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木香记 >> 第90章可算是生了!

第90章可算是生了!

七叔和红梅姐定亲的新鲜事,一直传到年根底下,成为人们过年时欣羡不已的谈资。

第一件就是红梅姐和七叔的喜服,唉哟哟,月湾县的百姓第一次见到贴金箔的衣裳,那牡丹花牡丹纹那样的精致体面,大家伙儿可是开了眼界,直羡慕的一堆女人念叨起来没完没了,都说红梅姐有福气,穿得这样的体面衣裳。

第二件就是红梅姐请的舞龙舞狮杂耍百戏,七叔力求低调,红梅姐可不是这样性情,她老人家自打三十上死了头一个男人,心心念念的就是再找个伴儿,这找了七八年才找到裴七叔这样样合适的,红梅姐心里的喜悦就甭提了,拿七叔的钱请的这些班子,在月湾县连耍三天!而且,红梅姐要面子,她不说是自己请的,非带着七叔说是七叔请的!

月湾县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四邻八乡凡听说月湾县有杂耍百戏且家里没事情有空闲的都来了,还有从旁的县过来看杂耍百戏的人哪。原本冬天清淡的食宿小摊生意紧跟着就热闹起来,什么粘糖人儿的、烤肉串儿、烙肉饼、卖蜜饯、卖头花、热奶茶、热汤饼的摊子,都支了出来。

县中竟是连清淡的客栈生意也都一起做了起来,只要有人气,便不缺生意。

裴如玉让衙役们维持好治安,卫生巡逻员管好卫生事情,旁的事并不多加插手。思量片刻,裴县尊还拿出钱来,让这些舞龙舞狮百戏杂耍多耍上半月,一直耍到腊月二十八再散,主要人家也要回家过年,年后正月十三再来,一直过了灯节。

裴县尊就这样把这些人年后的生意也定下了,这些人自是欢喜不尽,颇是卖力。

已定过了明路,定下亲事的红梅姐更加大方的出现在七叔的药铺子里,现在红梅姐不管布铺的事了,她在药铺帮忙,每天出入多少药材,红梅姐管账,同时接管七叔的饮食起居,每天中午什么时辰吃饭休息,什么时辰为人诊病,都要红梅姐说了算。

七叔也放下往年心事,每当看到红梅姐鬓间的一对金光闪耀的金雀步摇钗,七叔就会露出由衷的笑意,简直什么事都依着红梅姐。

就是吧,红梅姐有些喜新厌旧,原本在药铺帮忙的,没帮三天半就跑去看百戏杂耍了。

七叔看向柜台里记账的伙计,有些想念红梅姐在药铺的时光了,红梅姐并不吵人,偶然一个抬头一回首有红梅姐在,七叔就有说不出的安心。

白木香也爱看杂耍,跟她娘坐大帐里最好的位子,带着余太太、汤太太、赵太太几个,每人跟着一个小火炉一张圆几,上头摆着各色零嘴儿,边吃边看,还有丫环们供应热奶茶,可舒适惬意啦。

裴县尊则带着余主簿汤巡检赵巡检几个巡视县中治安,但有斗殴闹事的,就拉到县衙解决一下,余主簿笑,“她们可是乐呵了。”

裴县尊道,“妇道人家也忙一年了,让她们歇一歇,乐一乐。”

汤赵两位巡检想的都是:俺们也忙一年了啊!

因裴县尊疼媳妇,县尊太太成了县里太太奶奶们小团体的头头儿,这些妇道人家可会乐了。就是以往在家里大王一样的汤巡检,近来都不敢对媳妇大喊大叫了。

红梅姐对于女婿继续多雇这些杂耍班子半个月的事也很满意,自作多情的认为这是女婿在孝顺她这丈母娘。杂耍班子成天在县里热闹着,吸引了四面八方的人过来观赏,尤其县衙特特支出热水摊子,大家渴了若不想花银钱买奶茶汤水,可以免费喝一碗热水,颇得百姓赞誉。

