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光暗之匣 >> 美少年连环肢解事件(三)

美少年连环肢解事件(三)

那天,放学后走迟了的我,偶然撞见体育用品仓库里的这一幕,虽然潮音与纪希两姐妹长得一模一样,但通过发型还是可以辨识的。经过初始的震惊后,“去救人”这个常识性的选项被我狠狠地无视了。

察觉到门外有人,三个不良少年暂停了动作,神色阴沉地向我望过来,口中被不明织物堵住得潮音满面泪痕地举起手向我求助。然而,我只是淡漠地笑了笑,随后说出了大约是我这一生说过的最残酷的话来:“两位学长要加油啊,还有你,好好录,以后可以用来胁迫她就范的。”

那三个人全都呆住了,他们知道潮音平日与我走得很近。

片刻后,他们露出了轻蔑的神色,像是在看一个最猥琐的胆小鬼,我也没多留,体贴地关好门离开了学校。

我的身体被无穷无尽的快.感冲刷着,激越的血流撞击着血管壁,令我几乎站立不稳。潮音受到了惩罚,或者说是“惩罚”还太轻巧了,她整个人应该会被这件事从内至外,干干净净地破坏掉吧?

果然,受到侮辱后的她,再次见到我的时候如同化身成了一只绝望的母兽,扑上来对我又抓又咬,而我只是冷笑着站在原地,对她提出的每一个请求说“不”。

“求求你,抱抱我……”

“不。”

“对我说你爱我……”

“不。”

再然后,她就跳楼自杀了。

见到她的尸体,令我十分愉悦。

将喝下了安眠橙汁后陷入昏迷的阿絮学长放在浴室的塑料布上,割开静脉进行放血时,我的心情十分平和。

为了不让本月的用水量激增,这些天一有机会我就在路过的每一家便利店购买瓶装矿泉水带回家,目前已经囤积了相当可观的数量。

放过血后的阿絮学长显得更加瘦小了,在放血的过程中他醒过来一次,不过当时他的失血量决定了他已经不能再做出反抗,因此我只是从他的眼中读出了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绝望如同一盏忽然熄灭的灯,看起来非常可怜。

其实,即使道德沦丧如我,也有过如此可怜的时候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

Part Five 荆棘丛中的小王子

阴暗负面的童年回忆可能会造就扭曲的人格,这个结论用在我身上简直太合适不过了。

当母亲因病去世后,继父与我之间的关系就变得相当令人尴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也并无半点感情维持,完全不过是被强制捆绑在一起的两个人。继父的脾气暴躁,性情阴鸷,是一个酗酒而贫穷的男人。

然而那并不是最糟糕的。

在某个夜晚,喝醉了的继父如同往常一样踉踉跄跄地闯进我的睡房,我蜷缩在湿冷的被窝里装睡,因为一旦醒来定是一顿毒打或臭骂。可那夜他并没有,他嘴里喃喃地念着母亲的名字,被酒精与□□浸泡得沙哑的嗓子听起来令人头皮发麻。他凑过来,长满胡茬的刺人的脸在我的颈窝中暧昧地磨蹭着。

其实他并非思念母亲,他只是想要女人了,却没钱可买。

我感觉很恶心,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体内游移撕咬,当那个男人把手伸进我的睡衣里面时,我终于抑制不住地大喊大叫起来,而回应我的呼救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我的头狠狠撞在床柱上,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

牙掉了不要紧,还会长出来的。

因为那年我只有八岁。

从噩梦般的一夜开始,我陷入了荆棘丛,每天睁开眼睛就是无尽的痛,从身体到心灵。

噩梦持续了三年。

就在这三年间,我渐渐变成了一个脱离人类社会的古怪存在,我不觉得自己是人,我只把自己当成一袋垃圾,一团邪祟。

直到隔壁搬来了母女三人。

一定要说的话,我的眼中只有纪希而已,与她的双生姐姐潮音完全不同,纪希天性善良、敏感,却并不刨根问底。

那天我独自蹲在院子里的槐树下抱紧伤痕累累的身体颤抖时,纪希递了纸巾过来。

我冷冷地抬头看着她,我的眼眶早已干涸。

“对不起,我以为你哭了……”纪希讷讷地收回了纸巾。

随后,她把它覆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她在为我难过,为我流泪。

Part Six 孽生

这是最后一个人了。

当我看着纪希引着高一年组的小头目走在荒僻无人的小巷中时,我不无宽慰地想到。

这家伙的确是蠢货一个,如果换成是我,平日里要好的两个伙伴相继失踪后,我一定会提高警惕的。不过话说回来,以这三人素日的不良表现来看,偶尔旷个几天的课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杀死了最后一个人之后,我感觉很轻松。

