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国色 >> 第95章

刘楠看到郭质,等不及他将礼行完,就道:“阿质,且快落座,我们有些事情想与你商议!”

虽说当了太子之后稳重许多,但刘楠平日里依旧不失爽朗疏阔,眼下这般慎重严肃的态度,至少郭质还未曾见过。

“阿弘,你与郭议郎说罢?”丰王刘槿的长相不算出色,可以说刘远与张氏的缺点在他身上都有体现,不若他的姐妹那般漂亮,但因他气质温和,略显腼腆,这种缺陷反倒成了不显眼的瑕疵,虽然存在感比较低,但谦和有礼,与世无争的性格连朝中大臣都颇有好感,这样一个人将来就算到地方上去,肯定也不会是那种嚣张跋扈,欺压百姓的诸侯王。

宋弘道:“郭议郎可知郭陶联姻之事?”

郭质道:“已听家父提过。”

宋弘问:“未知郭议郎意下如何?”

郭质被他这一问给问糊涂了,若说宋弘赞成此事,这么问未免奇怪,若说不赞成……此事木已成舟,就算他们不赞成,又于事何补?

刘楠也在这里,想来宋弘问这个问题,不会是只为了逗弄他取乐,是以郭质想了想,实话实说:“我并不赞同。”

宋弘点点头:“先时我在母亲那里,无意中听到,此事是她向陛下求来的。”

陶家与郭家贯来并无交情,而且先前巫蛊案种种事情,虽然在郭质他们眼中,这位陶夫人城府不可谓不深,但实际上也正是因为陶氏一向低调,据说连皇帝有意立她为后,她也坚决推辞了,理由便是太子已立,若是她当了皇后,难免底下会有人趁机兴风作浪,投机取巧,到时候朝中不宁等于天下不宁,就不是社稷之福了。

连皇后都不愿意当,这样的高风亮节,连朝中大臣都有所耳闻,皇帝又有什么理由不信任她?后宫的女人来来往往,陶氏不是以美色取胜,甚至皇帝新近宠爱的也不是她,但她始终在后宫占了一席之地,又得皇帝如此爱重,凭的自然不仅仅是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

是以郭质他们虽然怀疑陶氏,却因为暂时还找不到任何证据,怀疑终究也只能停留在怀疑上。

现在陶夫人提出想为娘家侄女求一门好亲事,郭家二子年纪相当,又是名门出身,俊俏优秀,不逊于郭质,自然是一个上好佳婿,这样合情合理的请求,刘远自然没有理由不答应。

郭质听闻此事,先是皱眉,继而转念一想,心中疑窦越滚越大,以至于整个人一时沉默下来,再无言语。

在郭质与刘桢的婚期定下来之后,这桩婚事就已经算是板上钉钉了,将来郭质成了太子的妹婿,郭家再怎么中立,也不可能隔开这层密切的关系,所以依照郭质对父亲的了解,郭殊接到皇帝的这个赐婚,就算不能反对,也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轻而易举就接受了,一点心理反弹都没有。

前几日父子争执记忆犹新,郭质清晰地记得,父亲不仅没有怨言,还反过来教训他,说他不应该只顾自己的利益,不顾家族的利益。

现在仔细想想,难道跟陶家联姻,就符合郭家的利益了?假使将来陶氏真的获罪,那娶了陶家女的二弟乃至郭家,还能指望置身事外不成?

以父亲的手段心思,难道就连这点都看不透?

想及此,郭质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鼻尖上也沁出了冷汗。

刘楠等人自然也察觉出他的异样:“阿质,你可是身体不适?”

“不……可能只是走得太快,有点热。”郭质很快镇定下来,露出的笑容也与平日一般无二。

刘楠放下心来,也没有多想,转头对宋弘道:“阿弘,你可还听到了什么?”

宋弘摇摇头:“那时阿母见我来了,便不再多说。本来子不言母过,我本不该将此事与你们说,但张皇后之事……”他看了刘槿一眼,叹息道:“我与丰王自幼性情相投,虽伴随殿下左右,但却亲如兄弟……”

刘槿却是一反平日的温和,想也不想就打断他:“什么亲如兄弟,你就是我的兄弟!”

