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 富得流油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 顾临洲还想告诉禄小福, 那边土匪头子和方衍过来了。

结果顾临洲的话根本没说出口, 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说不出的难受, 根本无法形容。

他赶紧扶住自己的额头,低声说:“这是怎么回事?媳妇儿……”

“嘘——”

禄小福捂住了他的嘴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又指了指不远的地方, 在他耳边低语说:“那些外族人果然在那边,小声点,别叫他们听到了。”

【嘀——】

【一脸迷茫的王爷】

顾临洲脸上都是狐疑之色,似乎不太明白禄小福在说什么。但是下一刻……

【嘀——】

【一脸震惊的王爷】

顾临洲再定眼一瞧,这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眼前已经变换了场景, 他们竟然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外族人安营扎帐的地方, 眼前有两个巡逻的外族人匆匆而过,看的是清清楚楚。

“这……”

顾临洲惊讶不已, 不过他还算是淡定的, 只是惊讶了一小会儿, 就反应过来, 心说媳妇儿可是神仙, 瞬间转移应该也只是些小仙术而已, 不足为奇。

禄小福露了一小手, 很是得意自豪,感觉顾临洲瞧着自己的眼神里面,全都是钦佩,让禄小福非常之受用。

眼看着几个巡逻的外族人又走了过去,禄小福戳了一下顾临洲的腰,小声问:“他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顾临洲摇了摇头,这还一下子看不出。不过禄小福凑的他那么近,还总是动手动脚,实在是让顾临洲有点吃不消。

禄小福还想再问一句,便又神神秘秘的凑过来。哪里想到就这一刻,顾临洲也侧过了头来,然后调整好一个嘴角角度。

“唔——”

禄小福一转头,“自动”送上一个香吻,和顾临洲的嘴唇准确无误的对在了一起。

顾临洲得逞,唇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动作快极的一抬手,搂住了禄小福的腰,然后加深这个“意外”的吻。

【嘀——】

【吓到炸毛的白兔禄小福】

禄小福整个人都惊了,我们不是在偷窥暗中观察吗?这么紧迫的时刻,顾临洲竟然占便宜没够,简直……

一吻结束,也没有多长时间,毕竟顾临洲也知道,这会儿不是应该搞小动作的时机。

顾临洲压低了声音,恶人先告状说:“媳妇儿,你干什么突然吻我,害得我一不小心,没把持住。”

【嘀——】

【诬陷你的腹黑王爷】

禄小福:“……”

禄小福狠狠的横了顾临洲一眼,这会儿实在是没办法跟顾临洲理论,回去再整治他。

一个小小的插曲,顾临洲得了逞,便立刻变了脸色,严肃起来,低声在禄小福耳边说:“看不出他们在做什么,不如抓个俘虏回去审问。”

禄小福点点头,心说这样不错,自己用系统buff的话,肯定手到擒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只需要找个落单的外族士兵就好。

“来,这边。”顾临洲拉住禄小福的手,低声说。

禄小福跟着顾临洲往营地后面偏僻的地方去,一转弯就看到一个拿着东西的外族士兵,步履匆匆忙忙,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嘀——】

【送信的外族士兵】

禄小福一瞧,送信,虽不知送的是什么信,但是看起来这个落单的“小绵羊”很好欺负。

“就他!”

顾临洲突然一眯眼睛,表情严肃了起来,然后拔身而起,霎时间就要冲出去。

与此同时,禄小福也动了起来。

【嘀——】

【系统提示:身轻如燕胡萝卜生效!】

【系统提示:出手如电buff生效!】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动手的,不过显然禄小福比顾临洲快太多太多,顾临洲就感觉自己身边一阵风过,然后有人拽了他一把。

禄小福抓住顾临洲的手,硬生生把他拉回了角落里,说:“好了,我们快撤退罢!”

“好……好了?”

【嘀——】

【一脸不解的王爷】

禄小福自豪的抬了抬下巴,指着身边晕倒过去躺在地上的送信外族士兵,说:“是啊,你看,人不是已经弄来了吗?”

顾临洲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虽然他的武功已然卓绝非常,但是在禄小福的系统之下,还是非常不够看的。

“别磨蹭了,我们先回去。”禄小福抓住顾临洲的手,说:“抱紧我抱紧我,小心摔倒。”

来的时候,顾临洲就觉得天旋地转,胃里不舒服的厉害,而这次回去,更是难受到不能忍耐。

“呕——”

【嘀——】

【晕车到吐的王爷】

顾临洲实在是忍不住,半弯着腰,拍着自己的胸口,竟然干呕了起来。他脸色煞白,头发略微凌乱,因为干呕眼角都红了,看起来着实像个小可怜儿,瞧得禄小福差点就要禽兽了。

“是谁在那里!什么声音!”方衍断喝了一声,赶紧和土匪头子冲了过来。

他们两个刚才听到顾临洲和禄小福说话的声音,但是一转过来,发现根本没人站在帐子后面。

他们本来是要离开的,但是离开之时,就听到另外一边的帐子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方衍机警的很,生怕是来偷袭的刺客,便直接冲了过来。

【嘀——】

【震惊的少将军】

【震惊的土匪头子】

两个人已转过来都傻眼了,方衍说:“王爷,王妃?你们怎么在这里啊?”

土匪头子也是一脸的懵,毕竟刚刚声音是从相反方向传来的,而且这边刚刚肯定是没人的,怎么……

“怎么还多出一个大活人来?!”土匪头子忍不住大叫起来:“还是个外族士兵!”

