我听人家说你是准备接一个古装的新戏对吧?哎呀古装戏好,古装戏呢——”

姜川:“……”

王墨:“古装戏呢——嗯,复古啊,就是好。”

方余默默地看了王墨一眼,用眼神示意猪队友赶紧闭嘴,但是后者偏不,想了想后在方余鄙夷的目光中他可算又找到了话题继续絮絮叨叨:“哦对了,提醒你一下,你可能是第一次拍雨中的戏,所以一会你拍的时候注意点低着点头,尽量不要让洒水车的水弄进眼睛里,我看他们好像是从荷塘那边抽水的,那里面的水可脏了,一个不小心染上眼病就麻烦了。”

姜川抬头看了他一眼,“哦”了声点点头,王墨又吃了一口豆腐花,想了想,放下勺子:“方哥,眼药水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这种事懂的。”

方余跟王墨打了个“OK”的手势,一边说着还一边小心翼翼用余光瞥姜川——两人这婆婆妈妈的行为终于引起了男人的注意,他无奈地放下手中豆浆的杯子:“我没事,这是干嘛,还怕一会我忍不住失声痛哭么?”

被猜中心思的王墨和方余尴尬的笑。

姜川放下餐具,将桌子上的仓鼠抓过来塞进自己的口里,扔下一句“我出去走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店——方余刚开始还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结果在剧组表示准备好了可以开车到影视基地时,方余上车准备叫助理打电话给姜川,结果定眼一看,却发现他已经坐在后排的位置上,单手支着下巴,微微眯着眼看着车窗外。

方余默默地蛋疼了下,然后让司机开车。

到了地方,姜川下车,化妆师妹子赶紧上来补妆,同时各个摄影机也已经各就各位,剧本是从怀锦听见雷声,从屋中站起来,推开门冲入雨中这一段开始演的——因为怕姜川状态不好会NG,剧组还给准备了几套一样的戏服给他换,化妆师妹子手中的吹风机也是随时待命,当江洛成喊“Action”,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姜川住在简陋的木屋床边,低下头,双手握拳,沉思。

当象征着后期要加入的雷声的铃声一响。

小木屋外的人工降雨车开始哗啦啦地往下洒水。

只见坐在木屋当中原本安安静静坐着的人忽然猛地抬起头——他面色沉着,眉头浅浅皱起,性感的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严厉的缝,似乎是在做了几秒的心里挣扎后,他猛地站起来,三步并两步地来到门前,狠狠地一把将门推开,冲入雨中,雨水倾盆而下,飞溅起来的泥水弄脏了他白色道服的下摆,身上的衣袍迅速变湿贴在他的身上,水珠顺着他的额发滴落在脸上。

镜头拉近,给了冲入雨中的男人面部一个特写。

江洛成满意地喊停,然后告诉姜川这个镜头一次过了,可以准备下一个。

周围的人立刻一拥而上,给姜川擦掉脸上的水,补妆,剧务给姜川说了下下个镜头的走位还有注意事项,姜川沉默地听着,大约过了十分钟,准备进入最后一个镜头——也就是令大家最提心吊胆的镜头——而此时,剧组已经事先在竹林某个空地处挖出一个大坑,大坑被装饰被雷劈焦的模样,大坑中央放着一只湿淋淋的仓鼠模型,按照剧本上,姜川应该跌跌撞撞地冲过来,然后一脚踩空跌下神坑,正好滚在那只仓鼠模型的旁边。

到时候镜头会给他还有那个脏兮兮的玩具仓鼠一个特写——当然,后期会制作一下那仓鼠变得稍微生动真实一些。

刚开始江洛成还担心姜川会不会状态不好,问他要不要在滚下土坑的那一幕干脆用替身,姜川想也没想拒绝了,理由就是言简意赅地:“坑又不深,自己滚。”

江洛成在再三劝说失败后,没办法还是决定硬着头皮让姜川上,当他在导演监视器后面做好时,甚至能感觉到经纪人方余和他手掌心那只仓鼠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背部那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目光攻击,他调整了下监视器,见姜川也到了位置,打了个手势示意人工降雨继续,当倾盆大雨再次覆盖竹林,拿着小喇叭的导演说:“准备,Action!”

