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顾临洲本就是顾焚用冰鉴做出来的复制品,按理来说, 顾临洲和顾焚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不只是样貌一样,气质和气息也都应该是一样的。也难怪那些个人分辨不出顾临洲和顾焚的区别。

要说顾临洲和顾焚到底有什么区别, 那可能就是心性了。

顾焚争强好胜,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他早已名扬千里,内心里却不像他的名头那样好听敞亮, 心里阴暗的地方比比皆是。

而顾临洲是冰鉴造出来的复制品,他心里干净简单, 心性纯良,并不像顾焚那么复杂。

小师妹和她的师兄们一吼起来,不只是酒馆里的客人们打量起顾临洲来,就连路过外面的路人们, 也全都循声而来, 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有人惊讶的说:“原来是这人放的火?”

“还等什么,把他送到官府去啊!”

“这恐怕不是什么一般人, 大家可别冲动啊。”

说实在的, 顾临洲有点不知所措, 这还是他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方衍是绝不信顾临洲会去放火的,而且顾临洲一直和他们在一起, 也没时间放火。

方衍这暴脾气, 一听他们冤枉人, 立刻走出来一步, 站在前面说:“你们血口喷人, 可有证据?拿不出证据来,就别跟本座面前瞎嚷嚷。”

别看方衍装的那叫一个仙风道骨,看上去看真挺像是得道高人的。不过他脾气暴躁,还特别的护短,是个重感情的人。

小师妹一听,抬着下巴高傲的说:“证据,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我亲眼所见!我告诉你们,我就是证据!本姑娘从来不说谎话。”

方衍嗤笑一声,说:“你是何许人也?嘴皮子一碰,谁知道你说没说过真话?”

“你什么意思?”小师妹不干了。

他身边的三位师兄也都不干了,抄起家伙来就要揍方衍。

方衍可不怕他们,连眼皮子都懒得动一下。而旁边的何齐乐可是着急了,竟然有人要打他的主人,这简直是天崩地裂的大事情。

何齐乐突然一扬手,直接将一壶茶水泼了出去。

那小师妹尖叫一声,还以为何齐乐要用热茶水泼他们,赶紧抬手挡住了脸。

小师妹想的着实太简单了,一壶热水能有什么杀伤力?也不是滚烫的,泼在脸上最多也就是湿了,烫红的可能性都不大。

就听“咔嚓”一声。

那一壶热水泼出去,竟然瞬间结了冰,变成了一把细长的冰凌模样,何齐乐抓住冰凌,仿佛将冰凌当做了宝剑。

下一秒就见蓝光划过,然后是“叮叮当当”的声音,小师妹那三位师兄探过来的长剑,已经全被何齐乐手中的冰凌削掉,齐刷刷斩断。

“怎么回事?”

“这……”

“何方妖怪!”

那三个师兄,还有小师妹彻底傻眼了。他们可是修行之人,身上的宝剑那都是千年难寻之物,竟被一壶茶水变成的冰凌,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给斩断,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禄小福眼睛都睁大了,忍不住感叹说:“乐乐好厉害啊。”

他还以为何齐乐是一条小鱼苗,长得漂亮可爱已经是大杀器了,没想到武力值还这么高。

顾临洲本来沉默着脸,结果一听禄小福突然的感叹,眸子稍微动了一下。

小师妹心中有些害怕,但是不敢落了下风,看似底气十足的说:“你这小姑娘又是什么人,莫要多管闲事!我师兄们只是不想打女人而已。”

何齐乐板着一张小脸,磕磕巴巴的说:“打你们……敢碰我主人。”

“师妹,他们不是普通人……”

“是啊,不若禀报了师父,我们再……”

几个师兄不敢再上前,毕竟一个长相漂亮娇小的“姑娘”都这么厉害,其他人就更不用说,着实招惹不得。

“你们等着!”小师妹不甘心也没办法,干脆放下狠话,说:“有种你们不要跑!我们还会回来的!”