方衍这才注意,地上躺着一个外族士兵,昏迷过去了,手中还拿着一封信。

禄小福给顾临洲拍着背,说:“刚带回来的,是个送信的外族士兵,你们将人绑起来,然后尽快审问一下,看看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是!”方衍答应说。

【嘀——】

【对你钦佩不已的少将军】

【嘀——】

【对你爱慕不已的土匪头子】

方衍知道禄小福有本事,简直是心服口服。而土匪头子也是心服口服的,而且不只是心服口服,心中那点爱慕的小火苗子,呼的一声就被扇呼的冲天而起。

土匪头子咧嘴笑着说:“小娘子,这是你带回来的?也太厉害了罢!我就喜欢你这样有本事的小娘子!”

【嘀——】

【虚弱且愤怒的王爷】

顾临洲一脸惨白,眼神却犀利了起来,那模样有点像……

有点像鬼。

禄小福觉得自己形容的特别贴切,一般鬼片里都是这个模样的,满脸惨白,却又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还挺吓人的。

禄小福赶紧扶着顾临洲,说:“你们快去审问啊,愣着干什么,我扶王爷走了。”

“王爷好像特别不舒服。”方衍看起来有些担心,毕竟刚才王爷还好好的,说:“是不是也水土不服了?要不要叫御医过来看看?”

“不用不用,”禄小福摆摆手,调笑着顾临洲说:“不是水土不服,其实是孕吐。”

他说罢了,直接扶着顾临洲走了,回了帐子里面。

“哗啦”一声,帐帘子阻隔了方衍和土匪头子的视线。

那两个人还一脸懵的站在原地没动。

方衍小声说:“孕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

土匪头子也是很摸不着头脑的说:“孕吐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知道的那个意思?不可能啊。”

顾临洲自然不是孕吐,他是晕车晕的恶心,这一来一回,就觉得受不了了,四肢酸软,被扶着躺在榻上,然后一动不动,实在是没什么力气,感觉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

禄小福一瞧,心疼的不得了,心说自己用出手如电buff是没什么感觉的,不过看顾临洲这样,肯定是难受极了,下次还是不能带着顾临洲一起。

禄小福凑过去,问:“顾临洲,你还好罢?”

“没什么的。”顾临洲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他似乎觉得自己病病殃殃的,让禄小福见了很丢人,便说:“我没什么事情了,媳妇儿你不用担心。”

禄小福贴心的说:“要不我给你弄点水喝?”

“好,有劳媳妇儿了。”顾临洲说。

禄小福赶紧跑出了营帐,亲自去端一些温水来给顾临洲喝。

他跑出去一趟,还没有现成的温水。毕竟他们在路上,还都是一些不拘小节的士兵,所以大家都喝凉水,懒得烧水。

禄小福只好亲自烧了水,这才端回去给顾临洲。

【嘀——】

【熟睡的美人王爷】

顾临洲已经躺在榻上睡着了,脸色稍微还有一些个惨白,嘴唇尤其的发白发紫。禄小福不敢叫醒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将热水放在一边。

禄小福托腮坐在顾临洲身边,无声的叹息着,说:“我的妈呀,顾临洲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嘀——】

【流口水的白兔禄小福】

【色心大起的白兔禄小福】

【摇摆不定的白兔禄小福】

禄小福心说,顾临洲现在这么虚弱,这简直就是自己反攻的绝佳时机啊。上次用了一张反攻卡都没能成功,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简直天时地利人和占全!

【嘀——】

【系统提示:此时反攻概率55.99%】

禄小福一瞧,怎么概率这么低?不过系统是个不靠谱的,上次说99.98%,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让自己赶上了0.02%的概率。

只是……

【嘀——】

【有色心没色胆的白兔禄小福】

“呸呸呸!”

禄小福一看到自己头顶的标签,顿时呸了好几下,心说不是没有胆儿,只是觉得顾临洲都这么难受了,若是趁人之危,也太不男人,太不体贴了。

禄小福挣扎了一番,还是放弃了这次反攻的机会,躺在顾临洲身边,伸手搂住他的腰,心说还是让顾临洲好好休息一晚上罢。

顾临洲只是睡了一小会儿,他醒过来之后,脸色基本恢复了正常,也不觉得太过难受。

倒是陪在顾临洲身边的禄小福,已经抱着他的腰,呼呼大睡了起来,像个八抓章鱼一样,死死搂着顾临洲。

顾临洲忍不住无声的笑了,心说自己突然醒过来,很有可能是被媳妇儿给勒醒的。

那边方衍和土匪头子审讯了半夜的俘虏,方衍和土匪头子都略懂一些外族语言,所以交流起来可以说是没什么障碍的。

那外族士兵是个送信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突然晕倒,醒过来竟被俘虏了,害怕的厉害。

方衍和土匪头子不过吓唬了他一会儿,他便受不住,全都从实招来。

方衍让土匪头子看着那外族士兵,自己赶紧急匆匆的去找顾临洲和禄小福。

他一路大呼小叫着:“王爷!王妃!王爷不好了!”

顾临洲在帐子里听到了方衍的呼喊声,熟睡的禄小福也听到了,皱了皱眉头,往顾临洲的怀里使劲儿的钻了钻。

顾临洲赶忙伸手出手来,捂住了禄小福的耳朵。禄小福听不到噪音,瞬间舒服了很多,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来。

方衍来不及通报,直接冲进了大帐之中,瞬间尴尬的不得了。就瞧见顾临洲抱着禄小福在睡觉,一副恩爱模样。

方衍尴尬的不行,但是他有要紧事情,赶紧给顾临洲做了个比划。

顾临洲点点头,将禄小福从自己身上拔下去,轻手轻脚的便出了帐子。

方衍焦急的说:“王爷不好了!那些外族人打过来了!”

