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修仙不如玩基建 >> 奖励

张识文身后背着五娘,身前还要抱着孩子,因此走得有点慢。周围的人帮他背了行囊,但其实并没有多少东西。

刚出城门的时候,周围温度还有些冷,可等赶了段路,热意逐渐从他们的身体里冒出来,带着湿润的汗意。

晨间冷风清新而肃寒,朦胧的树影婆娑摇动,不知道有什么危险正在暗中窥觑他们。

几人从没做过这么大胆的事情,等蛮劲过去之后,开始变得害怕。

他们怕中途遇上什么妖兽,没等到那位仙君的领地,人就已经没了。也怕见到仙君之后,那位高人不收,他们又无法回去余渊,只能去往各处流浪。

为了驱逐这种恐惧,他们开始没话找话地聊天。

“张大哥,几位仙君长的什么模样?”

张识文是想夸的,什么貌若天仙什么玉树临风,他能倒一堆出来。可出口之际,他又觉得那些表述都太过烂俗,完全配不上几位仙君,思来想去都翻不出个合适的词来,贫瘠的词汇库里最后只剩下一个简单的形容。

他一字一句道:“好看!”

“好看?我看余渊的几个修士都凶神恶煞的。”

“倒是也有漂亮的,只是眼高于顶,从不正眼瞧我们。”

“我先前见过一位余渊的女修,是真的美。只是我多看两眼,她就不高兴了,吓得我赶紧跑了。”

几人笑了下,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们认为凭张识文对那几位仙君极致推崇的态度,最后都只用了“好看”这么一个词,就说明仙君们应当是比较亲切平和一类的长相。

这样他们反而放下心来。

一个年级较小,虎头虎脑的青年小声问道:“张大哥,若仙君始终不肯收留我阿娘,她一个人留在余渊可怎么办?我担心她没有饭吃,安不下心。”

张识文腾出一只手拍他的肩膀,安慰说:“你先不要想得这样坏。若你能干,仙君不定会允许你带你阿娘过来呢?你阿娘吃的又不多,仙君人也心善。”

青年连连点头,表现自己道:“对啊,我阿娘吃的不多,一天只要分她一个胡饼就行了,剩下的从我的口粮里攒。我很能干的!”

张识文心里道,也许不止一个胡饼。她人是很好的。

他抱紧自己怀里的婴儿。不知道是在安慰身边的兄弟,还是安慰自己。

·

此时很好的逐晨还在改造她的房子。

风不夜临近天亮才回来,面色比离开时要苍白许多。逐晨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魔气,过了片刻,才被他压制下去。

小师弟彻夜未眠,敲敲打打地在整他的房顶。因为屋子本身就不大,逐晨画出来的教程就和拼图一样简单明了,一个晚上过去,竟然真给他弄出来了。

逐晨也顺利做完了两个窗户和两扇木门。

长吟迫不及待地向师父炫耀,像是在请包工检阅。

风不夜也很是认真地绕着小屋转了一圈,然后不大满意地皱起了眉头。

逐晨知道,就外观来说,这房子是在为难正常人的审美,但是怎么讲呢,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当然这事儿跟狗没什么关系——主要是搭了那么久,就算是个猪圈,她也有点感情了。

不可能拆的,再拆她任务就做不完了。

逐晨正准备摆事实讲道理,劝师父把审美标准降到与他们相同的低水平线上,就见风不夜手指一勾,将地上一小根断截的黑色枯枝卷到掌心,而后轻轻一挥,化气为剑。

他快速将几根形状不大规则的木头拆了出来,用别的木板,把有缝隙的位置全部堵紧。同时将各个边角削平整,重新排列了一下。

原先坑坑洼洼的劣质工程,顿时变得正常起来。

逐晨看他一番利落动作,惊讶叫道:“师父……”为什么会对魔修的术法那么熟悉?魔修与他们朴风山的道法并不相通吧?甚至该有许多相悖之处才是。

因此才有许多修士,入魔之后,紧跟着就是修炼出错,神志不清。

风不夜朝她看来,低沉询问:“嗯?”

