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 第352章 将她的甜香多留一会儿

第352章 将她的甜香多留一会儿

一阵夜风来,将她腰下的七重软烟罗吹散飞扬开去,如一朵夜色中翩然绽开的桃花,砰然触动了阮君庭心底的某一根神经。

这一瞬间,他所有紧绷的弦都被裙摆波动,炸响在心头,一片轩然滔天的兵荒马乱!

泉中的水浪高涨,他跃出,将人捞了,之后,两人一同深深沉入血染的水底。

女子骤然跌入尚带着冰碴的春水之中,有些惊慌,想要挣扎,却被他的一只手将双手牢牢反钳在了腰后。

随着冰凉的泉水涌入口中的,还有他滚烫的唇齿滋味。

她看不见他,却触碰得到他的发丝,感受到他手上的每一个骨节。

他不记得她,却从来没忘了她,无法克制的贪婪和痴迷,就像漂泊了四年的孤魂,终于找到了归宿

她放弃挣扎,在彻骨的寒凉中将自己交给这如火般灼烧的人,

他抱着她被冷泉浸得冰凉的身子,扯去自己冷硬沉重的战甲,卸去全部的戒备,再也不想压制这一日一夜间令人欲死的狂躁,就在这染满血的泉水中无情肆虐,不顾死活,仿佛只有如此,才能填平心中如深渊般的孤寂……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冰冷的泉水再凉也止不住他胸口那只团凤灼灼发热。

她什么都看不见,却准确找到了它的位置,用柔软的掌心与它牢牢贴合在一起,再然后,承受不得的狂暴,让她的手指骤然将他胸口抓破。

泪水,分不清是分别的相思或是重逢地狂喜,浸透黑色的丝带,又散逸在血色的水中。

幽深的春夜,桃花凌乱,飘落在水面,那水就打着转儿,与它流连,久久不愿分开。

……

天光渐亮时,桃林深处,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除了两汪清泉的流水声,还有……,在雅致的竹屋中,女子窝在阮君庭臂弯里均匀的呼吸声。

他睡不着,用手撑着额角,一直盯着身边这个女人。

许久许久,银发与雪白的锦被一同,覆在两人身上,又拖曳到地上,就像是他当年醒来时那皑皑的雪山。

她蒙在眼上的丝带,从始至终都没有摘下,到底为什么?

她不想知道他是谁,还是知道他是谁,所以才不敢看,不能看?

他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傻傻地盯着一个睡着的女人,不但看了这么久,而且,还会傻到去猜测她在想什么?

她的脸,是什么样子?

他的指尖,轻轻捏了丝带边缘,想要揭起来,看看她完整的模样。

可那手却被女子及时握住了。

“别看。”是凤乘鸾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阮君庭只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乖乖将手收了回来。

可是,她既然醒了,他又睡不着,而天色还早,那么……

锦被掀起,带动他长长的银发飞扬,之后,又如雪一般,将两人齐齐埋葬在了温柔乡中。

又一场绮梦,便到了日上三竿之时。

凤乘鸾开始有些不安。

她太贪恋他了,而留在这里的时间也太久了。

她想要离开,却又被他十指相扣,牢牢纠缠住。

阮君庭从被子里钻出头来,缠腻地用鼻尖轻碰她眼上的黑色丝带。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想问,就像个初经人事的少年,喜悦,迷恋,贪得无厌。

啪!

她一记响脆小耳光,抽在他脸上。

睡了这么久,你到现在才想起来问?

幸好昨晚来的是老子,若是换了别人,你是不是也照单全收?

打你一巴掌是轻的!

她趁他愣神的功夫,麻利下床,随手摸了件衣裳裹了自己,便逃了出去。

阮君庭坐在床上,一只手捂着脸颊,想要喊住她,告诉她,衣裳拿错了。

可却欲言又止,不如将错就错好了。

他的脸颊还是火辣辣的,心口扑通,扑通,一声又一声。

原来人心的跳动,是可以听得见的……

昨夜,他这颗垂死的心没有冻死在冰凉的冷泉之中,却反而如外面的桃林一般,绽开了无数的花骨朵儿!