“什么?”顾临洲皱眉说。

方衍赶紧把刚才审问的情况跟顾临洲说了一遍,那封信虽然方衍有的地方看不懂,但大体是能明白的。

外族人假意同意了皇上和太后的提议,说是叫他们把和亲郡主还有人质王爷送过来,坐在一起和和气气的谈一谈,结果呢,只是缓兵之计罢了。

皇上和太后因为要议和,所以叫停了边关的战事,外族那边得以缓口气。他们根本不打算休战,只是趁着这个机会,重新制备兵马和粮草。

如今这么一段时间,兵马和粮草都已经安排的差不多。外族人就打算开始重新进军攻击,趁着他们边关毫无防备,来个重创。

突然出现在他们境内的这一对外族兵马,是偷偷潜入的,准备来个里应外合,寻找到边关粮草的辎重点,先要将他们的粮草烧掉,来个釜底抽薪。

这批兵马还未行动,还未找到粮草辎重点,却已经被顾临洲和禄小福他们给发现。

“岂有此理!”顾临洲一瞧,顿时沉下脸来。

方衍着急的说:“恐怕来不及了,王爷。这封信送出来的时候,就写着晚间要准备重新开战,如今信虽然到了咱们手上,但是耽搁了不少时间,恐怕边关已经重新打了起来。”

的确如此,他们还是晚了一步,边关肯定已经重新燃起了战火。而且因为皇上和太后的旨意,边关士兵们根本没有防备,绝对已经被打得措手不及落花流水。

顾临洲死死握着拳头,说:“我们必须立刻赶路才行,传令下去,整顿一番,连夜赶路!”

“是,王爷!”方衍说。

禄小福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点子冷,睁眼一瞧,大黑天的顾临洲不见了。

他赶忙坐起身来,就要出去找顾临洲。

不过禄小福还未离开,就见顾临洲已经撩开了帐帘子,走了回来。

禄小福赶忙说:“你怎么了?还难受啊?脸色比刚才还难看了。”

刚才顾临洲脸色惨白,现在脸色是黑的厉害,果然更难看了几分。

顾临洲心情非常不好,拉住禄小福的手,将刚才方衍汇报的事情说了一遍。

禄小福也很惊讶,说:“又打起来了?”

“嗯。”顾临洲点点头,说:“太后和皇上已经下旨罢兵,一部分兵马已经撤离。而且粮草和军饷全部都断了,这个时候外族人打过来,守城那边绝对应付不来。”

虽然旁边就有方将军的兵马,但是守城那边没有令牌,无法调动方将军的兵马,这么一来,若是外族兵马偷袭他们,绝对被打的落花流水,毫无悬念。

禄小福说:“那我们快走罢,不是说很快就到了吗?”

顾临洲说:“已经下令整顿,一会儿便连夜赶路。”

方衍急匆匆的去吩咐了一圈,然后也赶紧回到帐子之中,准备拿上东西便立刻启程。

他一撩开帐帘子,里面竟然有人,定眼一瞧,方衍吓了一跳。

“齐……齐乐?”

方衍震惊的看着坐在自己帐中的何齐乐。

何齐乐平日里都是穿着裙子的,要打扮成女子的样子,虽然他不喜欢涂脂抹粉,但是为了不穿帮,还是需要的。

如今何齐乐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未施粉黛,头发简单的束起,脸上颜色虽然清淡了很多,却多显出几分英气和傲气。那模样……

方衍顿时心跳如擂鼓,总觉得何齐乐穿男装也好看极了,瞧得他心动不止,连呼吸都逐渐加粗,胸腔里膨胀着一股占有欲。

可惜了儿的,现在并不是占有的时候,方衍赶紧咳嗽了一声,掩饰住自己禽兽般的想法。

方衍说:“齐乐,你怎么……?”

何齐乐站起来,走到了方衍面前,说:“我穿成这样,你会不会觉得……”

何齐乐还没说完,方衍立刻说:“不不不,特别好看,特别的美。不对不对,应该说特别的英气,我很喜欢。”

方衍说的都是真心话,那表情真挚的很,瞬间把何齐乐给逗笑了。

何齐乐说:“我听说了,边关重新开始打仗,那我这个和亲郡主也就不需要了。所以我想跟在少将军身边,与少将军一起上战场,可行?”

“行!”方衍爽快的答应,一把握住了何齐乐的手,说:“你武功这么好,当然行了,有你陪着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并肩作战,方衍觉得想一想就热血沸腾。

何齐乐对上方衍那亮晶晶的眼神,心中也是涟漪一圈一圈的荡开。

他主动的踏上前一步,仰起头来,伸手攀住了方衍的肩背,主动送上一个吻去。

方衍刚才就盯着何齐乐的嘴唇看了半天了,特别的想要品尝一番,如今机会送到面前,哪里有不接受的道理,野兽一般死死搂住何齐乐,狠狠的就吻了下来。

平日里何齐乐涂着口脂,嘴唇看起来红艳艳的,已经很是诱人。没成想今日素唇原来是粉粉的颜色,瞧上去清雅了许多,仿佛一碰就坏,又吸引着方衍,控制不住的想要将他狠狠弄坏。

两个人吻得难解难分,那面帐子外面就传来了咳嗽的声音。

禄小福的声音很是洪亮,说:“这么长时间了,会断气的罢?快点收拾好了,马上要出发了。”

【嘀——】

【不好意思的少将军】

【被吻得迷离的漂亮男人】

方衍听到帐外的声音,赶紧放开了何齐乐。

何齐乐的确有点缺氧,晕头转向的,还有点站不稳,靠在方衍怀里。

方衍心里仿佛多了一只毛兔子,总觉得不是很尽兴,若是没人打搅便更好了。

何齐乐和方衍整理了一下衣衫,就从帐子中走了出来。

顾临洲和禄小福已经准备好了,特意来找方衍再商量一下。

【嘀——】

【英姿飒爽的漂亮男人】

禄小福瞧见从帐内走出来的何齐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何齐乐穿现代女装和古代女装,都是美得人神共愤。没想到何齐乐穿古代男装,也这么好看帅气,精致的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

“媳妇儿……”

禄小福一时羡慕不已,看的都要痴迷了,身边的顾临洲可就不干了,叫了他好几次,禄小福愣是没听到,可把顾临洲差点气得爆炸,吃了不少醋。

何齐乐倒是大方,任由禄小福使劲儿的打量。

“出发罢。”顾临洲冷眼冷语的说。

顾临洲说罢了,拽着禄小福就走,也不上马车了,毕竟他们要连夜快速赶路,直接将禄小福拽上了马背去,两个人同骑一匹马。

禄小福还不舍得的回头去瞧何齐乐,心说电视里的那些小鲜肉,和何齐乐比差远了啊。

“媳妇儿。”

顾临洲真是忍无可忍,捏住了禄小福的下巴,迫使他仰头看着自己。

禄小福奇怪的说:“干什么?”

