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光暗之匣 >> 迷竹之原(下)

迷竹之原(下)

三、【阿和】

今天楠竹回家时,我像往常一样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无聊的电视台播放着无聊的节目,在我的世界中只有楠竹是具有意义的。

楠竹今天的样子很憔悴,好像遭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向十分明亮的眼睛今天却是死气沉沉的,凌乱的碎发贴服在满是汗水的额头上。我忧虑地走过去,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我一向是如此的沉默寡言,毕竟我不是这个家的主人,所以总是怕做错事,惹得大家不开心。

“阿和,你看这个。”楠竹从包里拿出一个密封的小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块橡皮。不用问,必然又是那个汐朔的物品。这段时间,楠竹一直在从学校里带回汐朔的物品交给我,这么做是有一定用意的,因为我有一种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值得夸耀、但是寻常人没有的特殊能力——我可以通过某人所拥有的物品来解读和感受这个人,每件物品在我这里都是有生命的,会说话的。它们告诉我,它们主人的生活习惯、经常去的地方、甚至是性别、身体健壮程度……

我接过那块橡皮,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橡胶味儿,还有浓烈的人工香精的味道,简直呛得我脑袋发痛。而在这些东西之外,我还感受到了汐朔独特的气息,透过这股气息,我能在脑中清晰地描摹出那个女人的样子。

“记得吗?要牢牢记住她啊。”楠竹满脸担忧地看着我。“我希望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我可是没什么问题的,我早已准备充足,只要是楠竹要求我做的事。我也如此这般坚定地表达了我的想法。

“那么……干脆,就这周末吧。”楠竹握紧了拳头,走进卧室翻翻找找,拎出了一串钥匙,那也是从叫汐朔的讨厌女人那里偷来的,没想到真的会派上用场。

入室杀人,没错,杀了她。

这天我睡得很早,我要开始养精蓄锐。

这些天,楠竹回家一直都很晚,而且每天一回家都一边嚷嚷着累一边瘫倒在床上。我试探着跟着走进卧室。

“跟踪真是累死人。”楠竹嘟囔着,翻了个身便沉睡过去。

这些天楠竹似乎一直都在放学后跟踪汐朔,杀人是件大事情,没有周密的调查是万万不可的,我叹了口气,怜惜地望着楠竹白瓷般纯净的睡脸。所有的罪孽都让我来承受也没关系,如此纯净的人,不应该沾染上一丝一毫的血腥。

很快,周末来到了。

调查的结果是,汐朔的父亲一直没出现过,她的母亲一般会在晚上八点之后回家,而家政服务会在六点离开,六点到八点,是汐朔独自在家的最佳谋杀时机。

这个时候,空气中正飘荡着家家户户准备晚餐的香气,可我们却要去杀人,怎么想,都觉得不那么真实。楠竹最后向我确认了一遍行动的要领,然后把从厨房偷来的一把水果刀擦得干干净净地放进包里,还将十指指肚都涂上了透明的指甲油,据说是《名侦探柯南》教的,这样可以防止留下指纹。

我是不是也应该涂一下比较保险呢?我自嘲地想了想,但楠竹很着急,我决定还是不去做这种无谓的建议,反正我的死活楠竹并不那么放在心上。

一路上我们默然不语,夕阳将我们的身影拉成一长一短两道墨线,延伸在暖色的路面上。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我们来到了汐朔的家门口。

楠竹示意我安静,然后自己悄悄走到窗口,向里面窥视了片刻,随后便招呼我过去,按响了门铃。

汐朔打开了门。

“老师?”她很惊讶。

“嗯,是我,有一点事情想问你,可以谈谈吗?”楠竹伸出一只手把住了门。

“哦,老师请进吧。”汐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我出现时,她的眼中掠过一丝戒备和疑惑。“老师,如果是家访的话不应该是自己一个人来么……”