逐晨犹豫片刻,又摇头道:“没什么。”

天才的世界,她不好意思多问,会显得自己愚蠢。

风不夜轻笑了下,问道:“你喜欢大一些的床还是小一些的床?”

风长吟在那边蹦跶着喊道:“大一点!大一点!要半个屋子那么大的床!”

逐晨想了想,也说:“那大一点吧。”

先让一件家具豪华起来,才有动力拓展房屋面积,带动别的家具一起豪华。

这方针没毛病。

风不夜颔首,看着房屋计算了一下木板的长度。

当天下午,经过三人的不懈努力,一间十平米左右大小,五平米被床铺所占据的小屋,终于正式落工了。

有窗户,有门,有屋顶,还有桌子。再搞点红泥糊墙上,就是一栋正正经经的住宅了。

风长吟站在门前,仰着头闪着泪光,感动大喊道:“师姐!”

逐晨亦是激动回应:“长吟!”

他们终于又是有房一族了!

风长吟高兴疯了,冲进去在木板床上滚了一圈。

不足点在于体感有些冷硬,过于咯人,睡着不大舒服。

逐晨盘算了下,认为吃的规划可以先往后推,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去找一套软和好用的床上三件套,用以改善生活。

幼小的师弟在逐晨的描述中迷失了方向,扯着嘴角陷入傻笑,结果风不夜一句话残酷地将他从美梦中吓醒。

“晚上你同我睡。”

风长吟:“……??”

晴天霹雳!

天崩地裂!

风长吟笑容瞬间碎裂,委屈挣扎道:“师父,这个不大好吧?”

风不夜立在门口,高大身形挡住了他面前的光线,淡声道:“你与你师姐睡在一起,才是不大好。应当要避嫌了。”

风长吟差点感觉自己被威胁了,想说他还是个孩子,其实什么都不懂的,他只是想睡一张属于自己的大床。一句“不然师姐跟师父睡”差点脱口而出,又在危急时刻被他的求生欲所制止。

风长吟耷拉着脑袋,还在试图做委婉的反抗:“啊……”

逐晨揪住他的耳朵,用气音在他耳边道:“小师弟,你不要叫师父伤心,以为你不愿意亲近他。”

小师弟瞥了师父一眼,知道他其实听见了,尊师重道的传统让他努力扯起嘴角,强颜欢笑道:“是,师父,能同您一起睡徒儿太感荣幸。多谢师父关怀。”

逐晨暗暗感慨。这倒霉孩子看着怪可怜的。

风不夜颔首,面不改色地转身离开。

下一秒,小师弟抬起下巴,泫然欲泣地望着逐晨。

逐晨比了个手势,安慰他说:两天,坚持两天,他们就能再搭一栋房子出来。

风长吟抹了把脸坚强点头。他一定努力!

·

给房子用上固风之后,逐晨赶紧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查看自己的系统面板。

果然,任务已经显示完成了,奖励一栏闪闪发光,等着她去领取。

她对那个损坏不了的XX很感兴趣。主要是每一个非酋都会对玄学有着谜一般的执着。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念念不忘。

何况物品奖励后面的“珍稀”两个字就十分诱人,证明它必非凡品!

逐晨怀着颤抖的手,点击了领取奖励。

金光闪过——

【一个不会损坏的水桶】

一个深棕色的,边角打磨得十分光滑,木质纹理也很漂亮的木桶,凭空出现在前方的地面上。

逐晨:“……”

她蹲下身,在木桶的外壁上来来回回摩挲了几遍。

确实是一个漂亮耐用、设计精致的水桶……啊呸!

逐晨愤怒地将它往地上一砸。

她是缺那两块木头吗?啊!她出门的时候,是能拎个水桶出去吗?就是换成个竹篮也比个桶子好啊!