顾临洲眯着眼睛说:“你不会是移情别恋,看上何齐乐了罢?”

“怎么可能?”禄小福说:“方衍和和起了两情相悦,你让我去做小三儿吗?”

虽然顾临洲听不懂什么是小三儿,但听了禄小福的话,还是放下了一点心来,委屈的说:“那媳妇儿怎么总是去看何齐乐,不是应该只看着临洲的吗?”

“好看啊!”禄小福很诚实的说。

【嘀——】

【差点气炸的王爷】

顾临洲真是给禄小福气死了,就没见过禄小福如此直白的人,就不能稍微的委婉一些?

顾临洲不服气的说:“本王怎么无有觉得,还是本王更俊美一些。”

禄小福:“……”顾临洲还是这么自信和自恋,一点也没变。

禄小福心说,顾临洲的好看和何齐乐的好看不一样啊,何齐乐那是毫无攻击性的好看,一看就是一脸诱受的模样,哪里像顾临洲,自己都带上99.98%成功率的反攻卡了,还是没能反攻成功,简直哀怨死了。

队伍整顿了片刻,立刻开拔,往边关飞扑而去。禄小福还是头一次骑马这么长时间,而且速度这么快,感觉五脏六腑都颠簸的移位,累的他差点翻白眼。

禄小福很想自己“瞬间转移”到边关小城去,但是顾临洲不同意,说是太危险,必须要大家一起走。

禄小福只好在马背上又颠簸了半天,眼看着天色就要发黑,大部队终于抵达了边关小城。

果不其然,这里又重新开战,看起来苍凉的很。小城里本来人口就少,如今简直就要变成鬼城,挨家挨户都关着大门,街上一点声响也没有。

顾临洲他们策马立刻往府署而去,就见府署也是大门紧闭,外面都无有个巡逻守卫的士兵,仿佛已经人去楼空。

方衍一个翻身下马,立刻上前拍门。

大门是锁着的,里面一丝声响也没有,方衍拍了一会儿门,觉得不是事儿,干脆翻身而起,展开轻功直接游墙而入,然后将大门从里面打开。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擅自闯入府署!”

他们都打开了大门,里面才有人听到动静,急匆匆的跑出来呵斥。

只是那守卫士兵定眼一瞧,发现他们人多势众,而且再定眼一瞧,打头的那个,不是远近赫赫有名的土匪头子吗?!

“啊!土匪杀来了!”

【嘀——】

【吓破胆子的守卫】

土匪头子先行开路,带人走进来推开大门,这可把里面的守卫士兵吓坏了,扯着嗓子就开始吼叫。

土匪头子啐了一口,说:“瞎嚷嚷什么,老子现在可是正规军,你奶奶的,谁是土匪?”

守卫士兵根本听不进去他说了什么,转身便要逃跑,被旁边的何齐乐一把捞住,咕咚一声,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守卫被摔得头昏眼花,这下子老实了,有点叫不出来,疼哼哼唧唧的。

禄小福打量了一眼府署。

【嘀——】

【空空荡荡的府署】

禄小福皱了眉头,说:“怎么回事,府署怎么人这么少?守城的官员怎么不在?去哪里了?”

顾临洲立刻命令人将地上的守卫士兵抓起来审问。

那守卫士兵颤巍巍的说:“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土匪头子一听,底气十足,走到他面前,说:“睁大了你的狗眼,你仔细看好了,这位是当朝王爷!我们是来支援边关战势的。”

“王爷?”

那守卫士兵一脸惊诧的表情,下意识的说:“你骗谁呢?王爷?怎么可能?谁不知道京城里的王爷是个傻子!啊——”

那士兵还未说完,土匪头子勃然大怒,反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土匪们不怎么关心京城里的事情,尤其还在逼仄的小地方,所以根本没听说王爷是个傻子的事情。

但这守卫士兵不同,早就听说朝廷派了一个傻王爷来做人质,所以是略知一二的。

土匪头子还以为这守卫口出狂言,对他们不敬,当下气得够呛,就给了对方一个大嘴巴。

禄小福睁大眼睛,那士兵刚才辱骂顾临洲,禄小福也是很生气的,但是来不及发火,一下子都懵了。

士兵也被打的懵了,哪里还敢再说一句多余的。

顾临洲这才气派十足,冷声冷气的说:“守城官员何在?为何府署如此空旷。”

“这……”士兵被打的害怕了,不敢不说,颤巍巍的支支吾吾说:“大人……大人他……”

守城的官员果然不在府署,前天夜里,已经答应议和的外族人,突然举兵攻城,这可把守城官员给吓坏了。

他们无有准备,不论是兵马还是粮草都混乱不堪,根本没办法迎战,只好闭门不应。幸好城门坚固,那些个外族人一时半会儿也是攻不下来的。

守城官员惊慌失措,一时想不到办法,城里面的百姓也都害怕不已,能走的全都连夜搬走,剩下的也就是一些老弱病残,根本无法长途跋涉。

守城官员一看,也不敢在城里面呆着了,愣是急匆匆带着家眷,从府署搬出,到郊外的一处别苑住下,若是那些个外族人攻破了城门,他们也好提前逃跑,不至于立刻便被抓住。

禄小福一听,气得够呛说:“这人真是……”

看来守城官员已经放弃了抵抗,根本不打算想一点子的办法。

顾临洲脸黑的够呛,说:“方衍,你带人把守城官员,给本王押回来。”

“是!”方衍立刻说:“卑将遵命!”