“是。”宋弘眼底浮现出温暖笑意,顺着他的话道:“或许你们并不了解,但我阿母做事,向来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想提前将此事告知你们,也好让你们心里有数,至于将来如此,我只想请太子答应我一个请求。”

刘楠道:“你讲。”

“巫蛊一案,我本不知情,但如今想来,母亲在其中起的作用只怕不小,我虽为人子,却实在不能赞同她的所作所为。将来若是有朝一日,阿母犯下大错,只要不是谋逆大罪,还求太子饶我阿母与幼弟一命。若是涉及大逆不道之罪……”宋弘顿了顿,苦笑道:“我阿弟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更不可能以身犯法,还求太子看在我以此事相告的份上,高抬贵手。”

实际上宋弘这个消息的用处并不大,仅仅是提醒了刘楠他们,陶夫人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不过宋弘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那就是不管母亲想要做什么,他是绝对不赞成,而且不会站在母亲那一边的。

宋弘自小跟陶夫人就不亲近,反倒是与刘槿更像亲兄弟,此事刘楠也是知道的,更兼他此时脸上流露出真真切切的痛苦挣扎之色,刘楠看在眼里,也颇为同情,觉得他实在是难做。

刘楠道:“阿弘多虑了,就算将来有个万一,阿父要追究你等罪责,我也会尽力求情,以免牵连无辜。”

刘槿也握住他的手恳切道:“阿弘,你放心罢,有我大兄在,定不会有事的,阿母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你!”

宋弘定了定神,朝刘槿感激一笑,又道:“不瞒诸位,我还有一事相告。为陛下进献丹药的那名方士,祖上曾以精通仙术闻名,被韩国国君奉若上卿,后来韩国为秦所灭,闲杂人等四散奔离,此人也不知去向,相传早已成仙,如今这个王节,正是当年备受韩君青睐的方士之孙。”

刘楠点点头:“此事我也知道,难道他的身世有假?”

现在帮皇帝炼丹的术士叫王节,此前曾被刘桢赶出宫,但刘远现在已经离不开他所炼的丹药了,所以又将人给请回来,刘楠曾经细查过此人,发现他的身世并无可疑之处,也确确实实是在地方上颇有名气,再由颍川郡守举荐上来的。

但凡这种方士想要骗人,尤其还要骗皇帝,自然要将身世编造得神乎其神,越玄越好,刘桢和刘远能想到的事,刘远当然也不可能没有想到,在用王节之前,他早就派人将王节的身世调查得清清楚楚,也正是这一段来历,才更加取信了皇帝,让他觉得这人是有真才实学的。

而且丹药的害处,刘桢单凭一张嘴也说不清楚,它的后遗症与副作用,没有个几年是体现不出来的,用药之人最直观的反应就是睡觉睡得更香了,精神也更好了,简直身轻如燕,原本人到中年应该有的毛病通通都不见了,刘远每天除了处理政事,闲时还能跟美人调情亲热,连带思维也变得更加敏锐了,这些都是肉眼和身体能够看到,感觉到的变化,所以他自然认可王节。

就连刘楠,也觉得丹药虽然不好,但未必像刘桢说的那样可怕,他对这名方士的反感,更多来源于对方玄乎其玄的来历。

宋弘摇头:“他的身份货真价实,确实没有弄虚作假,其祖也确实曾为韩国国君所重,后来因战火而不知所踪,王节宣称其祖得上天所授神术,又传于其父之后方才成仙,此事却查无实证,自然想怎么说都由得他了。”

说到这里,他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但我却知道,他最初是由谁所荐。”

郭质和刘楠反应不算慢,立时就脱口而出:“韩氏?”

谁知宋弘却摇摇头:“非也,是韩国公主子尹。”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意料,刘楠和郭质等人没听过韩氏上课,但如果刘桢或刘婉在这里的话,她们一定马上就知道这位子尹是何方神圣。

昔年韩国被灭,公主贵女们被掳至秦王宫,公主子尹就是其中之一,后来她们自然就成了秦王的禁脔,生死不得离,等到刘远成为秦王宫的主人时,这些人大都韶华已逝,刘远也没有将她们赶走,只将她们集中安顿在一处,那些资历老又有些能耐的,就挑出来充任教导宫女之责。