那四个人留下一句话,灰溜溜的自己倒是先跑了。

酒馆里里外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全都是来看热闹的,这下子好了,也别想好好的吃一口饭。禄小福他们也随便要了点干粮,干脆离开了酒馆,往人少的地方而去,转眼间就出了镇子。

镇子外面的山林,刚刚着了大火,据说是歹人所为,镇子上的百姓这时候都不敢出门,大白天也不敢到外面走动,所以人烟稀少,一个活物都是看不到的。

四个人从镇子出来,找了个地方便坐下来,先打发一下饥饿的肚子再说。

顾临洲并不觉得饿,他往旁边走了几步。方衍抬头去瞧他,说:“你去哪里啊?别走远了。”

顾临洲指了指前面,说:“弄点水。”

禄小福一瞧,干脆也站起来,追着顾临洲就去了。

顾临洲说是要去弄水,前方倒是也有一条小河,不过河水污浊的很,看起来并不能饮用。

顾临洲站在河水前,只是静静的站着,看起来像是独自发呆。

禄小福悄悄的走过去,似乎不想打搅他沉思的样子。

还不等禄小福走近,顾临洲便说:“你怎么来了?”

顾临洲不需回头就知道,身后的人是禄小福,仿佛长了后眼一样。

禄小福还想要吓他一跳的,有点兴致缺缺的,说:“找你啊,看看你是不是想不开,跑来投河自尽。”

“投河自尽?”顾临洲实在是保持不住仙风道骨的样子了,回头惊讶的看他。

禄小福笑了,说:“是啊。”

“不过是被人冤枉了一句,”顾临洲看似不在意的说:“便要投河自尽了?哪里有那么严重。”

虽然顾临洲口里说的轻巧,但是他的表情显然很凝重。

禄小福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什么?”顾临洲说。

禄小福说:“那些人说,放火的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气息也和你一模一样,所以你在担心是不是?”

方衍并没有在意那些人的话,不过顾临洲对那些人的话却有点在意。

禄小福说:“你是不是在想你的父亲?”

“父亲……”顾临洲终于露出惊讶的表情,侧头看向禄小福,说:“你知道我父亲?”

禄小福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说:“自然知道。你父亲叫顾焚,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气息也是一样的,对也不对。”

顾临洲皱了皱眉,瞧着禄小福的目光有些个复杂。

顾临洲犹豫了一下,问:“你怎么知道的?”

禄小福得意了,说:“我知道的事情,远远比你想象中要多,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顾临洲将信将疑,他心中有事情,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刚才那小师妹指证顾临洲的时候,顾临洲就有些忧心,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父亲顾焚。脑袋里忍不住蹦出一个荒唐的想法来,难道镇外的大火是父亲……

他这么一想,又觉得不可能,父亲可是马上就要飞仙的人,名望声望都很好,虽然平日里冷淡了一些,但十足是个大好人,根本不可能干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今天镇外山林大火的事情,和之前妖怪吸食三魂七魄的事情,肯定是一个人所为,若大火是父亲放的,那么之前……

顾临洲仔细一想,就觉得遍体生寒,不敢再往下多想一丝一毫。

只是如此,顾临洲的脸色也已经惨白了下来,他双手攥拳,手臂微微的颤抖着。

禄小福瞧他这模样,说:“怎么了顾临洲?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顾临洲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敷衍禄小福。

禄小福哪里能看不出来,立刻上前两步,用力一推顾临洲。

顾临洲已经站在河边了,这河水可不怎么清澈,看起来脏兮兮的,顾临洲一身白衣,是个极为爱干净之人,他哪里敢退,只好伸手搂住了禄小福,稳住了两个人。

顾临洲说:“做什么?小心跌进水里。”

禄小福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刚才是不是敷衍我?”

“我……”顾临洲只说了一个字,毕竟被人给看穿了,有点不知道怎么辩解好。

不过顾临洲转念一想,说:“你是我的灵宠,难道我有什么都要跟你说?”