被扣下的士兵一瞧,这王爷仪表堂堂,说话条理清晰,气度也是一等一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传闻中痴傻的样子。

士兵暗中懊悔不迭,后悔自己刚才一时口快,竟在王爷跟前,说了他的坏话,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禄小福瞧那士兵吓得直筛糠,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仿佛下一刻便要昏厥。

禄小福便说:“你,去把守城的将士们都召集起来。”

士兵完全不敢再造次,听到禄小福的话,也不管他是什么人物了,赶忙一口答应下来,说:“是是是!小的这就去!”

顾临洲瞧着士兵还算是上道,脸色好歹缓和了一些,不再那么吓人。

士兵连滚带爬的就要走,土匪头子一瞧,生怕他跑了,说:“王爷,卑职跟他一起去。”

顾临洲点了点头,那土匪头子大步走过去,一把拎住士兵的后衣领,说:“小子走!别耍滑头。”

府署里面空空荡荡的,果真没什么人,就连家当都没什么,连值钱一些的椅子都已经给搬走,进了大堂之后,愣是没有能坐的地方,要想歇个脚,恐怕只能往桌子上坐了。

顾临洲看到案子上有未完成的书信,拿起来看了看,这一看之下又是勃然大怒。

禄小福走过去也瞄了两下,虽然看不太懂,不过大意是能明白的。

这守城的官员是个贪生怕死好大喜功的,估计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所以上书给皇上的,全都是什么国泰民安,外族平静的说辞,桌上有几张还没写完的书信,基本都是那些个说辞。

皇上和太后本来就不想花银子打仗,如此一来,再看了守城官员的回禀,那就更是不想打了,觉得议和绝对没错。

可谁料到,如今外族人突然就又打了过来,简直迅雷不及掩耳。

士兵带着土匪头子去找将领们,去了没多久便归来。

还未看到他们人影,就先听到土匪头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这些天杀的玩意!老子真想宰了他们!”

禄小福一听,说:“又出了什么事情?”

士兵与土匪头子回来,身边只跟着一个校尉,不见各位将军的人影。

那校尉倒是恭敬,立刻跪下来给顾临洲扣头,说:“王爷!王爷您总算是来了!陛下可有增派兵马和粮草?”

兵马和粮草,自然都是没有的,顾临洲冷着脸没有回答,问道:“其他将军在何处?”

校尉被这么一问,简直羞恼异常,支吾着说:“他们……他们跟着大人去议和了。”

“议和?”禄小福惊讶的说:“去和那些外族人议和?”

校尉口中的大人,自然就是守城的官员无疑。守城官员害怕外族人攻城,所以想要用钱财贿赂,让他们罢兵。

校尉又说:“城中粮草所剩无几,又没有新的增员,大人说城门再坚固,也支持不了多久。便着人送去了议和的书信,说……说是……”

校尉实在是说不下去,不过顾临洲不听也知道那守城官员说的是什么。

顾临洲沉着嗓音说:“他可是说要投降?”

校尉低垂着头,轻轻的点了两下。

“嘭!”顾临洲劈手一掌,直接将旁边的桌子就给震碎。

守城官员一瞧,打是打不过的,干脆投降算了,打着议和的旗号,实则是准备归顺了外族人,将这座城给让出来。

不少将军也觉得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所以随同守城大人,已经点了些兵马去了议和地点。

剩下一些将军们,知道如今顽抗根本没有意义,干脆带着自己的兵马,撤出了小城,已经离开。

如今这地方,只剩下校尉和他手下的一些个士兵。校尉不愿离开,但是也无法将外族人抗击回去,只好关闭城门死守,也没有其他办法。

校尉刚刚就在城门上,听到有人来说京城里的王爷来了,当下欢欣鼓舞,觉得有救了,急急忙忙就往这边赶来。

禄小福眸子动了动,眯着眼睛凑近了顾临洲,小声说:“看来现在,只有方将军的兵马可以抵抗外族人了,不过粮草问题……”

粮草是个最为棘手的问题,就算他们有兵马,却也没有粮食,周边小镇都困苦不堪,也无法供给粮草给他们,远水解不了近渴。

顾临洲点了点头,说:“粮草不足,看来要速战速决。”

如今眼下最要紧的,便是赶紧接手方将军的军队,手中有了兵马才是硬道理。

顾临洲当下便说:“方衍,你带人驻扎府署,然后再派一些人去守住城门,若是有什么异动,立刻向本王汇报。”

“是!”方衍说。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何齐乐突然开口,说:“王爷这是要……”

何齐乐一瞧就知道,顾临洲是要去接手方家的兵马了,说起来这还是挺危险的事情。

何齐乐说:“不如请方少将军同行。”

方衍也明白了何齐乐是什么意思,点头说:“是啊王爷,卑将请求同往。”

顾临洲摇了摇头,说:“不可,若是城门失手,恐怕后患无穷,你们还是守在城门处,剩下的事情,本王自有办法。”

他们人手本来就不多,顾临洲不能带走太多人,禄小福是一定要跟着去的,剩下便带了土匪头子和他十来个兄弟,大家轻装间行,跨上马匹便飞驰而去。

何齐乐有些个不放心,眉头皱的死紧,一直瞧着顾临洲和禄小福的背影。

方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只是去接手我方家的军队而已,没什么的,不用担心。”

何齐乐就是非常担心,而且担心的很有理由。

方家的军队,不论是数量还是实力上,都非常可观。皇上与太后一直想要接手方家的军队,但是一直也没能成功。

按理来说,方将军的这支军队训练有素,顾临洲拿着令牌过去,应该并无差池。

但是……

何齐乐说:“方少将军你想想看,如今外族人已经打到了门口,方将军的军队就在不远处安顿待命,难道没有听说战况紧急?却为何按兵不动,毫无声息?”

