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光暗之匣 >> 小孩子都是小恶魔

小孩子都是小恶魔

N=1 犬吠与毒

上小学的时候,我家隔壁的邻居养了一只大狗,拴在门口。

每当有人经过时,那只凶恶的狗都会吠叫不停,直到那人走远。它的主人是一个喜欢穿高跟鞋,喜欢浓妆艳抹的女人。

在所有的邻居中,那只狗似乎尤为敌视我的父亲,每当父亲喝得酩酊大醉从隔壁路过的时候,它都会不要命一样疯狂地大吼大叫起来,并且摇头晃脑地试图挣脱铁链,直到那个穿高跟鞋的女人走过去呵斥它,它才会停下来。

我生来就怕狗,也怕狗叫的声音,每当它叫起来,我都要冲到床上用厚棉被捂住头,再钻进枕头下面,躲避那令人心慌的叫声。

终于有一天,我觉得我再也无法忍受了。

那天大人们都去上班了,我悄悄地背着手来到狗窝前,那大狗示威似的发出两声低吼,便懒洋洋地躺下了,并没将我放在眼里。它的食盆中盛着一点吃剩的稀饭。

我飞快地从背后抽出一只塑料瓶,将里面准备好的东西倒进了食盆中。我的心跳很快,紧张得要命,那只狗也戒备地瞪着我看,黑漆漆的狗眼中有点不屑,有点迷惑。

“它很吵。”

不知什么时候,我旁边突然蹲了一个人,起初我吓了一跳,但当我发现那不过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孩时,我立刻恢复了镇定。我以前没在院子里见过他,他穿得很好看,扭头看我的时候脸上带着一股贵族似的骄傲神气。

“是啊,吵死了。”我如遇知音,飞快地回应道。

“我叫葵。”他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将食盆中的稀饭搅拌均匀。“狗鼻子很灵的,不拌匀可不行。”

那天晚上,狗对我父亲回家一事保持了难得的安静态度。

我听见父亲的脚步声,紧跟其后的是穿高跟鞋女人的脚步声。

高跟鞋蹬蹬蹬地走到隔壁,然后发出一声尖叫。

“怎么了?”父亲醉醺醺的声音。

“狗死了!”高跟鞋回答。

随后就是一连串骂街的声音,高跟鞋女人气愤地诅咒着毒杀狗的人,凄厉的女声高高地回旋在黯蓝色的上空。

这比狗叫还要糟糕,我痛苦地钻进棉被中,堵住耳朵。

我讨厌受到敌视。

N=2 狗尸与粥

投毒事件过后,我和葵成为朋友。不过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他在单方面地联络我,简直好像地下党。我家住一楼,那天我睡不着,突然有人敲我房间的窗子,我望过去,发现葵站在窗外。他的面容瓷白,眼睛映着月色,闪烁着浮金样的碎光。

“来。”他只说一个字。

我点点头,悄悄穿好衣服走出去和他会合。他带着我在夜色中敏捷而无声地穿行,就像一场带有冒险意味的梦,我跟着他七拐八拐,来到一片垃圾场。我知道这里,有时候我会被父亲派过来扔垃圾。

“看。”他手一扬。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见垃圾堆的上面摊放着隔壁家的那具狗尸,狗绵软的身体像一块破布,猩红的舌头从它的口中伸出来,长长的一条,在垃圾堆上蜿蜒出美妙的形状,如同一个死亡的符号。在月光照耀下,盘踞在垃圾山顶峰的狗尸如同神圣尊贵的王者,睥睨天下。

我为这个想法笑了起来。

葵疑惑地看着我,于是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他,他也笑了。

“喂,能不能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毒死它的?”笑着笑着,葵的脸突然冷下来,不像个小孩子。

“当然可以。”我单纯地点了点头。

一天傍晚,我将葵带到我家里。家里没人,父亲应该又是去喝酒了,我熟练地从大衣柜的最底层翻出一把小钥匙,然后搬来一把高脚凳,站在上面用钥匙打开了厨房顶上的碗橱。一队排列非常整齐的瓶瓶罐罐出现在那里,好像一群等待国王检阅的士兵,每只瓶上都贴着标签,标签上是难懂的名字与化学式。

葵被这一幕震惊了,他忙不迭地搬来一只凳子踩上去和我一同参观着碗橱中形形色色的药品,他踩的凳子矮,柔软光洁的短发轻轻蹭着我的面颊,很舒服。

“杀死狗的,就是这一瓶。”我指了指最角落的那只试剂瓶。

“能杀人吗?”葵问道。

“不知道,又没试过。”我谨慎地答道。

“……什么糊了?你煮东西呢?”葵眼珠一转,突然吸了吸鼻子。

我跳下去,往厨房跑,我煮了粥。等我回来时,葵已经从椅子上下来了,他的神情有点不自然。

“我肚子痛,你家厕所在哪?”