因为韩氏的缘故,这位前韩公主自然也就不需要再待在秦王宫的一角凄清等死,而与韩氏的妹妹一起,住在宽敞明亮的宫室里。

后来因为韩氏之故,刘远偶尔也能见到这位韩国公主,公主美貌不再,刘远当然不可能看上她,只是她昔年身份尊贵,从韩王宫辗转到咸阳宫,也经历了不少宫闱秘事,刘远偶尔将她招到身边,倒是乐于听她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逸闻,也正是从子尹口中,刘远听说了颍川郡当年曾有一位颇负盛名的神仙,他好奇心之下,又循着神仙之名派人探访,果然就由颍川郡守进献了“神仙”后人王节。

加上这王节本身又能说会道,于炼丹上确实是有几分能耐的,能得皇帝的看重,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有鉴于子尹与韩氏的关系,而韩氏又深为张皇后信重,刘楠与郭质一听之下,难免就会想到张氏身上去,但再仔细一想,这又是不太可能的。

以张氏的为人,根本想不到这种环环相扣,极为缜密,又令人无迹可寻的方法,就算她想到了,只怕也没胆子做。

刘楠就问:“恕我直言,子尹与陶夫人是否有所往来?”

宋弘既已摆明车马不愿掺合到陶夫人的事情之中,甚至隐隐表明倾向太子一系,刘楠问起许多事情来,自然也就少了顾忌。

宋弘道:“这我倒是不知,但自张皇后去后,我入宫向阿母问安时,偶尔会看见韩氏。听说皇后死后,皇后宫中一干人等因牵涉巫蛊案而悉数被杀,唯有韩傅姆因昔年教导公主有功得免,她原本是要被遣出宫的,幸得阿母为她求情,将她留了下来,如今韩傅姆偶尔会过来找阿母闲聊叙话。”

听到这里,刘楠也不由得对这位陶夫人叹服不已。

若是此事当真与她有关,那可真是算无遗策了:

先是通过韩氏让子尹在皇帝面前提到王节的名头,让皇帝对此人上了心,再由皇帝自己通过地方官去寻访,得知王节果然是一位“神仙中人”,由头到尾顺理成章,就算将来出了什么事,也绝对牵扯不到陶氏自己头上去。

此等心智,就是一百个张氏也不会是对手啊!

宋弘拱手道:“此事无凭无据,我在人前议论母亲是非已是大不孝,我姑妄言之,太子便姑且听之罢。”

刘楠诚挚回以一礼:“大恩不言谢,此事极为重要,我回去便让人细查。”

以刘楠的太子身份,久留难免惹人注目,他现在一举一动都要小心翼翼,才不会授人把柄,是以小坐片刻,将要事说完,就起身告辞了,郭质自然也跟着离开。

等出了同乐殿,刘楠就关心道:“阿质,我看你方才一直没说话,可是有什么心事?”

郭质摇摇头:“我没事。”

顿了顿,觉得这句话好像有点苍白无力,他又加了一句:“我只是想阿桢了。”

刘楠无语:“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你也不必说得如此直白罢,我看你们成婚之后,也无须指望什么举案齐眉了,你定会是对她言听计从的!”

郭质做了个鬼脸:“她可是你亲妹妹,你这番话若是让她知道了,她会如何?”

刘楠豪气干云:“大丈夫顶天立地,何惧一个小女子!不过,”他话锋一转,“若是你不说,她当然不会知道,堂堂儿郎总向小女子低头,成何体统!”

郭质哼笑:“说白了你就是怕她罢,堂堂太子连一个小女子都怕,成何体统!”

刘楠:“你就气我罢!”

二人一边斗嘴,在前方岔口便道别分头而走了,刘楠住在宫里,而郭质自然是要往外走的。

刚背过身,郭质脸上的笑容就消失无踪了。

郭家没了主母,如今府中上下的庶务,皆由郭殊的母亲,也就是郭质的大母在主持。老人家上了年纪,精力不济,自然不可能像姚氏在世时那般将许多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规矩也随之宽松了许多。

起码就像现在,作为郭家重地之一,郭殊的书房,原本是不让任何人进去的,时值月上中天,门口当值的仆从也有些倦意了,不多一时便相继打起瞌睡来。

但是困倦归困倦,他不至于连有人走过来打开门都还没发觉。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他先是心头一紧,继而清醒过来。

然后就看见站在他身前的郭质。

“大,大郎!”那名仆从先是担心自己懈怠的模样被主家瞧见,心中一片慌乱,其次才想起自己守在这里的职责。“大郎,主人早就交代过,这里不能进……”

郭质道:“阿父让我进去拿点书简,不妨事的,你继续守着罢,你尽忠职守,这样很好,明日我自会告知阿父对你加以褒奖的。”

那仆从脑袋里迷迷糊糊的,也没转过弯来,闻言就道:“多谢大郎!”