“废话!”禄小福气场十足的说:“鬼才是你的灵宠,我是你的……你的……”

禄小福措了一下辞,然后仰着下巴,甚是自豪的说:“我是你的老公!”

“老公?”顾临洲有些不确定的发问。

顾临洲明明是重复问话,不过禄小福听到一说这两个字,立刻转换成了肯定。瞬间觉得,顾临洲把自己都给叫酥了,叫的自己浑身舒坦,心里美得都能飘起来。

“诶!”禄小福答应了一声,说:“再叫我一声。”

顾临洲不甚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总觉得奇奇怪怪,说:“这是什么意思?”

“不告诉你。”禄小福傻笑着说,告诉了顾临洲,顾临洲说不定会暴走,自己要占足了便宜才行。

禄小福说:“反正你知道,我是你老公就对了。所以你想什么,老公我都是知道的,你可骗不得我。”

顾临洲对老公这两个字,更是迷茫了,不确定的看着禄小福。

禄小福瞧他一脸渺茫的样子,着实好看的让人心痒,实在是没忍住,趁着两个人离得很近,干脆一仰头,抓住了顾临洲的衣领,将人往下一拽,就抬头亲了顾临洲一下。

“你——”

顾临洲一愣,后知后觉,整个人都成了块木头,根本反应不过来。

等他发觉自己被轻/薄了的时候,禄小福已经见好就收,跳开七八步远,和顾临洲保持距离。

禄小福立刻转移话题,又强调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父亲顾焚,是不是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和你的气息一样一样的,所以你在担心你父亲罢。”

顾临洲被说中了心事,瞬间情绪复杂,也顾不得禄小福刚才的举动了。

禄小福那叫一个满足,心说顾临洲怎么这么可爱。

顾临洲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干脆坐在了水边,叹了口气。

禄小福也坐过来,挨着他,说:“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说啊。”

顾临洲不信任的看了他一眼,瞧得禄小福差点暴走。

禄小福恶狠狠的说:“不说我就再亲你!”

“你这小蝴蝶,怎么没羞没臊的。”顾临洲一脸正义的说。

【嘀——】

【略有期待的顾临洲】

禄小福:“……”

禄小福看着顾临洲那正义的脸,还有头顶上打脸的标签,真是哭笑不得,心说顾临洲这个假正经!

禄小福说:“那你说不说?不说我可真亲你了。”

禄小福说着凑过来一些,顾临洲下意识的往后扬了一下,不过禄小福的脸还是放大了一些,两个人挨得颇近。

一时间,顾临洲心脏跳得很快,平日里他不管做什么都是心平气和的,从没有这种慌乱的感觉。

顾临洲觉得自己可能疯了,一点也不像平日里的自己,但是……

但是他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略微后仰的动作,慢慢变成了前倾……

说实在的,禄小福有点惊讶,随后又是得意,心说顾临洲这个闷骚,这么快就被自己给征服了。

禄小福说:“亲都亲了,现在可以说了罢?”

“其实……”

顾临洲似乎在回忆,说:“本来我没多想。但是今天那几个人出现,说放火之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顾临洲记得上次见到父亲顾焚的时候,父亲不知道在做什么,神神秘秘的。当时顾临洲以为父亲在为历劫升仙的事情做准备,所以也没有多加留意。

只是临走的时候,顾临洲无疑看到了父亲种在一间暗室里的不少草药。

禄小福惊讶的说:“草药?”