商人们嗅觉最灵,哪怕月湾县许多百姓做生意的时间尚短,如今县人来客往,也都知道支出摊子来张罗买卖。更有些外县的货郎,也挑着担子、赶着骡车过来月湾,有没有生意也能过来看耍百戏。还有些心眼灵动的干脆做起大车载人的车马生意,离月湾到远的村落县镇,花上一两个铜板或是给些东西,就赶着驴骡马车拉脚,也能赚些。提前在月湾县进城门前下车,空车进县并不收取入城费用。待进了城,大家伙再上车,三五成群的往各自要去的地方去。

有县中差人同县尊大人反应这事,县尊大人一笑了之,并不计较。

裴县尊专门划定了在外摆摊子的地方,每天交些费用,就可支在街上做生意,热闹如同庙会。尤其许多村镇地方,采购不便,平时多是靠货郎来往买些针头线脑,如今来了月湾县,见着心仪的物件,尤其新年在即,看杂耍的同时总要买一两件的。

当然也难免感慨一两句:月湾县如今可真好啊!卖货的这样多,买东西如此方便。

白木香也说了,去岁作坊里一直忙到腊月二十八,今年二十三就放假,想看百戏杂耍的都可以去玩儿几天。这些女工每月都是能自己挣钱的,不论平时再如何勤俭节约,自己能挣钱的人,花钱的时候总是更加爽快的。连王凤都拿私房给侄子侄女们一人买了一包上等饴糖,送了兄长一双舍不得买的羊毛靴,嫂子一根银簪。

今年王家遭了劫难,那些当初帮她出头的族人,王凤不管是带一包茶还是一块布,趁着年下,都过去族人那里走了一遭。她一向胆小懦弱的性子,似乎也有了些微的改变。

只是仍是胆小,王凤心里很感激县尊太太,知道当初是县尊太太护着她,她才没叫杨家人欺负了。王凤买了两条大头鱼,想来县尊太太这里拜年,一个人不敢,还是跟她嫂子一道来的。白木香笑着叮嘱她几句安心过日子的话,知道王凤自打与杨家撕扯清楚,县里就不少人家打听她,毕竟王凤岁数不大,虽嫁过一次人,在北疆却是不讲究这些的。她在作坊织布,因她手巧肯干,拿的工钱也只差崔莹一线,而且,她出名的是老实性情,王凤如今在月湾县,相中她的人比相中崔莹的都多。崔莹精明能干,可也是出名的要强厉害,等闲人家还得担心娶了她儿子受欺负,王凤就无此担忧了,性情柔顺会挣钱,妥妥的贤内助。

提前过来的还有乌伊县的林主簿,乌伊县里学技术的女孩子要接回去过年了,另则还有一批先时定好的纺车也要带回县里安装,林主簿还盛情难却的请了位木匠师傅一并跟着过去。木匠原想派个徒弟去便好,林主簿却是个办事妥帖的,死活请了师傅跟着一起去乌伊县,不然这些个纺车部件,要是装不对可怎生是好?

这些女孩子们的工钱,白木香都照工结算,年底的年货也是一人一份提前发了,等同与自己作坊的女工一样看待。倘不是这些女孩子都是带着县里学技术的希望来的,有几人心里是很愿意留在月湾县继续做工的。不用喂牛喂羊,不用照顾弟妹,不用烧火做饭收拾家务,不用活儿一点没少干,吃饭时却要将好吃食先让给兄弟们,每月能挣到工钱,三餐比家里还好,冬天烧着炕笼着炭火,一点儿不冷,一点儿罪都不受,真是,比在家里好太多了。虽然不是月湾县的人,不能长长久久的留在月湾,等回了家,她还要继续织布,继续挣钱。

裴如玉拆开董大人的信,给董大人写了回信,林主簿便带着人带着纺车带着木匠师傅们,载着全县的希望回乌伊县去了。

新年匆匆而至,白文崔凌一众伙计也都从新伊回家过年,今年包饺子做年夜饭比去年更有滋味儿,一对老的正是情浓意蜜之时,一对小的说着即将出生的孩子的事。裴如玉打听了三乡五里最有名的接生妇人,打算再到新伊城请个有名产婆。