“挨着厨房。”我顺手一指,踩上凳子去锁碗橱的门。

葵走之后,我盛了粥等父亲回来一起喝。时间过了八点,他仍然没回来,我就知道我不必等了。在我的记忆中,他好像永远都是一副酩酊大醉的样子,清醒的时候少得可怜。虽然他喝醉了也不会打我,不会骂我,但是他会用阴鸷的目光瞪着我,一直瞪着我,好像再用一点力就可以把我从世界上瞪没。

不过听邻居们说,他曾经是个非常和善的人。

我叹了口气,低头喝了一口粥。

粥是甜的。

非常的甜,简直完全丧失了作为粥的意义。可是我不记得我放过糖,我把粥吐了出来。

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今天下午葵借上厕所的机会,偷偷跑到厨房里,在煮粥锅中撒了一把糖,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可是够无聊的。

我冷冷地想。

N=3 医书与甜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个医生。

有人告诉过我,不过就算他们不说我也能猜到。因为我家的书房里有好几本又厚又重的医书,我孤独寂寞的童年就是在书房度过的。那个房间的阳光中永远漂浮着灰尘,无论你做什么,一举手,一抖袖子,一翻书,就会引来一蓬蓬的灰。我经常坐在陈旧的地板上,一边看医书,一边翻字典,书本散发着古旧的霉味。

会这么做,只是因为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陪伴的我太无聊了。

拜医书所赐,碗橱里的药,我大概都能认出来。那些大多是一些急救类药物,或许是父亲还在医院工作时,从那里偷偷带出来以备不时之需的。只是有一瓶,让我无法理解。那是一瓶不应该出现在寻常人家药柜里的违禁物,不过那只瓶子是满满的,看来里面的东西还没人用过。

父亲把碗橱的钥匙藏在大衣柜下面,不过他没想到穷极无聊的小孩子在家里是什么都翻得出来的。只是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我从来没问过他,所以他一直以为我不知道。

之所以一言不发,将所知深深隐藏,是因为身为一个孩子,我有很强烈的危机意识,我一直觉得有人要杀死我。

死神他跟在我身后,像影子一样,随时准备取我性命。

一天父亲破天荒地没有喝酒,而是下厨做了一顿大餐,因为那天是我的生日。

“吃吧,多吃点。”他的手颤抖着给我夹菜。

他抖得太厉害了,以至于我连装看不见都没办法,只能抬头关切地问了句:“手……没事儿吧?”

听见这句话,他又是剧烈地一抖,因长期酗酒而失去了光彩的眼中流露出惊惶的神情,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你多吃点。”

我夹起一块糖醋鱼放进嘴里,甜的要命,糖放多了。

我只好又转战黄瓜炒鸡蛋,居然也是甜的。

那么,土豆炖排骨?还是甜的。

父亲紧张地看着我把每道菜都吃了一口就吐出来的样子,神情越来越阴森。

“我不想吃了。”我推开碗筷,不顾父亲阴得快滴水的恐怖神情,离开了饭桌。我和别的小孩子不一样,我最讨厌吃甜的东西了,尤其是本来不应该甜的东西。

后来,我趁着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去看了那只碗橱,我发现那只装着违禁药物的瓶子被人动过,里面无色透明的液体少了些许。

从此以后,我对食物的甜味非常的敏感,我只吃绝对不会出现甜味的食物。我不吃糖,不吃冰棍,连糖醋鱼都不吃。

从此以后,父亲酗酒更凶了,他看着我的眼神也更阴鸷了。

N=4 死亡与葵

葵到我家参观碗橱的第二天,我的父亲死去了。

我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他倒在饭桌上,身体僵直,手臂上的皮肤黯淡又苍老,摸一摸,是冰凉的。他面前放着半碗粥,那是我盛给他的。他一定是喝醉了,在醉酒人的世界里,粥可以是甜的,可以是苦的,也可以是酒味儿的。他们才不介意。

我拿起他面前的半碗粥倒掉了,然后仔细地冲洗了碗,用手纸擦干,放在碗架上,又把我自己的那碗粥放在他面前。

然后我哭着冲出门去。

一群带着大盖帽的家伙来了,他们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瞅瞅这,闻闻那。他们中的一个逮住我问了几个无聊的问题,我一脸傻气地哭着答了,然后他们取了一点粥带了回去。

大盖帽们又来了几次,把院子里的各家各户问了个遍,不过似乎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和大盖帽们一起来的,还有不胜其烦的亲戚们,他们中的一些人想要收养我,我谁也不理,只缩在书房里,翻我的医书,翻我的字典。

邻家那个穿高跟鞋的女人来给我做过几次饭,我发现她的高跟鞋很漂亮,她的衣服很漂亮,她的腿很漂亮,她的脸也很漂亮。只不过这些漂亮都带着一种让人不舒服的穷酸味儿。她并不知道是我杀了她的狗,否则她一定不会这么好心了。

这件事平息之后,一天夜里,葵又来敲我的窗户。

我懒得出去,反正屋子里只有我自己,我就开了窗子和他说话。

“你爸爸死了?”葵问道。

明知故问。我斜了他一眼,没说话。

“怎么死的?”

“突然就死了。”我边说边怀疑我是不是应该装得悲痛一点。

“听说是食物中毒?”葵紧追不舍。

“啊,好像是这么回事。”我含含糊糊地答道。

“那你怎么没事?”葵问道。

“那天我坏肚子了,什么也没吃。”我说。

葵长长地“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看,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前几天我家里遭小偷了,你家没事吧?”