“差不多算是我弟弟,他叫阿和。”楠竹说着,拉着我硬是挤了进去,然后随手带上了门。这个动作让汐朔警惕起来。

“你们要做什么?”她的目光闪动着,向后退去,一副随时要大喊大叫起来的样子。

“阿和!杀了她!”楠竹也不说一句废话,冲我大吼道。

我顿时飞扑到那女人身上,把她按在身下,试图终结她的性命。但是杀人比我想象的难多了,虽然我的力量占据优势,但是意识到自己命在旦夕的人,即使是女性,也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她疯狂地抵抗着,试图用指尖戳我的眼睛,我狼狈地闪躲着,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时楠竹冲了过来,手里握着那把水果刀。

扑哧一声,水果刀刺入了汐朔的胸口,那女人的身体软了下去,大量的血液喷涌出来。

黑色的。

黑色的血液。

真的是黑色的。

真的杀了人了。

我抬起头来,却发现楠竹正目瞪口呆地看着窗外,眼睛和嘴巴形成了三个因为恐惧而十分夸张的圆圈。

四、【楠竹】

我想我没看错,刚才窗口那里站了一个人。只是我没看清那是谁,但是同样强烈的窥视感,与前些天我偷东西时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一股强烈的,神秘的恐惧猛地握紧了我的心脏,我大口呼吸着,拉起阿和就疯狂地冲了出去,我们一直跑,一直一直跑,直到我感觉喉间充满了血腥的气息,才停住了脚步。

定下神来之后,我发现我已经回到了自家门口,阿和跟在我后面,同样是上气不接下气。

我的意识陷入了朦胧的迷离状态,总感觉好像还忘记什么重要的事。

我一转眼,和阿和的目光相接。

那双漂亮而纯净的黑眼睛,像没有星星的宇宙。

对了,是水果刀。我把水果刀落在汐朔家了,更确切地说,是落在了她的胸口没□□!不过水果刀上没有我的指纹,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我这般安慰着自己。感觉到了阿和疑惑的目光,我慌忙冲他挤出一个笑容,故作镇定地说道:“没事,没事,刚才只是太害怕了。”

我杀了人,但是我对此毫无内疚之意,只有担心被揭穿的恐惧。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开始疯狂地关注新闻,汐朔遇害的事情很快就被媒体翻了出来。

“遇害者是一位女高中生……”没错。

“经法医初步断定,凶器是水果刀……”还用你断定吗?不就插在那里吗?

“受害者身上有多个被水果刀刺穿的伤口……”不过我只刺了一刀而已。

“犯案现场没有找到凶器……”

我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一定有人目击了那场谋杀,但是他这么做是什么用意?

未知的命运,像一张巫婆的大嘴,黑洞洞,散发着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恶臭。我战战兢兢地等待着一切可能到来的打击,却什么也没等来,汐朔的死亡,像一块石头落进一潭死水,咚地激起一片水花,便再没了动静。

我只是等来了她的葬礼,我亦只是抱着复仇成功的心态去参加,我想好好地看一看她可怜的尸体。

汐朔的葬礼上我见到了几个和汐朔要好的女同学,大家都红着眼睛,一副悲伤的模样,我可是无论如何也挤不出半滴眼泪的,当然我也懒得挤。在念悼词的时候,我无聊地四下打量着,没想到却看到了阿原,而他旁边的中年男子……似乎是他的父亲,我在家长会上偶然看见过一次,因为对阿原很介意,所以对他的父亲也是印象深刻。

这父子二人全是一副面色铁青的样子。

且不说阿原平时很讨厌汐朔,没理由面色铁青成这样,更奇怪的是参加同学的葬礼,会请自己的父亲也过去吗?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不过我没办法抓住阿原问上一番,况且,心头压着更多难以消化的重担,也懒得去想这件事。反正人都死了。