随着江洛成一声令下,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姜川脚步不稳地贸然闯入镜头中——也不知道是真的脚下滑没跑稳还是故意的,总之没跑两步他就重重跌倒在了泥水当中,泥水飞溅起来在他的脸上,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紧张伸长了脖子去看,等了几秒见姜川趴在那没反应,感觉在自己背部的一人一鼠四道目光已经快成X射线,江洛成顶不住压力举起了手边的喇叭准备喊“咔”,却在这个时候,姜川默默地爬了起来。

摄影师那边转过头来看了江洛成一眼,江洛成狠下心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继续。

然后他们推动摄像机,追着姜川一路而去,从他在平地摔了个狗啃食开始,顺利地拍到他跑到那大坑旁边,一脚踩空,伴随着滚落的泥土砂石,狼狈地跌入大坑底部,姜川的落地很准,正好就是在那个毛绒玩具仓鼠的旁边,他跌下去后,发出一声沉闷的痛恨,紧接着转过头,用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睛,看着就在他脸旁边浑身泥泞的仓鼠……

“咔!咔!咔!很好,就这样!”江洛成叫。

几乎是他叫“咔”的第一时间,姜川就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他身上的戏服已经脏到不能看,白色的部分紧紧地贴在身上暴露出他分布完美的肌肉,从坑底爬起来后,他不用旁边工作人员搀扶手脚很快地从坑底爬了上来,红这样往休息区这边走——经纪人方余冲了上去,一看男人那双比鬼还红的眼睛,顿时心惊胆战:“演戏而已!演戏而已!不要那么认真,不要那么认真——你看阿肥还在这里!别哭!”

被经纪人先生托起的仓鼠张开双臂,特心疼地抱住主人的下巴。

姜川:“……”

结果就是谨然被姜川用一根手指头顶着肚子推开。

仓鼠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主人为啥拒绝自己爱的拥抱,就听见姜川用暴躁的声音说:“哭你妹啊,眼药水拿来,眼睛痒死了——那个荷塘里面养了什么鬼东西!微生物武器吗?……阿肥也拿远点,它背上还有伤,弄到我身上的水感染了怎么办?”

谨然:“……”

方余:“……”

失去了安抚外加镇定剂利用价值的仓鼠被粗暴地往口袋里一塞,经纪人先生转身一路小跑颠颠去去吼小助理眼药水拿来——后者早就准备好了,两人和接力比赛似的,方余还没杀到面前助理已经撅着屁股将眼药水递了出去——

因为接下来,怀锦会因为悲伤过度陷入魔怔状态,眼睛变蓝,所以姜川可以暂时不用继续戴美瞳,方余抓着他把美瞳摘下来,用眼药水冲洗了下眼睛,又让他坐着用热毛巾敷了下,中间大概前前后后用了十五分分钟,姜川拿掉毛巾站起来,转头问方余:“眼睛还红么?”

方余凑上来仔细看了看:“还有点红,可能是热毛巾熬过的痕迹,不过没刚才你从坑底下爬上来时候那么可怕。”

姜川“哦”了声,转身招呼化妆师妹子来补妆,然后让江洛成趁着他眼睛红赶紧开拍。

敬业得让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眼:突然觉得从头到尾都在担心受怕害怕姜川会因为小黑的事情影响到拍摄效果和演戏质量的自己简直是狗眼看人低外加相当傻.逼。

而很显然这会儿江洛成在拍完前面两个镜头后也稍稍放下心来,坐在监视器后面提醒了姜川几句一会儿怎么演,见姜川点头表示知道了后他又拿起小喇叭提醒各位“打起精神,搞好最后一场战役”,整个剧组的人七七八八零散地应了,这个时候,剧组里才稍稍有一些要杀青之前的兴奋、欢快气息。

当记录着最后一场戏的场记板打下。

已经在大坑的泥水中跪好的姜川将那只脏兮兮的仓鼠捧起来——而就这么一个动作,在场的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直接目睹了男人如何在山顶埋葬小黑的谨然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姜川还是入了戏的,他跪在那里捧着仓鼠,就好像那一天蹲在土坑里挨着装着小黑的木盒边不知所措的自己一样……

在那双被隐约泛红的眼白映衬得越发湛蓝的瞳眸之中,那种失落、迷茫、有很多的话到了嘴边却是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整个拍摄的现场鸦雀无声,原本互相交谈的工作人员也安静了下来,他们纷纷聚集到江洛成的监视器后看着镜头中男人的情绪变化。

谨然听见有人发出赞叹的叹息声。

此时,镜头移动。

监视器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匆匆赶来的脚步,那脚步轻快沉稳,甚至在滑落下泥坑时都显得特别从容不迫,镜头缓缓上移,照出王墨的侧脸,他站在姜川的身后,同样被倾盆大雨淋湿的他此时手中紧紧地握着一把伞,沉默几秒后,他唇角边忽然绽放出一个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的微笑,而后,他在姜川的头上撑开了那把伞,念出了整个剧最后的一句台词——

“臭道士,你在这做什么?”