方衍一听,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毕竟事情来得突然,他未曾多想什么。如今听何齐乐一说,似乎这才发现有些个不对劲儿。

方将军虽然如今人在京城里,但是军队还是留在了边关的。战事如此紧急,方将军离开之时,吩咐过了,若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不必见到他本人,要以保卫边关为主。

也就是说,方将军已经说过,没有他的命令也可以出兵,务必要将边城守好。

然而现在军队安安静静一点动静也无有,一点也不像是他们以前的作风。

方衍低呼一声,说:“不好,难道是军中出了叛贼?”

何齐乐摇了摇头,说:“这可说不好……”

方衍着急的说:“那王爷那边……”

何齐乐说:“王爷应该已经想到,就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般过去,当真凶险无比。”

顾临洲带着禄小福等人,骑上马匹便立刻出城,往方将军军队驻扎的地方而去。

行至一半的时候,顾临洲忽然开口,说:“小福,一会儿恐怕不会顺利,小心一些。”

难得顾临洲不开口闭口就是媳妇儿,一听口气还挺严肃的,禄小福就知道肯定情况不是很妙,不过他不是古代人,对状况形势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并未看出什么不妥来。

顾临洲给他稍微一分析,禄小福便恍然大悟,说:“你是说方将军的队伍里面,有人投靠了皇上和太后吗?”

军队里肯定出现了叛贼,不过应该不至于是投靠了外族人的叛贼。绝大可能性是归顺了皇帝和太后。

皇上和太后不愿意打仗,这边关小城一座而已,在他们眼中可能丢了就丢了,就像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虽然值钱,但他们怀里有数不胜数的夜明珠,比这大的比这亮的,比比皆是,所以根本不在乎。

皇上和太后是铁了心要化干戈为玉帛,若是方将军的军队迎战,再把人家打的落花流水,恐怕就真的没办法再议和。

禄小福说:“那怎么办?你想好办法了吗?”

顾临洲眯了眯眼睛,说:“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顾临洲说的比较含糊,不过禄小福听懂了,就是找到那个叛贼,直接杀了立军威。

顾临洲似乎还有些个不放心,说:“若不然这样,小福你带几个人,在周边巡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突发情况。我带着剩下的人赶往军营,我们分头行动,也好……”

【嘀——】

【担心你安危的王爷】

“好你个头啊。”禄小福打断了他的话,顾临洲的意思他能不知道,怕一会儿出个什么意外,所以想要撇下禄小福,自己跑去解决困难。

禄小福说:“你逞什么能,难道觉得我是个拖累,比不上你吗?”

“当然不是,只是……”顾临洲连忙解释。

禄小福虽然武功的确追不上顾临洲,但是好歹身上有系统傍身,各种buff到了逆天的地步。顾临洲知道禄小福厉害,却生怕真的有个什么万一。

再说了,顾临洲心中还有个担忧。

一会儿必然是要见血的,禄小福是个善良的人,顾临洲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来,是否真的是从天上下凡来的,但他和自己,恐怕并非一类人。

顾临洲从小见过了各种生死,见过了鲜血,可以说是杀人如麻。而禄小福不同,顾临洲知道,禄小福见到几个难民都觉得他们挺可怜,心地善良又干净,是他不敢想也不敢求的,他并不想污染了禄小福的眼睛。

禄小福作为一个现代人,的确没见过战场和流血杀戮,恐怕若是见了,一定会头皮发麻,腿肚子转筋,他虽然不胆小,却无法漠视这种屠杀般的死亡。

若是能不见,禄小福的确不想瞧见。但他无法让顾临洲一个人去冒险,明知道前面有困难,还怎么叫顾临洲孤身而去?

禄小福说:“别废话,若是你想要巡查一番,你就带着几个人去巡查,我去军营收编就好。”

“我……”顾临洲还要说话,不过都没出口,被禄小福狠狠的瞪了一眼。

土匪头子走在前面,先行往前探路了一段,很快策马又回来,说道:“王爷王妃,前面就要到了,就在那边。”

军营已至,顾临洲也是没有办法,便一起到了跟前。

军营看起来非常浩大壮观,门口有重兵把手,看起来守卫森严,和刚刚见的府署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禄小福一瞧,若是这些军队赶去旁边的小城救援,不说击溃敌军,但完成守城,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只不过这些士兵仿佛不知道旁边的小城正危在旦夕,根本无动于衷。

“军营重地,来者何人!”

士兵们拦住顾临洲和禄小福等人,并不让他们进入。

土匪头子一瞧,大喝一声,说:“睁大你们的狗眼瞧瞧,这可是京城来的王爷!”

士兵们似乎并不理会,说:“什么王爷?我们只是听军令办事,若未有令牌,便谁也不是。”

顾临洲挑唇冷笑一声,便翻掌拿出一物,骑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的举起,说:“令牌在此,只怕你们不识得。”

【嘀——】

【惊讶万分的士兵们】

士兵们哪里能不认识方将军的令牌,顿时都面露惊讶之色,赶忙说:“请诸位稍等片刻。”

一名士兵立刻小跑着进了军营,应该是通知营中的各位将军将领去了。

只是片刻,就听到军营里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仿佛天边滚动的惊雷。

是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几个身披铠甲之人带着不少士兵,急匆匆而来,快速行至军营门口。

顾临洲仍旧没有下马,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那打头的将领看起来有些个年纪了,比方将军还要老一些,倒是身材并不高大,显得有些个干瘦。

他赶忙对着顾临洲行了一礼,说:“这位相比是京城里来的王爷,王爷手中拿的可是方将军的令牌?”