我在惴惴不安中过着日子,但是渐渐地,一个多月过去了,案情的调查陷入了胶着状态,不可抑制的,我放松了警惕。

杀人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

一切的障碍都排除了,我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一个人。

辗转反侧地度过了许多个夜晚之后,我决定就算被瞧不起,就算被唾骂,就算这段感情再无望、再惊世骇俗,我至少也希望能够让他明白。

“阿原,能来一下吗?”放学后,我悄悄跟在阿原后面,心里激烈地交战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追到他身后。

“啊,老师好,有什么事?”阿原回过头,水亮的一双眼睛微微弯起来。

我们沿着人行道走着,两旁的行人不多,我想了想,终于开口了。

“其实,我有一件事,想了很久,不知道怎么说,也许你会吓一跳……”我十分慌乱,语无轮次。

阿原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停下了脚步,定定地望着我,突然绽开一个微笑,那笑容与平日不一样。

那一个细微的弧度,好像在随着他嘴唇的翕动,不断地延展着,扭曲,盘旋,形成一只巨大的黑色旋涡,轻而易举地将我吸了进去。

“老师,你好笨哦。

“怎么会把凶器留在现场?

“当时汐朔根本没死,你知道吗?

“你知道是谁补了那么多刀吗?”

阿原笑意盈盈地,语气轻柔地说道:“就是我啊。”

五、【阿原】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令我厌恶的人是谁。

我会毫不迟疑地告诉他,是汐朔。

她是我的姐姐,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她随母亲姓。

从小我就知道汐朔母女的存在,这在我们家根本就不是个秘密。我们的父亲掌管着一个庞大的商业集团,在外面欠下了许多风流债,汐朔母女便是其中之一,但离开父亲便举步维艰的母亲,对此根本说不上半句话。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的记忆中便充满了忧愁与母亲的泪水。

可是汐朔母女,却过着完全相反的生活。

她们母女二人每个月拿着靠欺骗与装可怜从父亲那里争取来的高额生活费,过着奢侈且毫无廉耻的生活。在情妇的眼中,尊严不是尊严。而在舍弃尊严的同时,人便也舍弃了许多痛苦。在我眼中,汐朔母女远远比我们过得快乐,而清白无辜的我们,却承受着本该由她们承受的罪孽,和心灵上的痛苦。

我从小便疯狂地,憎恨着她们。不仅是那个情妇,还有她虚伪的女儿,汐朔。

她是那么善于伪装,善于博取父亲的同情,她对我们家的每个人都彬彬有礼到懦弱的程度,永远不轻易开口,永远带着弱质的微笑瑟缩在角落中,永远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私生女这张本来象征着耻辱的标签却被她运用得出神入化。

这两个糟糕透顶的烂女人几乎令我开始仇视起世界上所有的雌性生物,而且开始厌世,我不打算结婚,也不打算要小孩,因为自己一时的快乐而把一个无辜的生命带到这个肮脏的世界上是多么不负责的事情。

而我的高中,则更是一场噩梦。

汐朔不知从哪打探到我的中考志愿,和我填报了同样的学校,而且偏巧分到了一个班。

“你甩不掉我的。”她只有在我面前,才会撕掉伪善的面具。

“滚。”我说。

“我们的父亲说了,他死了之后,家产也会分给我和妈妈。”

“滚!”

“不要这样嘛,我们是亲姐弟呀,要彼此爱护才行。”汐朔笑意盈盈。

但我知道,她哭不是真哭,笑不是真笑。

她是一只缠绕在大树上的细藤,无耻地攀附着我们,疯狂地吸取着原本属于我的养料,还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想她死,想了很久了。

想到脑袋都发痛了。

为什么我会发现那个叫楠竹的美术老师杀了汐朔?

因为我家就住在她家隔壁。

因为我们是姐弟。

六、【楠竹】

听完了阿原的讲述,我呆立在原地,惊讶又心痛得不能言语。

正在我彷徨不知所措时,阿原突然问道:“那天帮你杀汐朔的家伙,还是一并结果掉比较稳妥吧。”

“你是说阿和?”