“嗯……”顾临洲点头。

禄小福心中一动,看起来顾焚果然是在为日后做准备。

顾焚一心想要升仙,不过其实他的寿命已经临近终点。顾焚不甘心如此,所以决定用冰鉴造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顾临洲,日后等到了仙逝之时,便用顾临洲作为替死鬼,交换两个人的命格。

只是顾焚做准备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顾临洲不只是和顾焚一模一样,甚至比顾焚更厉害,仙根灵力资质都极为出众。

顾焚决定在让顾临洲替死之前,将顾临洲的各项能力全都移植到自己身上来,如此就需要很多准备和草药,这是一个复杂的步骤。

顾焚开始收集各种草药,放在暗室中培养起来,顾临洲上次无意间看到过一些。

顾临洲回忆起来,想到暗室中的几样草药,似乎那时候便见过凤凰仙草。

顾临洲有些不确定,所以才自己一个人郁闷,他不想告诉别人,怕别人对自己的父亲产生什么不好的怀疑。

禄小福是一点也不意外的,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打败终极BOSS,来救顾临洲的。

顾临洲说的时候有些犹豫,说罢了便看着禄小福。

禄小福奇怪的说:“你那是什么眼神。”

顾临洲皱眉说:“你仿佛并不惊讶。”

禄小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我都说了,我知道的事情,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

“你……”顾临洲上下打量了一下禄小福,说:“那你还知道什么?”

禄小福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还知道……”

他故意卖关子,然后突然说:“我还知道你喜欢我!”

顾临洲:“……”

顾临洲还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

禄小福戏弄玩了顾临洲,跳起来便要跑。不过他那点小伎俩,在顾临洲面前实在是不够看的。

顾临洲一招手,禄小福都没发觉,自己闷头发足就跑,下一秒“咚”的一声,便撞到了某人的怀里。

禄小福惊讶的抬眼去看,彻底懵了。自己明明是要逃跑的,却怎么来了个投怀送抱,掉头就扎进了顾临洲怀里?

这当然是顾临洲做的小手段,一招手,禄小福就转变了方向,自己跑回来了。

顾临洲抬手拉住他,不叫他再逃跑,说:“你这小蝴蝶,倒是鬼点子多的是,不过却别想逃出我的五指山去。”

“你……”禄小福底气不足的说:“你……你给我放手,不然我给你好看。”

“你能怎么样?”顾临洲并不怕他,将人拉近一些,说:“你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叫我看看。”

禄小福哪里有什么手段,简直像个待宰的小鸡仔似的,毫无还手之力,只剩下气势了,他现在气势还不足。

“噗——”

就在这一刻,突然之间,禄小福一下子从大活人变成了小蝴蝶,身形一下子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

顾临洲刚刚还抓着他的手腕,这会儿小蝴蝶哪里还有手腕,立刻就抓了个空。

禄小福忽闪着翅膀,心说你看看我的手段灵不灵!打不过跑不就是了吗?

顾临洲没想到禄小福竟然临阵脱逃,忍不住笑了笑,对着禄小福招手说:“小福,过来,别跑太远,小心被人给捉了去,你又要被关在瓶子里。”

呸!

禄小福忽闪着翅膀,自己说话顾临洲也是听不到的,他根本听不懂。

禄小福干脆给了他一个潇洒的背影,往方衍和何齐乐那边飞去了。

顾临洲一瞧,干脆也抬步往回走去。

方衍和何齐乐正在休息,何齐乐抱着一个大干粮饼子在吃,吃的满嘴都是饼渣子,那模样煞是可爱。

方衍觉得自己无需吃任何东西,只需要看着何齐乐吃就很满足了。

“乐乐,吃点肉罢,光是干饼子怎么行,你瞧瞧你瘦的。”方衍说。

方衍递给何齐乐一块酱牛肉,何齐乐接过来,倒是没有直接吃掉,拿在手里一掰,想要掰成两半,分给方衍一些。

方衍一瞧,顿时觉得美滋滋的,乐乐果然对自己最好了,自己真是没白疼他。

只是牛肉有点硬,块头也不大,何齐乐有点笨手笨脚的,一时间没掰动。他再使劲儿一掰,这回倒是掰开了,不过掰的大小实在是太不均匀。

何齐乐左手拿着一块大的,右手拿着一块很小很小的。他皱了皱眉,又想将大的那块,再掰下来一些。

方衍瞧得只想笑,阻止了他的举动,说:“乐乐,不用那么麻烦了。这样罢,咬一下不就好了?”