守在外面的倦夜,见那女人一瘸一拐地逃了出去,满脸疑惑地进来,一抬眼,差点跌倒!

君上他,竟然在纱帐那一头,捂着脸傻笑!

上次见他笑,还是在摩天雪岭脚下。

过去的事,君上不记得,他也被下了封口令。

但他心中有数,君上自从离开太庸天水之后,就再也没有笑过。

阮君庭也发现了自己反常,立时将手从脸上拿下来,重新冷冷道:“何事?”

倦夜这才想起自己是进来干嘛的,“额……,启禀君上,那姑娘,刚才穿了您的衣裳跑了,要不要臣将她拿了,处置掉?”

“不必了,”阮君庭起身,“对了,你可知她是谁?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额……”倦夜支吾了一下,“昨日您命人去最下等的馆子找最下等的姑娘,所以,臣派人去寻时,就从街边找了一个……”

他越说声儿越小,到最后自己都要说不下去了。

他是个耿直的人,又是个军伍出身,君上说什么,他全都严格照办。

所以,他面前这位九御的皇帝陛下,昨晚的确是与一个站在又脏又臭,满街泥泞的暗巷边招揽生意的姑娘,颠鸾倒凤、翻云覆雨了整整一夜,直到日上三竿还欲罢不能那种!

“不过,君上您放心,臣多了个心眼,专门找人验过了,没病!”

“……”,阮君庭的眉头,越来越紧,“……,所以,你也不知她是谁……?”

“啊,君上,臣叫人进来伺候您沐浴?”倦夜求生欲极强地岔开话题。

“不必了。”

阮君庭随意撇了一眼一旁镜中的自己,想将她身上的淡淡甜香多留一会儿。

一夜春梦,也仅此而已了。

“更衣,回宫!”

——

昊都的迷罗坊,低矮的房屋星罗棋布,如一座巨大的迷宫,向来是下九流聚集之地,也是官府最头疼的地方。

几十年来,无论如何整饬,都收效甚微,最后索性起了座高墙,将其单独划分出来,但凡进出此地,均需经过仔细查验。

如此一来,总算可以稍加控制流毒四散,却也让这一带的街坊划疆自治,几乎成了巫蛊、娼妓、盗贼、贩夫走卒的乐园!

而迷罗坊的鬼市,则是这片乐园中,最令人趋之若鹜的地方。

“南渊琥珀蝉,楼里的姑娘必备,让你的客官飞起来!”

“北辰太后同款假睫羽,叔嫂恩爱首选!”

“东郎痴心蛊,爱他就让他去死!”

“西荒最强部落首选大力丸,做最强的男人!”

“……”

四年前开始,太庸天水与九御之间秘密往来的通道从一条被扩张到无数,两地之间的走私便如蚁穴般繁忙。

太冲山圣女为此几次大发雷霆,派人围剿肃清。

可已经尝到甜头的两边,岂会因为区区一点小小的牺牲就会割舍巨额的暴利?

至于解决那些太冲山看守的方法,很简单。

只要一点点曼陀罗花粉,就够了。

当南渊的暗城和九御的龙巢拧成了一条绳。

这世上,便没有什么事是蝼蚁做不到的了。

低劣又如何?

下贱又如何?

千里长堤,不过毁于蚁穴罢了。

鬼市那一头,一行奇装异服之人如牛鬼蛇神,张牙舞爪而来。

他们中间,则簇拥着一个身量不高,也非强壮的男子。

他束了高高的马尾,面上戴了半张黄金面具,遮了两眼和一侧额角,锦缎黑袍,金腰封,金红大氅,雕花黑靴。

沿途店铺、摊贩、商贾、旅人见了,无不孝敬,尊称一声三爷。

这时,迎面一个胖商人,带着两个伙计,赶了个早市,满载而归,正心花怒放,因为第一次来,不知道规矩,见男子来了,也未让行,只擦身而过。

那三爷身边的男人回身大手一抓,将胖子又给拎了回来,“怎么着?见了我们凤三爷,跟没看见一样?”