【嘀——】

【正在动鬼心眼的范将军】

禄小福一瞧,这范将军不知道是何许人也,虽然表面上亲和的很,说话也恭恭敬敬的,但他头顶的标签可不是这么回事。

禄小福干脆笑呵呵的说:“这位范将军是罢?你不识得方将军的令牌吗?那你是怎么在这军营里混的?”

【嘀——】

【气愤尴尬的范将军】

范将军显然明知故问,直接就被禄小福给撅了一下,感觉脸皮麻嗖嗖的疼。

范将军干笑一声,说:“这位是……”

旁边几个将领不知又是什么具体人物,听禄小福语气狂妄,忍不住呵斥起来。

一个将军朗声吼道:“哪里来的婆娘!头发长见识短!竟跑到我军营来撒野,如此与我们范将军说话!”

“嘎巴——”

顾临洲顿时怒气填胸,拳头发出了嘎巴一声响。

旁边土匪头子也生气了,立刻跟着大吼起来,说:“呸!哪里来的不长眼睛的家伙!我们王妃乃是天仙下凡!岂容你这个疯狗在在这里乱吼!”

顾临洲抬了抬手,假意制止住旁边的土匪头子。

虽然顾临洲此时此刻也很想骂人,但是作为王爷的风度,多多少少还是要保留一些的。

顾临洲看似很平静的冷笑着说:“罢了,不知者勿怪,凡夫俗子如何能知本王的王妃是仙人,有通天之术?他们怕是连方将军的令牌都认不出的。”

【嘀——】

【恼羞成怒的将领们】

将领们怎么可能认不住令牌,只是瞧一个陌生人,看起来好像是翩翩公子哥的小白脸,还带着女人来到军营,便觉得可笑不服气。方将军怎么会把令牌交给这么一个人,这若是不来个下马威,恐怕就要被这公子哥戏耍的团团转了。

一个将领不服气的说:“令牌我们自然是认识的,我们这军营可不是你们花天酒地的地方,竟还带着女人来此,实在是太过放肆了一些!实在是狂妄自大!”

禄小福一听,还真是给气着了。他是如假包换的男人,只是系统加持了伪装卡而已,所以别人看到的,就会自动加一个滤镜。

禄小福怒极反笑,说:“你们的口气那才叫狂妄自大,一个个着实太眼高于顶了罢?七个不服八个不愤,还真是不把别人看在眼里。”

【嘀——】

【系统提示:身轻如燕胡萝卜生效!】

【系统提示:出手如电buff生效!】

众人只听到禄小福说话,随后就感觉一阵大风吹过,完全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

“叮叮当当!”

大伙再定眼一瞧,就发现禄小福手中多了七八件武器。

禄小福将那些武器多半扔在地上,剩下两个,分左右手拿着,互相敲击着。

【嘀——】

【震惊的将领们】

“怎么回事?”

“我的剑呢!”

“兵器怎么不翼而飞?”

将领们都惊呼了起来,他们腰间的宝剑佩刀全都消失不见,剑鞘空空如也,武器不知道怎么回事,全都跑到了禄小福手中,还被禄小福不屑的扔在地上。

禄小福笑眯眯的说:“武器都拿不住,你们说你们是不是狂妄自大?”

顾临洲一瞧,忍不住露出了宠溺的微笑,似乎觉得禄小福干得好。

而身后的土匪头子一瞧,更是特别的捧场,立刻大力鼓掌,大笑着说:“王妃太厉害了!”

禄小福被夸的直不好意思,说:“还行罢,也就一般厉害。”

将领们目瞪口呆,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随即那范将军眼珠子一转,突然断喝一声,说:“呔,没想到竟是个妖女,老夫就说方将军怎么会将令牌交给这样的人,原来是这妖女蛊惑了方将军。恐怕方将军是被骗了!”

【嘀——】

【妖言惑众的范将军】

禄小福一听,还真是给气笑了,说:“打不过你们就是废物,打的过你们就是妖怪,你们的说法还真是简单粗暴啊。我若真是妖怪,能让你们在这里数叨这半天?早就把你们的脑袋一个个都啃下来了。”

【嘀——】

【羞愧的将领们】

将领们刚被夺走了武器,一个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会儿又被禄小福不加掩饰的给羞辱了,哪里能不面红耳赤,一个个根本说不出来。

那些个将领无言以对,顾临洲便又开口了,说:“边关战事如火,外族人已经打到了城门外,为何众位将军还在此悠闲度日,未曾出兵支援?可是方将军临走之时,嘱咐你们做缩头乌龟的?”

不只是禄小福言辞犀利,顾临洲的话那是更加犀利,将领们几乎不敢抬头。

范将军眼珠子一转,装出为难的样子,说:“王爷此言差矣,并非我等不打!只是如今粮草短缺,我等就算有打仗的心,却也么有打仗的力啊,没有粮草,如何对抗外敌,根本就是纸上谈兵,这恐怕是在京城里享福的王爷您,完全不懂的道理罢?”

“是啊!”

将领们纷纷应和,说:“我们的粮草所剩无几了,平日里省吃俭用的,根本不见皇上送粮的队伍过来。若是要上战场,每日粮食的用量会比现在增加四五倍之多,根本支撑不了几日,士兵们吃不饱,岂不是出去白白送死的?”

“没有粮草?”

禄小福露出惊讶的表情。

顾临洲侧头瞧他,低声问:“可是发现了什么?”