镜头中跪在地上的男人听见说话的声音时躯体一震。

紧接着,毫无征兆地他猛地站了起来,那屹立而起的身躯带着焦躁不安和愤怒一击急迫,他转过身,那双湛蓝色的瞳眸之中目光流转,他狠狠地将身后的人一把抱入怀中,被抱得个猝不及防的人手中的伞被撞得掉落在泥水中发出“啪”地轻响——当男人微微颤抖着,呼出一口长气,将弧线完美的下颚放到了怀中人的肩膀上时,被他抱在怀中的人在片刻的整个之后,唇角边的笑容变得更加清晰——而这一次,那笑容变得无比纯粹。

雨停了。

樵生伸出手,反抱住怀锦。

至此,《民国异闻录》全剧终。

……

是的,大致就是这样。

无论电视剧还是电影,最后的结局肯定都是美好的——以为死去的人没有死,甚至是已经死去的人也活了过来——就好像《民国异闻录》里,作为仓鼠的樵生最后放弃成仙换来了凡人之躯,跟道士怀锦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过上了王子和公主的那种童话式结局一样,为了让观众心中不留遗憾,作者们编剧们都在尽力编制一个美好的结局。

而相比起这样的剧情,明明是在一开始有着相似剧情发展的现实却显得那么讽刺。

如果小黑也能复活,哪怕是随便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以任何一个形式,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像是樵生和怀锦一样,重新回到他们的身边?

谨然默默地猜想了一会儿。

不过很快地他就意识到他这是在浪费时间——因为他知道,这都是他一厢情愿的异想天开罢了,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发生。

……

江洛成喊了在这长达大半年的影视剧中最后一声“咔”,姜川松开王墨,后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与此同时,整个剧组的人都暂时放下了手头上的事,开始热烈地鼓掌,庆祝本剧最后一个镜头拍完顺利杀青;大家欢呼着拥抱着,庆祝这过于长久的“折磨”终于结束,起早贪黑的生活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他们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踏上新的征途。

而那显然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方余抓着姜川,先是让他在竹林里浑身狼狈地咔嚓咔嚓照了几张,然后火烧屁股似的带着他上了保姆车——先是又一次地狂滴眼药水,然后给他毯子擦干净身上的水换上干燥温暖的衣服,姜川换好衣服的一时间就是转头问经纪人先生要仓鼠——这副已经被坑到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模样又让经纪人先生自责了一会儿,将仓鼠掏出来交给姜川,男人接过仓鼠后逗弄了一会儿,经纪人先生负责拍照,然后跟之前狼狈的“泥滚人”照片一块儿拍照发上微博,配字:《民国异闻录》顺利杀青!

当方余在低头刷微博的时候,姜川正用手指小心翼翼地翻看仓鼠背上的伤口愈合情况——谨然很配合地让他在自己的背上翻来翻去,因为男人这样做他只觉得痒痒的也挺舒服,心中那因为《民国异闻录》的完美结局而被激起的淡淡愁绪被少许冲淡,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见埋头刷微博的方余“咦”了一声。

姜川也停下动作,挑眉拧过脸去看方余:“怎么了?”

“之前跟谨然拿出来相提并论的那个出车祸的外国16岁歌手你还记得么?”经纪人先生举起手中的手机晃了晃,“今天早上外媒网放出来的消息,他醒了耶。”

喜欢心有猛虎嗅蔷薇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心有猛虎嗅蔷薇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心有猛虎嗅蔷薇最新章节 - 心有猛虎嗅蔷薇全文阅读 - 心有猛虎嗅蔷薇txt下载 - 青浼的全部小说 - 心有猛虎嗅蔷薇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在星辰中浪[星际]地府全球购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快穿]小白脸无限求生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小甜饼道医[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SCI谜案集(第二部)SCI谜案集(第一部)无限建城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快穿之娇妻璃妆猎梦录[网王同人]博君一笑SCI谜案集(第三部)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龙图案卷集一朝成为死太监[穿书]黑化圣骑士心有猛虎嗅蔷薇异界领主生活
完本推荐: 溺宠大神夫人全文阅读破云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他在夏日里沉眠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见鬼全文阅读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撩火全文阅读凤凰花(GL)全文阅读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全文阅读仙府之缘全文阅读超级能源强国全文阅读快穿之打脸狂魔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不乖全文阅读宝莲同人逍遥游全文阅读再生之杨林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吕基之封神西游家有悍妻怎么破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诸天最强女主首富小村医韩四当官伯爵大人有点甜盛唐小园丁超神机械师我绑定了神医系统伏天氏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穿到民国吃瓜看戏隋唐君子演义洪荒历庶道为王帝霸觅仙道楚氏赘婿魔帝的天界小公主农门娇俏小厨娘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小阁老魔临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寒门状元冥界美人手札穿越女配重生纪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心有猛虎嗅蔷薇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心有猛虎嗅蔷薇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心有猛虎嗅蔷薇txt下载手机版 - 青浼的全部小说 - 心有猛虎嗅蔷薇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