何齐乐用迷茫的眼神看着方衍。

方衍干脆将那块大的牛肉拿起来,然后举到了何齐乐的嘴边,自己也凑了过去,笑着低声说:“我们一起咬,怎么样?一人吃一半。”

何齐乐听话的点头,还对方衍甜甜的笑了一下。

何齐乐煞是好骗,其实方衍不过就是想要占他便宜罢了,何齐乐却也看不出来。

“咳咳——”

就在这时候,眼看着方衍就要奸计得逞,哪想到顾临洲回来了。

方衍顿时有点不太好意思,他好歹也是师叔啊,辈分那么高,突然被师侄看到在耍赖。

方衍赶紧说:“你回来了?小蝴蝶呢?怎么没看到他?”

顾临洲皱了皱眉,说:“小福没有回来?”

“是啊,”方衍说:“不是跟着你去河边了吗?怎么不一起回来?”

顾临洲心里咯噔一下子,顿时有点着急,一句话也不说,立刻回头就走。

禄小福变成小蝴蝶,拍着翅膀扑簌簌的就飞了,河边离方衍那边也不远,顾临洲哪里想到,这么几步路的距离,禄小福突然不见了。

禄小福闪着翅膀,想要先回去,只是他变成了小蝴蝶,身形缩小了太多,路程对于他来说,就变长了很多很多。

禄小福一头猛扎,想要甩掉顾临洲,结果很快傻眼了,他发现自己迷路了。这么几步路的功夫,竟然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根本没看到方衍和何齐乐两个人。

禄小福赶紧又往回飞去,飞了半天也没看到刚才的河水,更别说是顾临洲。

“呼——”

一声风响,禄小福立刻反应过来,赶紧扑闪着翅膀闪避。

就瞧头顶一片黑压压的东西罩了下来,差点子就把禄小福盖在了下面。

禄小福有点慌乱,飞得没有章法,他本来飞的就不利索,歪歪扭扭的躲过了头顶上的东西,差一点转头就撞在树干上。

“小蝴蝶,对不住了。”

禄小福瞧见一个男子,根本瞧不清楚长什么样子,完全来不及多看。又是“呼”的一声,黑压压的东西再次袭来,不等禄小福反应,直接将他盖在了下面。

“我的妈……”

禄小福低呼了一声,顿时头晕目眩,仿佛服用了过多的安眠药,有点浑身无力,意识很快涣散,竟就这么昏死了过去。

那男子一抬手,昏倒的小蝴蝶禄小福便落在了他的手心里。他翻手一拢,禄小福被银光包裹住,身边顿时多了一层类似于冰的结界,将他困在其中。

男子抓住了禄小福,立刻转身离开,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

“小福!”

“禄小福?”

“小……”

顾临洲匆匆忙忙赶回河边,一路都没有见到禄小福。禄小福早被人给抓走,顾临洲来晚了不只是一步,自然是看不到禄小福的。

顾临洲一路呼唤,人影是没有看到的,却见河边一颗大树的树干上,有波光粼粼的东西。仿佛是一颗星星,从天空坠落,挂在了树干上。

顾临洲立刻走过去,伸手在树干上一摸。

方衍和何齐乐也赶了过来,方衍说:“怎么回事?禄小福怎么不见了?”

“福福!”何齐乐指着顾临洲的手说。

顾临洲刚才摸了一下树干,他手指上波光粼粼,指尖仿佛有银河在闪烁。

那是禄小福的鳞粉……

“鳞粉?”方衍也一眼就看出来了,说:“怎么回事?禄小福的鳞粉落在这里了?”