接下来的工作还有很多,连续高强度的碎尸让我多日难以安眠,整个人都处于恍惚朦胧的状态,一根紧绷的弦梗在脑中,就快断开了。但无论怎样,帮纪希消弭了心中怨恨,我的命运会变得如何已完全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中。

清理了纪希可能留下的所有痕迹,包括钥匙、门框、杯具上的指纹,地板缝中的长发,玄关瓷砖上小巧的鞋印……做完这些后,我将纪希送出了门。

“直到今天为止所发生的一切,都有很认真地将与你有关的证据清理干净……记住,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着纪希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我太累了,几乎要出现幻觉,几乎要从纪希的眼中看出一丝阴狠的光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纪希点点头,认真地一字一句重复着。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我有点憋不住地想笑,我抬起手,想摸摸她的脸,但又担心自己的指尖残留着那个少年的血,于是便不自然地垂了下来。

纪希留意到这个动作,咬了咬嘴唇,转身离开。

她走了之后,我回到浴室继续进行起我的切割艺术,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虽然我还有力气,但十一点是我给自己定下的最后时限,晚于这个时间的话任何噪音都会被放大,让被吵醒的邻居向警察恼怒地抱怨着“XX家的小孩天天半夜剁肉馅”绝对不是我希望的结果。

洗去身上的血迹,我服下安眠药躺在床上。

我梦见了十二岁的夏日夜晚。

那天我放学回家,酩酊大醉的继父瘫软在沙发上,冲我愤怒地挥舞着手臂,大喊道:“快去做饭!想饿死我吗?!”

我像往常一样根本不去试图与他作对,只默默地去做他吩咐下来的事,淘米,洗菜,做饭。我不知道这种屈辱的生活还要继续多久,也许是一辈子,毕竟我无法断言我的一辈子能有多长,就算立刻结束在那个男人的手中也不是不可能。

那天我煮了小米粥,我很累,望着一小簇不断跃动的蓝色火焰,我困倦地闭上了眼睛,伏在灶台上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灼热的刺痛惊醒的,当我睁开眼睛,我看见小米粥溢了出来,蓝色的火焰遇到米粥的汤水便刺刺啦啦地蒸腾出味道刺鼻的烟雾。

会挨打的,会因为“粥溢出来”而受到凄惨又屈辱的虐待。

我冲到窗前,想放进新鲜空气,但当我的手触碰到窗户时,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那个“什么”就像一道刺眼的闪电,猛地划破了我心底潜伏的黑暗。我冲进起居室,发现那个男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正对着头部的窗户大敞着。

没有时间思考了,我咬牙抵抗着强烈的眩晕感,跑到窗前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奋力合上窗子,跑到屋外关上了门。

会死吗?

他会死吗?

……

将我从关于往事的梦境中拖入现实的,是窗外凄厉的警笛声。

当他们冲进屋子四处搜索时,我仍然迷茫地陷入在昨夜的梦境中难以自拔,那是我第一次杀人,连滴血也没见,却在我心中刻下了最难磨灭的一笔。

我闭上眼睛,感觉到冰凉的手铐落在腕上。

这是早就应该来到的惩罚,对我十二岁那年杀人事件的惩罚,它来得太晚了。

晚得就如同纪希给我的救赎。

这个不公平的世界,它把一切都弄得迟到了。

纪希来见我最后的一面时,我有点认不出来她了,她变了,也许是发型,也许是神情,好像脱去了一件邋遢的旧衣服。她看着我的神情中带着一丝阴狠。

我困惑地伸出被镣铐限制在一起的双手摸了摸面前的玻璃,叫她的名字。

虽然很自私,但在生命最后的时刻,我希望还能看见她为我难过,为我流泪。

然而纪希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漠的微笑。

“真是太好了。”她说。

“你说什么?”我一时无法领会这句话的含义。

“你得到应有的制裁,真是太好了。”纪希这样说着,嘴角上挑出一个恶毒的弧度。“虽然你是个犯罪天才,不过总有人要揭露真相。”

我们之间的气氛忽然变得沉闷了,好像每一个原本漂浮在空气中的微粒都被某种无形的钉子钉在了地上。我感觉呼吸困难,像一只搁浅的鱼。

“她出事那天,你明明看见了,却没救她。”纪希一字一句地说着,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一大块沉重的负累,将我一点点压进意识之海的深处。“你们每一个,都要受到惩罚。”

我认真地注视着她的脸,但我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我无法看清楚,我试图用手去揉眼睛,有冰凉的液体源源不断地淌在我的手上,这东西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我八岁时的那个夜晚,之后它再也没造访过我的眼眶,害得我几乎要忘记了它的名字。