裴七叔私下很赞同侄子的做法,裴如玉是裴家嫡长孙,木香肚子里这个,是曾孙辈的第一人,再如何谨慎都不为过。裴如玉担心妻子紧张,请产婆的事私下让白文办的,没有跟妻子说。

年下到城隍庙给祖宗烧香时,裴如玉准备了很虔诚的猪牛羊大祭,请祖宗保佑妻子明年生产顺利。

白木香的孕期一直很稳定,四个月时微微能感觉到孩子的胎动,如今月份足了,有时晚上都能从肚皮上看出一鼓一鼓的,尤其裴如玉的手覆在妻子的肚皮上时,孩子会动的格外,木香能感觉到孩子很健康,正月十五灯节的时候,白木香还特意买了好几盏冰灯挂在院中,算着这孩子约摸是三月初的产期。倒是裴如玉这位准父亲,从二月初吃过素春卷,他就开始心神不宁,每天早上去衙门处理公务,中间总要回来个三五遭看媳妇。

两位早早被裴县尊花大价钱接来的县里安置的产婆都觉了好笑,想着这离生产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县尊大人再急着抱儿子,也不能替县尊太太生啊。

待过了三月初预产的日子,白木香一点动静都没有,两个产婆就开始有些急了。头一胎倒不是没有晚些的,只是看县尊太太这样,一丁点儿要生的意思都没有,裴七叔专门给诊了脉,也只能诊出胎相稳固,诊不出为什么还不生产!

两位产婆各自进行了不同的催生迷信活动,裴县尊更是急的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孩子越发活泼,只要摸着妻子的肚皮,小家伙就像要跟你玩儿似的动来动去,裴县尊暗暗发狠想着臭小子你再不出来,等你出来看不打你屁股!

唯李红梅白木香这对母女淡定,李红梅吃着糖渍青梅说,“我当时生木香就这样,到了生产的日子都没动静,一家子急的不行,独我们老太爷最有见识,老太爷说这没动静就是还没到时辰,这讲究的孩子都有下生时辰管着哪。果然多等半个月才生的木香,生产时顺利的不得了。”

白木香虽则对早逝的祖父没啥印象,但对祖父的观点是很认可的,她也认为,她儿子这是没到时辰哪。至于为什么是儿子,白木香吃了多少家里没兄弟的亏,当初家里青砖大瓦房都险些被人抢走,白木香就盼着第一胎生儿子!

裴秀不负她娘所望,三月二十三一大早,白木香正扶着肚子在院里刷牙,突然肚子就一阵抽疼,白木香“哎哟”一声,裴如玉手里刷牙子茶盅子咣当一丢,嘴上一圈白色牙粉沫扶住妻子,连声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白木香勉强撑着漱了漱嘴,皱着眉毛小声吸气,“我这肚子疼,一抽一抽的疼。”

裴如玉大吼一声,“岳母!我媳妇要生了!”小圆小雀年轻腿快,一个从厨房一个从屋里都跑了出来,一个先接了大奶奶手里的刷牙子和茶盅子,一个帮着大爷扶着大奶奶进屋,白木香肚子疼的炕都上不了,裴如玉俯身一臂绕过她的膝弯,稳稳的将人打横就抱了上去,见妻子疼的脑门儿冒汗,连忙拿帕子给她擦,又使唤小圆小雀,“把产婆叫来!”

李红梅跑来时,慌忙的颈间的扣子都没系好,摸着闺女的肚子问,“是怎么样的疼?”

“一抽一抽的疼。”

“这是要生了。”李红梅打发小福去厨下烧热水,再煮六个鸡蛋过来,对女婿道,“这别急,这是刚发作,且得等会儿!”

裴如玉哪儿能不急,裴如玉急的脑门一起冒汗,脸跟白木香一样色儿了。一时,两个产婆赶过来,问过情况也是说要等会才能生,她们都是有经验的产婆,安慰裴县尊说,“早上发动,晚上生出来就是俐落的。”

裴县尊脸唰的惨白,“要疼一天!”