再一看,郭质已经进去了。

仆从挠挠头,也没再多想,顺手还体贴地将房门关上,继续站在门口打瞌睡。

这房间里密密麻麻堆满了书简,各种典籍不一而足,也有家主郭殊多年来与友人的来往信件,但为了让主人家能够第一时间找到自己需要的那一份,每堆竹简上面都用竹笏注明挂于墙上。

郭质匆匆一瞥,将标注“信”的那一堆竹简一一翻出来查看,他一目十行,动作迅速,但很快脸上就露出失望的神情。

不得已,他又伸手去翻其它竹简,找了许久,却都没有找到自己想看到的内容。

他的目光在房间中四下游移,最后终于在低矮的书案那里停住。

书案下面堆放着一些小书简,上面同样也是,中间还空了一块地方出来,一卷书简摊开一半,郭质趋前一看,发现他父亲正在手抄韩非子的著作,不过显然还没有写完,堪堪写了一半。

这也没什么出奇的,他不感兴趣地移开目光,随手抽出旁边最下面一卷毫不起眼的书简,漫不经心地打开一半。

忽然之间,他的眼睛微微睁大,视线随即凝固了。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郭质心头一突,立时回过头,却见郭殊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阿父。”郭质若无其事地放下书简,回身拱手道。

“我不是下了严令,禁止任何人进这个屋子吗?”郭殊反问,语气严厉。

“我只是刚好想看韩非子的著作,偏生今日出宫晚了,我自己屋里又没有,便想着到阿父这里来找找。”郭质笑道。

郭殊却断然不会被他如此容易地蒙混过关,他眼睛一扫,就已经有了答案。

“你都看见了什么?”

面对父亲明若观火的神情,郭质不敢再希冀自己拙劣的谎言能够让对方相信,索性实话实说:“我看见了你与安太常的来往信件。”

“喔?”郭殊挑了挑眉,冷静地等他继续说下去。

看到父亲这种反应,郭质很不舒服,心中隐隐有种感觉,自己在宫里就害怕的猜测,也许是事实。

他终于将疑问问了出来:“敢问阿父,安太常是否欲行不轨之事?”

郭殊竟然没有否认:“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郭质:“若是,郭家自然要与他划清界限,何以阿父明明知道……还与他书信往来?”

郭质:“你先坐下。”

屋子早已关上,屋内没有点灯,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洒了一地的银辉,并不让人觉得晦暗。

但明明是初夏时节,郭质却怎么都觉得有些冷意。

见儿子抿紧了唇跪坐下来,强忍住发问的欲望,郭殊也不着急,先问:“你对郭家如何看?”

郭质:“位比王侯,富贵已极。”

郭殊:“何为富贵?”

郭质:“难道郭家如今还不算富贵?”

郭殊:“富贵有三种:一是富贵一世,不能荫庇后世子孙;二是富贵三代,三代之后,要么没落,要么获罪,总归不过百年;三是延绵数百载,终成世家。”

郭质:“跟随陛下起事之前,郭家在陈县就已是世家。”

郭殊:“彼时充其量也不过是乡野大族,何能与如今相比?可即便是如今,你说错了,郭家也未算富贵已极,想我早早就举族来附,奉上过半家财,资助当今天子,有郭家珠玉在前,其时颍川周围大族方才放下心皆来依附,使他名望逐渐远播,否则他当日还是默默无闻的颍川郡守,又有何等资望逐鹿天下?然而待得天下大定,分封诸侯大臣,连房若华这等前秦旧吏,只因守了三年的城,便得了一个乡侯的爵位,连姬家那等反复无常的小人,也能位列九卿,而你阿父我,却不过是区区一个大司农,受封亭侯。”

郭质听得一颗心逐渐往下沉:“这便是阿父与安太常私通信件的缘由?安太常不安于位,难道阿父也跟着糊涂了?就算是,就算是最后安正得逞,难道阿父以为郭家还能比如今更进一步不成?郭家与公主联姻,以太子的仁厚,日后定然会厚待郭家,阿父何以至此?!”

郭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能当家作主,谁愿意屈从人下?陛下待郭家如何不公且不说,如今他服食丹药,对丞相太子不乏猜疑,长此以往,谁还能保证刘楠还能坐稳太子之位?”