……是眼泪。

我看到我生命中的最后一道光正在迅速地暗下去。

没有救潮音,是因为我恨她,虽然任何解释都于事无补,但潮音与纪希完全不同,她的天性中带有一种甜美的残忍。

我的继父因“意外”中毒身亡的一幕被潮音看见了。

那天当我惊魂未定地站在门外时,身后传来一个人兴奋的笑声。

“你杀了他!”那是潮音,扎着两只麻花辫,漂亮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暴虐又邪气的光。

“……杀了。”我应答的声音是颤抖的。

“太好了!太好了!”潮音拍着手,快乐而亲昵地挽起我的胳膊。我理解她的这种快乐,我与她的快乐是同样的,在屋子里慢慢步向死亡的男人是一个残暴的恶魔。“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于是我们共同拥有了一个邪恶的秘密。

但这是一枚□□,我一直隐隐约约地担忧着。

终于有一天,潮音突然对我说:“我要把那件事讲出去!”

“什么?”

“你杀死那个男人的事!”

“你疯了!”

“你喜欢纪希是吗?”潮音执拗地望着我,她的眼中是□□裸的爱慕与一丝把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蔑视。

“……不喜欢。”我吃力地说。

“你最好不要喜欢她,我们才是拥有同样秘密的人啊。”潮音这样说道,她的眼中有两枚黑色的漩涡,暗沓涌动。

她开始提出各种各样荒谬的要求,迫使我满足她一切的欲望,她在需索爱。

然而爱是无法被需索的。我开始恨她,恨她说的每一个字,恨她的每一个表情,恨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与纪希一样的甜香味。

当看到她遭受凌.辱时,我是真正地从心底泛起了复仇般的快意,其实我比她更清楚那种感觉是多么恶劣。

“我有一件事想问你。”纪希柔软的语调将我从崩溃边缘拯救了回来。“你究竟是如何分辨双胞胎的?”

双胞胎。

也许是根据发型和神情吧,纪希的神情是天真而温柔的,潮音是冷厉而暴虐的,是这样没错。

“所谓神情的区别,难道不是你的偏见吗?因为更喜欢纪希的缘故,才说服自己头发偏短的妹妹看起来更善良纯真,而头发偏长的姐姐看起来很坏。”纪希微微一偏头,好像有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要讲,而自己已经第一个憋不住了一样,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但是……我那善良纯真的妹妹,不是早就摔死了吗?”

Part Seven 被人嫌弃的姐姐

清晨,潮音带纪希来到教学楼的天台。

前一天晚上她们去过理发店,潮音让理发师给自己剪了一个和纪希一模一样的发型。

“可以吗?这样就完全分辨不出来了啊!”开朗的理发师看看这两姐妹,笑着说道。

清晨的风很冷,吹动着二人一模一样的长发。

“纪希,你看,他来了。”

她们两个坐在天台的边沿,四条腿晃来晃去,纪希只知道姐姐有话对自己说,心中毫无防备,探头向楼下看过去。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动作,潮音忽地跳起来,奋力将纪希往楼下一推……

如果纪希死了,那么从此我便可以以纪希的身份活下去。

就让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死去的是潮音吧。

肮脏的潮音,被人侮辱的潮音,偏执的潮音,被最心爱的人嫌弃的潮音。

名叫潮音的可怜虫,就让她死在人们的记忆中。

没有人会为我难过,为我流泪。

※※※※※※※※※※※※※※※※※※※※

终于崩坏到家了。。。= =。。。这个短篇集没有主题码得我内伤。。。下个坑果断恐怖+现耽。。。嗷嗷嗷。。。

喜欢光暗之匣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光暗之匣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光暗之匣最新章节 - 光暗之匣全文阅读 - 光暗之匣txt下载 - 吕天逸的全部小说 - 光暗之匣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蛊毒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请魅惑这个NPC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无限剧本杀光暗之匣王的驭鬼娇妻置换凶途死亡万花筒前夫高能我敷衍驱鬼好些年青行灯冥婚:鬼夫大人爱上我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我在逃生游戏里开挂了破云天命新娘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天师诡婳之说罪爱安格尔·暗夜篇亲爱的弗洛伊德我的鬼神郎君超感应假说
完本推荐: 花颜策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网游之代练传说全文阅读永安调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全文阅读美人为馅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小逃妻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无限塔防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云顶全文阅读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玩宋全文阅读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半吟全文阅读大劫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历超凡大卫逆天神医妃魔临无限动漫旅行系统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凌天战尊全知全能者快穿之陈舟游记诸天邪武隋末之大夏龙雀医妃惊世甜厨宠妃大熊猫的悠闲生活沧元图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余生有你,甜又暖永恒圣帝超神机械师大数据修仙三寸人间我偷哭了所有人洪荒:怼人就变强!穿越女配重生纪实攻玉叶安天道宠儿开黑店洪荒之永恒天帝我和二哈共系统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

光暗之匣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光暗之匣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光暗之匣txt下载手机版 - 吕天逸的全部小说 - 光暗之匣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