“也不要太小看那些警察啊,证据这种东西,自然是销毁得越彻底越好。”

我看着阿原的眼睛,身体打起颤来,他真的是个不可轻视的小恶魔,恐怕比我还糟糕几分。

我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杀死阿和的那一天,天空很蓝,几缕温柔的云丝浮荡在大树丛密的枝条尖端。

我只是把阿和叫出来,牵着他来到学校附近的小树林,阿原也等在那里。

我喂阿和吃了一块沾了老鼠药的肉。

很快地,阿和就不动弹了。

“对了,老师你那时偷她的东西,是为了发泄吗?”

原来那天窥视着我的人是阿原。

“不……我只是想用有她味道的物品来训练阿和。”我蹲下身来,抚摸着阿和雪白的毛,想着它对我忠心耿耿的傻傻的样子,心里终究是有些不忍的。“啊,我妈妈发现阿和不见了一定会超难受的,我们养了它三年哪。我妈妈还总管它叫儿子,哈,但是也真没办法。”

阿和是一条漂亮的大狗,真的是很漂亮。

“我说。”正当我怅然若失时,阿原突然不自然地碰了碰我,我抬起头,看见他的脸有点红,表情也相当不自然。

“这么说也许会吓到老师你,不过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老师应该也是那种人吧?”

猛然意识到阿原所指的意思时我的脸腾地红了起来,我有些手足无措地沉默着,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刻我居然还没有比自己小好几岁的高中生勇敢。

“如果不是的话,没办法解释老师为什么会帮我杀死汐朔……老师,其实因为那些事的缘故,我从小就十分十分厌恶女性。”阿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漂亮的眼睛漾起一丝笑意:“第一次看到老师那天,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同学的哥哥,老师看起来不仅年轻、有亲和力,而且很帅气呢。”

“唔……谢谢。”我含糊不清地说道:“是那样的,我也是。”

我也是喜欢男人的。

“也许,如果老师你不嫌弃的话……”阿原说道,眼睛亮亮的。

我微微一笑,坚定地牵住了他的手。

我们的眼前是美丽的蓝天,白云,还有阿和的尸体。

※※※※※※※※※※※※※※※※※※※※

楠竹=====男主…………………………………………………………

微微解释一下……

阿原和汐朔不得不说的故事导致阿原十分厌恶女性,楠竹作为一个基友暗恋学生阿原,进而带着自己家饱经训练的大狗阿和谋杀了汐朔小姐,他一直在偷取汐朔的贴身物品用来训狗……最后搅基成功……我真的太糟糕了……

喜欢光暗之匣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光暗之匣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光暗之匣最新章节 - 光暗之匣全文阅读 - 光暗之匣txt下载 - 吕天逸的全部小说 - 光暗之匣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冥婚:鬼夫大人爱上我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我敷衍驱鬼好些年青行灯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前夫高能天命新娘置换凶途无限剧本杀我在逃生游戏里开挂了丧病大学神捕大人又打脸了蛊毒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请魅惑这个NPC超感应假说破云光暗之匣我的鬼神郎君天师诡婳之说王的驭鬼娇妻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死亡万花筒
完本推荐: 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我超凶的![快穿]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凤凰台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放肆全文阅读贞观大闲人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锦帐春全文阅读你微笑时很美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富养小娇妻全文阅读厨妃之王爷请纳妾全文阅读情书六十页全文阅读豪门女配不想拥有爱情全文阅读默读全文阅读学弟,跪求吃药全文阅读明目张胆全文阅读自欢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东晋北府一丘八我能听见你的声音回到农家当幺女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全知全能者帝霸承包大明老胡同我能推演世界走向他从地狱里来武谪仙纨绔天医这个刺客有毛病服不服万界真武大帝九阳帝尊万族之劫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美食供应商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快穿之炮灰升级指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妖魔哪里走清穿四爷的老福晋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触碰不及梦武炼巅峰越界招惹龙神至尊

光暗之匣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光暗之匣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光暗之匣txt下载手机版 - 吕天逸的全部小说 - 光暗之匣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