“什么三爷啊?不不不不……不知道啊!”胖商人那么大的块头,就这么被人给拎了起来,顿时慌了。

他来时引荐的人提醒过,进了迷罗坊,入了鬼街,要小心做人,免得怎么做了鬼都不知道。

可他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商人,除了贪财外,也没什么骨气,没什么智慧,更从来不知黑道上这些规矩,此时忽然遇上凶神恶煞,乐极生悲,竟然一下子给吓尿了!

男人怒道:“进了我迷罗坊,在我鬼市上讨便宜,却不知道凤桓凤三爷是谁?老子我……”

“好了!错错!一个老实人,你吓他做什么?”身后,金红大氅的凤三爷,声音压得极低,嗔住了他,“再惹祸就将你发配回去!”

“嘿!别别!”西门错甩手将胖子丢了,提了提裤腰带,凑到那凤三爷身边儿,龇牙咧嘴笑,“嘿嘿,三爷,这边儿的稀奇还没看够呢!而且,您上次借林十五用的那把千杀刃,什么时候也给我整一个呗?”

凤三爷隔着面具瞪他一眼,“一年不见,放肆了啊,跟我讲条件!”

“嘿嘿,这不是瞅着您老今儿走路腿脚不太灵光,就胆子肥了一点……,哎哟!”

他话音未落,头顶被那“凤三爷”用灭绝禅的手势一抓,将人转了个圈,一脚踢了出去。

凤乘鸾没脸见人了,西门错是今天第三个说她腿脚不灵的。

她从桃林别苑回来后,就应该躺在床上歇着不起来,可迷罗坊和各地龙巢那么多事,她还要一一处置。

外公也是个混球,声称上辈子忙了一辈子,这辈子要做隐世高人,于是就真的将所有的摊子铺开,卷吧卷吧塞给她,自己每天只哄着糯糯玩。

他老人家顶着一张二十二三的脸,经常对镜慨叹,老夫实在是太帅了,老夫竟然会有一天比阮君庭还年轻,可是怎么就没有女朋友呢?

每每此时,凤乘鸾都想捂脸,西门错,林十五,鹰老六,诗听,尹丹青,但凡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想捂脸!

等回了风华绝代楼,冷翠已经备了洗澡水候着,诗听麻利替她摘了面具,去了男子衣袍,露出令人咧嘴的那一身淤青和印子,特别是右腿脚踝上的牙印子,深得怕是要留疤了。

“他也真下得去嘴!属狗的!”诗听心疼骂着,将自家小姐扶进浴斛。

她三年前被接来九御时,就将头发挽了起来,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嫁人。

平日里依旧和从前一样,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像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可只有凤乘鸾知道,她背地里,为了夏焚风,差点哭瞎了眼。

冷翠将散淤的药油,替凤乘鸾一一在肩头按揉,“帝城里的人送出消息说,姜洛璃昨晚回宫后就疯了一样,砍了几十号奴才,才消停下去。”

嗤!

凤乘鸾张开双臂,懒懒倚在浴斛中,鼻息间轻轻嗤笑,“我等了这么久,都没说什么。她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这就受不了了?”

冷翠低着头,垂着眼帘,一如从前,语调揶揄却是半笑不笑,“还听说,她得知那低贱的女子进去之后,不但承了幸,而且还活着离开了桃林,当场气得命人翻遍昊都所有的楼台馆所,就为送上一碗避子汤。”

“呵。”凤乘鸾心情不错,悠闲将浴斛中的水一掀,“好啊,若是有本事寻来最好,她若是不来,我也早晚要去会她!”

她饶有兴致地摆弄着水中花瓣,目光流转,似是在回味昨夜。

静了片刻,才幽幽道:“那他呢?”

冷翠一笑,“奴婢以为您不会问了呢。”

她既然笑,那便是好事。

凤乘鸾回手扬了她几朵水花,嗔道:“一个个都惯得没规矩,快说。”

在另一头埋头凤乘鸾修饰脚趾的诗听嘴快,抢着道:“那位的行事做派还用说吗?用我们小姐漂亮的脚趾一想都知道,无非就是回去之后,立刻上了宏图殿,将坐在龙椅上不起来的姜洛璃给撵去一边儿去,之后,大笔一挥,还朝后第一道谕旨,便是换了锦鳞卫大统领。”

“换了谁?”凤乘鸾问。

“倦夜啊!”