哪个人出门随身带个桶?

知道的说那是一个水桶,不知道的指不定嘲笑那是一个马桶。

她面子不要的吗!

逐晨唇角抽搐,用了好大的意志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带着杀气去看新跳出来的两个任务。

主线任务:安得广厦千万间(二)

目标:建造几间能供其余百姓居住的房子。

备注:你需要有一些房子,才能留住有意愿的居民。

奖励:一个无法损坏XX(珍稀物品)

进阶目标:建造十间以上的房屋,并招纳二十位以上居民。

备注:人多力量大。你一个人似乎什么都干不了的样子。

奖励:踏风·中级(天地广阔,任我来去。普天之下没有我征服不了的剑!)(可升级)

逐晨阅读了一遍,胸膛开始起伏。

但凡这提示早一点出来,她就把张识文给强留下了。

现在还想屁吃?

而且你一系统又能干点啥?

逐晨深吸一口气,耐心往下看。

主线任务:水,是生命之源。

目标:挖凿一个水井。

备注:你的住所附近没有能蓄水的地方,非常的不便利。

推荐课程:钻探分析、地下水的流势与走向(答案版)、水井开凿注意事项(精简版)……

奖励:更加美好的生活。

……好特么真实的奖励。

好特么抠门的一个系统。

逐晨感觉自己瞬间沧桑了。

逐晨捂着自己的胸口,快要无法呼吸,风长吟咋咋呼呼地从远处跑过,放声叫道:“师姐!师姐你在哪里啊?”

逐晨暂时没应,风长吟继续喊:“张识文又来啦!还带了好多人呢!”

嗯?

逐晨一个激灵,赶紧出去,挥了下手,将小师弟叫过来。

“这儿呢。你刚说什么?”

风长吟跑过来道:“张识文回来啦,还带了好多兄弟。有十多个人呢!”

他高兴地畅想道:“哇,这么快就回来做客了。那能让他们帮我搭个房子吗?”

逐晨可耻地迟疑了下。十多个……地主家的余粮可能有点不够。

这该死的,甜美的,烦恼,是怎么一回事!

想得远了,师姐弟的表情都有点荡漾。

逐晨拽了把风长吟的胳膊,一本正经道:“好!我们现在过去看看!”

·

此时张识文等人已经走了大半路程,怕天黑前赶不到地方,正在努力加快脚程。

说话间,远远的,天边一道孤影朝他们飞来。衣袂飘飘,披着银光,带着超尘脱俗的潇洒。

“来了来了!”张识文看见,赶紧小声道,“都放下东西,是仙君来了!”

众人立即解下身后沉重的行囊,紧张退到侧面。他们绷起肌肉,一面表示着恭敬,一面又想展示身上的力量。

眨眼间,逐晨二人已从剑上跳下,动作间带起的清风拂了过去。众人鼻间闻到一股淡雅的清香,忍不住抬头去看。

等看清来人,除却张识文,另外几人都不约而同地怔住了。

逐晨并未介意,也在暗暗打量他们。

正值壮年,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各个都是干活的好手。看五官神色,也是淳朴忠厚的面相。

……就是着实有点傻气。

逐晨不敢想得太美好,保守问道:“你们这是,来做客的?”

张识文再次熟练跪下,快得她甚至都拦不住。

“我等是来投奔的!敢问仙君此处可收人吗?”

还……还有这等好事?!

逐晨愣了下,随后小心道:“我这里可什么都没有。”

“小人知道!”张识文抬起头,直直注视着她,长久的奔波以致于喉咙有点干涩,他用力吞咽了一口,随后沙哑问道:“敢问仙君,能有口饭吃吗?”