郭质:“阿父明知我与长公主即将成婚,夫妻一体,阿父将我置于何地!”

郭殊:“此事本就不会影响你的婚事,只要你不说,你就依然是风风光光的驸马,将来若是事败,郭家充其量也就是从犯,只要有你与长公主的这一层关系在,陛下不会舍得将郭家斩尽杀绝的,否则你与长公主的夫妻之情也就到头了,若是事成,那就更好了,届时就是你提携公主,而非公主提携你了,你再不必在公主面前低声下气。要知道我做的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郭家。”

郭质闭了闭眼,他没有想到郭殊早就把一切都计算好了,脚踩两只船,将刘桢的价值,以及刘桢与他之间的关系利用到了极点。

他问:“阿父,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没等郭殊说,他又道:“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在宫中与陶夫人串通,先利用丹药腐蚀陛下,日久天长,陛下就是铜皮铁骨也熬不住,然后趁着陛下神智昏沉,怂恿他废太子,立陈王。再不济,直接让陛下像秦皇那样暴毙,效仿李斯赵高,扶幼废长,是也不是?”

郭殊不答。

郭质:“阿父可知,若我将你那封书信上交陛下,等待郭家的将是什么下场?”

郭殊:“你不会这么做的。若是你能眼睁睁看着你阿父,你弟弟,你大母他们去死,那你就去罢。”

看着平素诙谐风趣,万事不萦于心的儿子露出痛苦的神色,郭殊也有点不忍,但仍硬起心肠道:“阿质,你与公主的情谊,难道就深到了你肯为了她舍弃全家老少性命的地步了?”

“难道你以为你告发了为父之后,陛下还会让你们成婚吗?退一万步说,如今立国不过几载,所谓天子,几年前还是出身乡野的农夫,那些无知百姓不知道所谓祥瑞的来源,真以为天子是上天所授,难道你我还不知道吗?往前再推个几年,天下群雄逐鹿,谁人不能当皇帝?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

他每说一句,郭质的神情就越发沉默。

郭殊缓下语气:“这些道理,你仔细想一想,为父也不需你为难,你与公主成婚之后,自搬出去,过你等琴瑟和鸣的神仙日子便是,此事过不了几载就有分晓,用不着让你委屈太久的。”

郭质知道自己今天不表态,父亲是不可能放自己离开这里的。

“阿父,我心中很乱,请给我些时日想一想。”

突如其来接受这么多的讯息,不乱是不可能的,郭殊也再一次确定了自己的长子确实在这件大事上不是可以商量的对象,他的立场太亲近太子那一边了,保不好什么时候头脑一热就会跑去告密的。

“如此也好。”郭殊温言道,“那这几日你就在家中好好歇息罢,宫里那边我会替你告假的。”

郭质神色失落惘然,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喜欢国色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国色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国色最新章节 - 国色全文阅读 - 国色txt下载 - 梦溪石的全部小说 - 国色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娇医有毒海月明珠春暖香浓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权谋天下之摄政郡主家有悍妻怎么破王府宠妾宠后之路重生之贵女难求还珠之凤凰重生穿书之舌灿莲花红楼之禛情凝黛玩宋陆家小媳妇凤凰台重生之温婉桓容东陵帝凰医妃惊世冷王的穿越痞妃掌珠悍妃在上药仙春深日暖嫡狂之最强医妃
完本推荐: 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萌系血族全文阅读锦鲤小皇后全文阅读我失眠,你就温柔点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大触全文阅读壮妻全文阅读穿书之舌灿莲花全文阅读盘秦全文阅读绣色生香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再生之杨林全文阅读婀娜动人全文阅读四季锦全文阅读名门闺秀与农夫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自欢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凌天战尊武炼巅峰重生校园做学霸娘娘她总是不上进我能推演世界走向国民影帝太会撩万古神帝家有悍妻怎么破无垠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大医凌然重生嫡女悍妻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病娇毒妃狠绝色无敌小神农重生九零逆袭娇妻叶安临渊行特种兵之无敌兵王史上第一密探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顷洛惊华旱魃神探我的帝国无双农门娇俏小厨娘龙王大人是我夫寒门状元一见你我就想结婚金粉

国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国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国色txt下载手机版 - 梦溪石的全部小说 - 国色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