“呵……,他活了……”凤乘鸾轻叹,望向窗外,天光已暗,这一日又过去了。

以往,她每天睁眼,都是从噩梦中惊醒,每晚,都喝得半醉,才强迫自己入眠。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仿佛这四年的时光,都是用刀子一刀一刀、一日一日地刻在心上度过的。

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什么叫时光苦短了?

凤桓,桓,与姮同形,与还同音,去女,换木,便是要藏了这女儿身,卧薪尝胆,韬光养晦,有朝一日,终将讨还她的那一株梧桐树!

他回来了,她也就从地狱回来了。

他活了,她也就从死地复生归来了。

凤乘鸾的手,下意识地去脖颈间,想要抚弄一下日夜不离身的结发扣。

却不想指尖落了空。

她的神珠呢?

糟了!

丢在桃林了!

“我出去一下。”

凤乘鸾唰地从水中跳了出去,溅了诗听一身水,惊得她尖叫,“哎呀,脚趾还没包好啊!哎呀!都是上等的蔻丹花啊!哎呀!穿衣服啊!”

——

山坡上的桃林别苑,此时已经被彻底清洗洒扫干净,就连染了血的花,也都被人一一摘了干净。

所以凤乘鸾推门进来时,周遭一片清幽寂静,就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凭着记忆,沿着昨日的青砖小路,一路寻到冷泉边,却一无所获。

泉中的血水早已冲刷干净,此时清澈见底,她立在早春泉边,都能感受到水中的凛冽。

要不要下去找?

她脱了鞋袜,轻提裙角,用脚尖试了试,泉水冰凉,寒意彻骨。

她昨天到底是怎么被他捞进去的,又是怎么出来的?

为什么当时完全没有感觉到冷?

莫不是她也随着他疯魔了不成?

他将自己弄成那副悲惨的狗样,到底是在折磨他自己还是想折磨她?

若不是下面的人及时通风报信,她当街拦了那粉红小轿,蒙了眼睛赶了过来了,他可是要真的寻个下等馆子里的姑娘来气死姜洛璃?

简直是欠揍!

她的脚,站在泉边的石头上,趾尖因为觉得凉,又有些生气而有些微曲。

左脚圆润如珍珠的脚趾上,方才染了粉红的蔻丹花,而右脚,则还是素净的莹白,脚踝上,是一圈有些吓人的牙印子。

忽然,头顶的桃花树上,上有那冤家的声音,“为什么只染了一半?”

这一声不得了,吓得凤乘鸾一哆嗦,差点掉进冷泉里面去。

喜欢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最新章节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全文阅读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txt下载 - 沧海太华的全部小说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凤凰台云顶庶女攻略娇女欢喜记事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画春光龙图案卷集·续盛宠之将门嫡妃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家养小首辅凤回巢长嫡重生嫡女悍妻凤还巢君九龄自欢盛世医香盛世谋臣纨绔世子妃还珠之凤凰重生大帝姬复贵盈门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危宫惊梦
完本推荐: 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合意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写实派玛丽苏全文阅读佞臣凌霄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撩火全文阅读久旱全文阅读你微笑时很美全文阅读每天都要防止徒弟上天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协议搅基30天全文阅读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全文阅读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千山记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重生之妻力无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穿越后加错点怎么办超强兵王在都市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我是神童他妈妖界来的猫吾家娇女越界招惹独家娇宠已上线纨绔天医武炼巅峰武道霸主攻略小社会最强兵王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大唐:完蛋了,开局抢了李二的皇位男神投喂指南农家科举之路我是王富贵都市剑说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洪荒之永恒天帝万古大帝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爱情没有那么甜帝霸特种兵之无敌兵王从互联网开始制霸全球卡牌密室(重生)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txt下载手机版 - 沧海太华的全部小说 -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