“我家好像没丢什么。”如果说丢什么,那么就是父亲死的那天,装违禁物的药瓶里药量少了不少,我相信是葵偷走了它们。

“哦,小心点。”葵说。

“哎,你家到底在哪呀?”我以前没见过葵,他穿的衣服又那么漂亮。

“我……我有个特别有钱的姨妈,我住我姨妈那。”葵局促不安地拽着自己的衣角。“我就是临时来这住几天。”

N=5 女人与我

这天晚上我懒得动,所以晚饭没有着落。

隔壁传来饭菜的香味,我吸了吸鼻子,咽下口水。

突然我听见高跟鞋女人的喊叫声:“笨蛋!谁让你往饭里放糖的!让人怎么吃?真是猪脑子!我做饭给狗吃也不给你吃!”

随后门外是一阵拖鞋噼里啪啦的声音,有人敲响了我家的门,我从凳子上跳下来打开门,高跟鞋女人穿着拖鞋站在门外,一脸愤愤的神情。

“来,小七,没吃晚饭吧?一块儿吃。”女人端着饭菜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像在自己家一样招呼我过去。

给狗吃也不给你吃。

她端来的白粥是甜的,我不喜欢,但是当着她的面,我全吃掉了。

“阿姨,那是谁?”我指指门外,一个小黑影一闪而过。

“那是我儿子。”高跟鞋女人的神情有点不自在。

“他叫葵是吗?”

“是啊,你认识他哦?那个死小鬼,不知道脑子里成天在想什么东西。早些年我没空带孩子,都放在我姐姐那里养着。真是烦死人。”女人唠叨着,涂抹着廉价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

哦,我明白了。

葵是个和我一样的小恶魔,作为同类,我不应该欺骗他的。

我低下头,吸溜着甜腻的粥。

+1 葡萄与糖

我只在相片上见过我的妈妈。

我听说,她是难产死的。因为难产死,也就是说不难产就不会死,也就是说没有我就不会死。非常简单的逻辑,连我都觉得这个推断很完美,没有错。所以父亲会恨我,其实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仇恨自己这一毫无意义的存在。

发现碗橱顶上的秘密之后,我做了一个恶作剧,或者说,是为了保护自己。

我把违禁药物瓶拿出来,将违禁药物倒进另一只瓶子,再将原来的瓶子清洗干净,然后将葡萄糖倒进了原来的瓶子里。

每一次我吃到不正常的甜味,都是有“某人”想要杀我。

我相信那天葵只是想试试□□的威力,并没有真的想害死我,只不过我将错就错,把真的□□放进了父亲的粥里。

我相信在我生日那天父亲做菜的时候一定不至于手抖到在每一道菜中都撒上一把白糖,而他既然有信心明目张胆地利用食物毒杀我,就意味着我可以对他做同样的事,虽然我并不清楚那种违禁药物会产生怎样的反应,不过父亲能用,我就能用。

几天之后,葵来敲我的窗户。

“你骗我。那不是□□。”他说,脸上带着冷漠的蔑视。

“我骗所有人。”我对他宽容地笑笑,递给他另一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半瓶液体。“这回是真的。”

葵不信任地瞪了我一眼,一把夺过小瓶转身走了。

他的眼中闪烁着浮金般的光,他的神情孤傲得像一个天生的贵族。

如果不是碰巧住在他家隔壁,我也绝对想不到他会是一个贫穷的□□的儿子。

望着他的背影,我衷心地祝愿他得到幸福——在他富有的姨妈家里。

喜欢光暗之匣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光暗之匣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光暗之匣最新章节 - 光暗之匣全文阅读 - 光暗之匣txt下载 - 吕天逸的全部小说 - 光暗之匣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我敷衍驱鬼好些年请魅惑这个NPC死亡万花筒前夫高能无限剧本杀亲爱的弗洛伊德我在逃生游戏里开挂了诡婳之说青行灯我的鬼神郎君超感应假说蛊毒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神捕大人又打脸了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置换凶途罪爱安格尔·暗夜篇丧病大学天命新娘冥婚:鬼夫大人爱上我光暗之匣破云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天师王的驭鬼娇妻
完本推荐: 盛宠之嫡妻归来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小逃妻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以嫡为贵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大触全文阅读佞臣凌霄全文阅读吻痣全文阅读帝王爱之一品佞妃全文阅读玩宋全文阅读银河帝国之刃全文阅读AWM[绝地求生]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历剑圣大魔隋末之大夏龙雀卦妃天下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数风流人物永恒圣帝了不起的神豪清穿四爷的老福晋最强兵王电光幻影[娱乐圈]被雷劈之后的我崛起了魔临明天下从九叔世界开始的诸天从1983开始触碰不及梦龙神至尊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我有五个大佬爸爸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逆天神医妃沧元图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白月光分手日常农女不简单帝君宠上天承包大明无限动漫旅行系统我能听见你的声音越界招惹

光暗之匣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光暗之匣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光暗之匣txt下载手机版 - 吕天逸的全部小说 - 光暗之匣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