“血!福福的血!”何齐乐指着顾临洲的手说。

顾临洲的手上并没有任何血迹,一点红色也没有。不过何齐乐闻到了血腥味儿,顾临洲也闻到了。

顾临洲脸色难看的够呛,说:“小福被人抓走了?”

“这……”方衍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被抓到哪里去了?”

那边禄小福突然晕倒,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感觉颠簸的厉害,晕车晕的他在睡梦之中都要吐了。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类似于透明瓶子中,有人正拿着瓶子赶路,怪不得如此颠簸。

禄小福赶紧用翅膀拍了拍瓶子,那赶路之人立刻发觉,低头去看手中的瓶子。

“小蝴蝶,对不住了。但我也没有旁的办法,只好委屈了你。”

男子说话倒是文绉绉的,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不过说的话让禄小福有点毛骨悚然,总觉得自己跟他去要遭殃。

禄小福心想着不行,自己现在只有翅膀,不能打破瓶子,必须要变成人才行。

只是禄小福试了几次,他根本无法变成人,只能是蝴蝶的模样,只能缩在瓶子里面。

他在瓶子里简直要被摇吐了,撞的头晕眼花,就是怎么都出不去。

那男子带着禄小福御剑而行,也不知道走出了多远,禄小福心中忧愁担心,想着顾临洲也不知道发没发现自己不见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自己。

御剑到天色全黑,那男子才落了地,抓着瓶子走进一处房子里。

禄小福想要仔细去打量,但是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楚。瓶子的地方有限,还被男子的袖子挡住了大半,完全不知身在何处。

“咳咳咳——”

屋里有咳嗽的声音,听起来咳的还挺严重,像是从肺里发出的咳声,很深很深。

“我回来了。”男子大步走过去,说:“你感觉怎么样?”

“没事……”那病弱的人开口,惊讶的说:“这是……”

男子喜悦的说:“你看,这是我无意间看到抓来的,是一只小蝴蝶,和你像不像?我在一本书上看过,只要找到和你八成相似的同类,你的腿便有救了。”

“喂喂,你们要干什么?”禄小福缩在瓶子里,总觉得自己要不妙。

男子坐在榻边,榻上有个半躺半坐的少年人,看起来脸色惨白无精打采,时不时的还会咳嗽两声,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他的腿藏在被子下面,不需多看,就知道肯定有问题,应该是不能行走之类的毛病。

少年说:“你把这小蝴蝶,拿给我看看。”

男子立刻将小蝴蝶的瓶子捧给少年,说:“你瞧,这是我好不容易抓到的。”

“竟然……”少年一看之下大惊失色,脸色变得更是惨白起来。

禄小福被少年托在手中,隔着透明瓶子去瞧他,两个人都能瞧得对方很清晰。

禄小福并不知道少年惊讶什么,这少年好看是好看的,长得不赖,就是仿佛下一刻便要挂掉,病相也太厉害了。

少年惊讶的说:“这么多年了,从我出生之后,我便没有见过一只……和我一模一样的蝴蝶,今日还是头一次见。”

“什么?”男子喜悦的说:“他和你一模一样吗?那你的腿肯定是有救了。书上说,只要把他的翅膀摘下来换给你,你的腿就可以复原,你也就可以继续飞了。”

“什么?”禄小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两个人要把自己大卸八块,要把自己的翅膀摘下来?

禄小福头皮发麻不止,感觉自己也太倒霉了罢。

“不可!”少年阻拦住男子,说:“这是灵蝶,若是真的拆掉了他的翅膀,恐怕是要受天谴的。”

男子似乎并不在意,一脸坚定的说:“没关系的,只要能治好你的腿,天谴算什么?我什么都不怕,只要你能好……”

禄小福用翅膀猛的拍着瓶子,心说什么东西这么硬,自己出不去,恐怕真的要被大卸八块。

少年说:“况且,那只是一本杂书罢了,真的卸了他的翅膀,也不一定能治好我啊。”

“可不试试的话……”男子说:“恐怕就……”

他话还没说完,突听外面传来“叮当当”的声音,好像是风铃在摇动。

“有人来了。”少年皱眉说。

男子道:“难道是那个人……我出去看看,你千万不要出来,知道了吗?”