白木香紧紧的抓住丈夫的手,冷汗打湿发丝鬓角,勉强说,“我也,也不是很疼。”

“你别说话,好好躺着,我就在这儿守着你。”裴如玉大口喘息,说话声音都带着惊惧的颤栗,李红梅生怕女婿一个不好厥过去,好在裴七叔听到信儿来的很快,裴如玉连忙说,“七叔你给木香诊一诊,她疼的厉害。”

裴七叔更见不得这生产之事,他的母亲妻子都是难产而亡,进屋时脚步都是踉跄的,整个人一接触屋内生产时的紧张气氛便摇摇欲坠,那副没用的样儿,真是叔侄俩如出一辙。李红梅把叔侄俩往外打发,“你七叔也不懂生孩子的事,生孩子没有不疼的,都出去,你俩在这儿就是跟着添乱!”

裴七叔裴如玉踉踉跄跄的被撵出屋,李红梅守着闺女,喂闺女吃了六个煮鸡蛋长力气,白木香疼的脸色惨白,外面裴氏叔侄等的焦心切肺,结果,直待太阳老高,过了午时,白木香突然没事儿了,她一点儿不疼了,下炕遛达两圈,完全没了要生产的意思。

见多识广的产婆说,这样的情况也是有的,只是不常见。不过,大奶奶的产期也近了,就在这几日。

裴县尊委实受不了这种煎熬,第二天寻个空当神秘兮兮的往刚修好的平安寺里烧了柱高香,请菩萨保佑他媳妇平安生产,不知是不是这香格外灵验,三天后,白木香依旧是早上抽疼了一下,因立刻就不疼了,她并未在意,上回要生未生把裴如玉吓的不轻。白木香自己没啥,主要看裴如玉近来黑眼圈儿都出来了,担心她这肚子,她便没说。待用过早饭,又疼了一下,也是立刻便好了。临近中午,疼了第三回,半个时辰未到,白木香裤管一湿,她有种强烈的直觉:这回,她是真的要生了!

自从白木香产期将近,李红梅就没再出门,也少让闺女出去,就是觉着闷想遛达,在院儿里走走就罢。裴如玉刚从县衙回来险些撞倒要跑去给他报信儿的小圆,小圆满脸焦急还未出口,裴如玉嗖的就跑屋里去了。

白木香咬着块白棉布,汗珠铺了满脸,鬓发被冷汗浸透,整个人似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一声几近痛苦的闷哼传入裴如玉耳际,裴如玉脚下一软,伸手捏住门框才没有摔倒,接着就听产婆一声欢呼,“生了生了!”继而啪啪两声,孩子的哭啼声穿透屋顶,远远的传到更高处的苍穹。裴如玉只觉浑身脱力,手掌顺着门框一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可算是生了!

喜欢木香记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木香记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木香记最新章节 - 木香记全文阅读 - 木香记txt下载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木香记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宝玉奋斗记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紫极天下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当不成主角的我只好跑龙套了![综]重生之宿敌狂医废材妃至尊兽皇,榻上撩!媵宠反派有话说[重生]旁观霸气侧漏逆天神医妃江湖遍地是奇葩九霄向师祖献上咸鱼我有药啊[系统]神医弃女顷洛惊华掌中妖夫灵媒贵宠娇女白氏药庐敌敌畏纪事有琴何须剑收到了宿敌的组队邀请怎么破美人记
完本推荐: 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阅读不乖全文阅读名门闺秀与农夫全文阅读撩火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一禽定音全文阅读王者重临(电竞)全文阅读还珠之凤凰重生全文阅读掌心宠爱全文阅读草莓印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祸妃全文阅读春暖香浓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婚后霸占娇妻全文阅读倾城小佳人全文阅读穿书之舌灿莲花全文阅读将军影后的圈粉日常全文阅读放肆全文阅读天潢贵胄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猛卒重生九零逆袭娇妻重生校园做学霸万古剑神攻略小社会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嫁入豪门77天后乘龙佳婿夫人每天都在作妖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我是董卓之子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纨绔天医王者时刻放肆[娱乐圈]我!大唐头最铁的皇子我家爹娘超凶的书穿女配很低调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觅仙道栖梧潸潸映弦月盖世双谐惹威风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冥界美人手札来自地狱的男人异界铁血商途

木香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木香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木香记txt下载手机版 - 石头与水的全部小说 - 木香记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