禄小福挑唇一笑,说:“发现他们富得流油啊。”

【嘀——】

【爆满的粮仓XN个】

范将军这话一出,系统立刻不给面子的打脸,将军营里的地形图呈现在了禄小福的面前,而且还用红圈圈将粮仓的位置全都画了出来,清晰无比。

“你这人需要再次胡说八道!”一个将领说:“你又不知道我们军营的具体情况,并非是我们不想打仗,是这一仗根本无法打!”

禄小福与顾临洲低语了几句,顾临洲便冷声问:“粮食是谁管理?”

将军们全都看向范将军,范将军谦和的说:“是老夫在管理,营中士兵每日省吃俭用,有的时候一整天都没有饭吃,的确粮食短缺的厉害啊。”

“呵——”

顾临洲冷笑一声,说:“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范将军,恐怕就是皇上和太后买通的将领了。

范将军乃是方将军的同门师兄,只是半辈子不得志,与戎马一生建功无数的方将军不同,一直碌碌无为。

后来范将军找到了方将军,便留在了方将军营里,因为年纪大了体力不行,所以多半做些文职,并不怎么上战杀敌,粮食和粮草都是范将军来管理的。

范将军的确有点小聪明,知道如何让军营士气涣散打不了仗,投靠了皇上和太后之后,就开始做小动作,分几次将军营的粮食一点点藏起来,还在账目上做了手脚。

将领们平时大大咧咧,谁也不管粮食的事情,几次下来,并未发觉什么问题。将领们只是发觉,粮食突然不够用了,朝廷又不补给粮食,根本无法打仗,吃不饱肚子,军心久而久之便开始涣散起来。

禄小福抬手看似随便一指,说:“那是什么营帐?”

【嘀——】

【心慌的范将军】

范将军赶忙说:“是……是储存铠甲物资的营帐。”

“那……”禄小福又是一指,说:“这边的呢?”

【嘀——】

【心慌气短的范将军】

范将军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说:“是是是……是存放杂物的营帐。”

禄小福第三次抬手,说:“这个呢?”

【嘀——】

【心慌气短头晕目眩的范将军】

范将军额头冒汗,忍不住抬手擦了擦,似乎已经不知道要找什么借口了。

禄小福笑着说:“我知道,这个是储存粮食的营帐罢。”

“胡说八道。”一个将领说:“那不过是个空营帐罢了,里面如何有粮食。”

禄小福拍了拍身边顾临洲的肩膀,顾临洲对他点了点头。

【嘀——】

【宠溺无限的王爷】

顾临洲一招手,对后面的侍卫说:“将本王的弓箭拿来。”

侍卫立刻擎上弓箭,顾临洲一下子取了三支长箭,就听“嗖”的一声,三支长箭齐发,势如破竹一般刚猛异常。

顾临洲对着禄小福所指的营帐射了三箭,随即又取了三支箭,还是对着那营帐射去,看起来仿佛要将那营帐射成筛子眼一样。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一个将领忍不住了,大吼了一声。

就这他的吼声,那营帐突然发出“撕拉”的轻响。

因为营帐壁被一连射了六箭,上面千疮百孔,似乎有些不堪重负,愣是被里面的东西给撑爆了。

“啊,是粮食!”

有人控制不住的惊呼。

【嘀——】

【从营帐中流出来的粮食】

粮食源源不断的从营帐破裂的口子中流出来,像是流淌的河水一般,源源不断。

刚才那些个叫嚣的将领们都傻了眼,他们以为那是空营帐的,却没想到里面竟然满满都是粮食。

顾临洲阴测测的一笑,说:“来人,给本王进去,将这几个营帐全都打开看看。”

土匪头子一听,第一个应声,然后带着几个侍卫,强硬的拨开了站在门口的将领们,就闯入营地之中。

【嘀——】

【吓傻了的范将军】

范将军看到粮食流出来,整个人都懵了,这会儿才大叫起来,说:“不能进!不能进!你们给我住手!”

“呜呜呜呜!”

范将军正说着一般,后面的话全都堵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单音。

顾临洲一瞧,忍不住低笑了一声,看向身边的禄小福,小声说:“媳妇儿你又犯坏。”

就在前一刻,禄小福启动了系统buff,飞快的冲到了范将军面前,将一个大鸭蛋塞在他大吼的嘴里面。

范将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鸭蛋个头很大,一时间吐也吐不出来,滑稽的厉害。

禄小福抬了抬下巴,对顾临洲说:“这么严肃的时候,你应该叫我仙君。”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岁三王神男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待我长发齐腰 14瓶;岁三王神男我 7瓶;爱居爱汪叽 5瓶;war land .swi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一朝成为死太监SCI谜案集(第二部)龙图案卷集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无限求生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道医异界领主生活SCI谜案集(第三部)[快穿]小白脸SCI谜案集(第一部)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地府全球购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在星辰中浪[星际][网王同人]博君一笑璃妆猎梦录小甜饼快穿之娇妻[穿书]黑化圣骑士无限建城心有猛虎嗅蔷薇
完本推荐: 闺中记全文阅读久旱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人不可貌相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快穿之我快死了全文阅读南城全文阅读神医嫁到全文阅读奈何只钟情于你全文阅读源血全文阅读北城天街全文阅读天亦醉晚樱全文阅读撑腰全文阅读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全文阅读吾心吾景(网王)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AWM[绝地求生]全文阅读十二点的辛德瑞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撒娇福晋最好命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一妃虽晚不须嗟极品飞仙叶安穿越全能网红穿去史前搞基建万千之心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超神机械师重生校园做学霸武炼巅峰神医凰后大唐:开局炸飞突厥大军北宋大丈夫三界红包群绝代名师无垠万道剑尊顷洛惊华家有悍妻怎么破剑圣大魔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王者风暴一品容华诸天最强女主九天神皇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