“你小心啊。”少年有些着急。

禄小福撞了半天的瓶子,实在是累的动不了了。他心想着,不能变成人离开,也不能撞开瓶子离开,不然就扇扇翅膀离开?

禄小福可以扭转时间和空间,之前他也曾两次穿来穿去,虽然他现在还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扇扇翅膀就走的,但总归来说是好用的。

禄小福打定主意,反正不能坐以待毙,到时候被人拆掉了翅膀,恐怕更是糟糕。

他想着就用力挥舞起了翅膀,鳞粉扑簌簌的落下。

眼看着闪烁的鳞粉就要落在瓶子壁上。只是这一刻,那少年一挥手,瓶子忽然消失,鳞粉全部落在了少年的掌心里。

禄小福也嘭的一下子,落在了少年的掌心里,被少年捏住了一边翅膀,翅膀被扼制住,根本就拍不动了。

少年将禄小福捏到了眼前,说:“小蝴蝶,翅膀可不能乱扇动,若是让人知道你改变了时间,恐怕会招来大祸患的。”

“啊?”禄小福瞪着近在眼前的少年,有些个吃惊。

少年“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说几句话仿佛就要断气一样,难受的厉害。

他一松手,将禄小福放在了榻边,说:“你走罢,我们本属同族,虽然以前不得相见一面。但这世上,恐怕再无我们的同类。我的翅膀已经断了,再也飞不起来,我又怎么忍心折断同族的翅膀,复原自己呢?你快走罢。”

扑簌簌,禄小福没了制约,立刻飞了起来,不过他才飞了两下,瞬间落地,一阵光芒乍现,从小蝴蝶就变成两人行。

少年本来是俯视着禄小福的,此时变成了仰视。

少年笑了,说:“原来你也有些道行了,我还以为是只小笨蝶,这么轻易便被人给抓了去。”

“你是……”禄小福都没空搭理少年骂自己笨了,上下打量了好几眼少年,说:“你说你和我一样?”

“怎么?”少年说:“还真是一只小笨蝶,你看不出我们是同族的吗?”

禄小福是真的看不出,这少年横看竖看都是正常人,怎么能瞧出他是只蝴蝶的?奇奇怪怪。

不过禄小福的重点不在此处,说:“你真的跟我一样,那你见过一个穿着白衣,长得很好看,像世外高人,谪仙降世一样的人吗?”

禄小福按照顾临洲的模样叙述着,滔滔不绝的讲着,他每说一句,少年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之前方衍曾经说过,那些被吸食了三魂七魄的百姓身上,都粘有鳞粉。禄小福怀疑,顾焚找到了另外一只和自己类似的蝴蝶作为药引子。

而此时此刻,禄小福便看到了一只和自己一样的蝴蝶妖。

少年不确定的看着禄小福,说:“你如何认识那个人?”

“我……”禄小福才要开口,外面突然传来了巨响声。

轰隆一声,好像天都要掉在了地上。

“小福?!”

禄小福才要问怎么回事,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不是顾临洲的声音还能是谁的?

顾临洲方衍和何齐乐,发现禄小福不见了,自然要四处去寻他。刚才外面的风铃声,便是顾临洲触动了屋外的机关。

男子出去阻拦顾临洲,不过却不是顾临洲和方衍的对手,被打的节节败退。

男子捂着胸口退了进来,急急匆匆道:“走,快走,那个人找来了,你先走,我拖住他们。”

男子想让少年先离开,不过他话都没说完,已经有三个人迈进了屋里。

禄小福一看,果不其然,不是顾临洲也没别人了。

禄小福兴高采烈起来,立刻跑过去,说:“顾临洲!我在这里呢!”

禄小福高兴的跑过去,有人竟然比他还高兴,一把就将禄小福搂在了怀中,抱得死紧。

顾临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抱住禄小福,感觉自己心跳这才慢慢平复下来,说:“你这笨蛋,怎么突然就没了影,才离开我多久,便被人给抓了去,若不是我……”

他说到这里,话就断了,说:“算了,看你以后还敢乱跑。”

男子和少年看到顾临洲走进来,脸色全都变了好几变。

禄小福激动了半天,顾临洲竟然找过来救自己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来的,没想到还挺聪明的。

禄小福来不及问他怎么来的,赶紧说:“顾临洲,你看,他也是蝴蝶,好像和我一样,而且看你的眼神,不怎么友好。”

禄小福这么一说,顾临洲便明白了个大概。

怪不得刚才顾临洲方衍和何齐乐找过来的时候,有个男子突然冲出,见了他们跟见了杀父仇人一般,肯定是认错了。

顾临洲淡淡的说:“两位可能是认错了人。”

禄小福心说,恐怕这受伤的少年,便是顾焚抓到的小蝴蝶罢。不知道怎么回事,翅膀断了,还从顾焚手里逃了出来。如今因为顾焚和顾临洲太相似,所以把顾临洲认成了顾焚。

方衍不知是怎么回事,生气的说:“这两个大胆包天的,抢人抢到咱们头上来了,可让我们好找。跟他们废话什么,收了他们再说。”

“师叔。”顾临洲抬手阻拦。

禄小福赶忙说:“我觉得这是个误会,我们还是坐下来慢慢说罢。”

这边方衍是个暴脾气,那边掳劫了禄小福的男子也是个暴脾气。

男子立刻指着顾临洲的鼻子,说:“我们也不想和你废话,长得人模狗样,其实不过是个三界败类。今日我们犯在你手里,你也却别得意,就算是拼死,我也不会让你将他抢走的,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好好的。”

“诶呦喂。”方衍怒极反笑,说:“这大言不惭的小儿,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鱼死网破。”

禄小福着实头疼,忍不住拍了拍何齐乐的肩膀,说:“乐乐,帮个忙,把你吃多了的主人,带到一边去好吗?”

何齐乐乖巧极了,立刻点头,然后拉住了方衍的手腕就往外走,说:“去……去外面。”

方衍不干了,说:“乐乐!我是你主人啊,你怎么都听那小蝴蝶的,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我……”

方衍委委屈屈,结果被何齐乐回头瞪了一眼,只好闭上嘴巴,被拽出了房间去。

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男子少年和禄小福顾临洲四个人。

禄小福立刻开口说:“他叫顾临洲,不是伤你们的人。我觉得这其中有个大误会,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喜欢[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无限求生在星辰中浪[星际]我开动物园那些年龙图案卷集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快穿之娇妻SCI谜案集(第二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SCI谜案集(第一部)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SCI谜案集(第三部)一朝成为死太监心有猛虎嗅蔷薇道医异界领主生活璃妆猎梦录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小甜饼无限建城[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地府全球购[快穿]小白脸[穿书]黑化圣骑士
完本推荐: 永安调全文阅读小可爱,放学别走全文阅读吻痣全文阅读你多哄着我全文阅读第一科举辅导师!全文阅读破云全文阅读北城天街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他来时有曙光全文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阅读商户娇女不当妾全文阅读想飞升就谈恋爱全文阅读大帝姬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女主都和男二HE全文阅读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十二点的辛德瑞拉全文阅读奈何只钟情于你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超神机械师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北宋大丈夫数风流人物斗武乾坤吕基之封神西游伏天氏楚氏赘婿重生似水青春北风疾猛卒重生校园做学霸绝代名师超感应假说穹顶之上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心有明月光赘婿主播求你别秀了仙师无敌替天行盗天下第九赝太子快穿反派不好哄太初锦绣弃妻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大道朝天金凤华庭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