逐晨原先还有些玩笑的心情,等对上张识文满是希冀又带着决然的目光,才不由正色起来,重新审视下当前的情况。

张识文是带着妻子孩子一起过来的。另外几位青年虽然在极力掩饰,但瞳孔深处某种惶恐不安的情绪还是无处躲避。

对于他们来说,若是逐晨现在说个“不”字,恐怕他们面前的就是半条死路了。这就是世道。

逐晨认真想了想,衡量这个承诺的重量她能不能承担得住,半晌后郑重地回复他说:“有。”

钱是可以赚到的,比起这些人,他们师徒尚有一身修为,生活要容易很多。

张识文用力眨了下眼睛,得到她的回答,悬在胸口的那块巨石才重重坠了下去。

他抽了抽鼻子,用力磕头,声音变得更大了,朝她宣誓道:“我等在余渊过不下去了,望仙君收留!我等都是诚心忠厚之人,此次得仙君救护,定然感念终生,绝不背离!”

边上几位青年同是狂喜,有样学样,想给她跪下。

逐晨招手,笑了出来:“赶紧起来,都站好了。我不需要你们这般重礼,以后都不必如此。”

风长吟点头:“对呀对呀。我们朴风山,犯了错误的人才要跪的。”

青年们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勾肩搭背地推攘了一把。卸下心中包袱后,高兴得像个孩子。

阿和热泪盈眶地叫道:“张大哥。”说得果然不假!

……除了说仙君长得不好看这一点。

五娘刚生产完,又奔波了一路,纵然是被背着,也很虚弱。

她怀里的孩子被吵醒,开始饿得嗷嗷大哭。她赶紧摇晃着轻哄。

逐晨示意,将孩子抱了过来。

风长吟贴上前,好奇问道:“这是昨天我生的弟弟吗?”

逐晨拍他脑袋:“好好说话,是昨天你看着生出来的弟弟!”

人亲爹在这儿,不怕挨打吗?

风长吟嘿嘿笑了两声。

逐晨问:“有他吃的东西吗?”

五娘道:“还有一些。”

逐晨说:“先给他喂了吧,别的我再想办法。”

五娘将孩子抱回去,边上青年再忍不住,细声叫道:“仙君……”

逐晨问:“怎么了?”

“能……能将我阿娘带来吗?”青年避开她的视线,一鼓作气地说出来,“我阿娘会刺绣,会纳鞋,会草编,吃的也少。我可以做得比别人都多!我会做家具,也会烧土墙,苦力我都会,仙君你尽管支使!”

逐晨闻言,表情立即阴沉下来,在他们脸上巡视一圈,问道:“你们是不是,家中都还有人没有过来?”

众人低下头,不敢再看她的脸色。

见无人回答,张识文舔了舔嘴唇,苦涩道:“我同您说实话吧仙君,他们这些人,很快就要被赶去巽天了,您也知道巽天是个什么地方,多半有去无回,因此他们家里人,才叫他们跟我出来寻个活路。只是有些兄弟家里,还有几位长辈无人照料,离了他们,余渊的修士恐也不能让他们好过,因此这些兄弟都很是担心。”

风长吟知道这些事情自己年纪还小,不便插手,只抬手抓住逐晨的衣袖,轻轻晃了晃。

逐晨说:“那为何不一起出来呢?”

“无故离了余渊,就回不去了。”

没有哪个宗门,会愿意接受一群老弱病残。

“他们这才只身前来,想问问您的意思。您若不愿意,我们……也明白。”

边上青年思及自己年长的阿公,不由发出一声哽咽。

张识文不忍,帮着又问了一次:“求仙君,可否?”

“你们……”逐晨深为惊讶道,“居然问出这样的话?”

众人心下一寒,闪过绝望。

风长吟仰头,眨巴着眼睛,渴求地看着逐晨。

逐晨下一句紧跟着说出来:“那自然是可以啊!你们来替我做事,难道我还逼着你们亲人分离吗?我看起来是那样狠心的人?”

张识文怕触怒了她,放低声音,卑微道:“是,是有些为难,那仙君,他……啊?”

众人微张着嘴,痴呆地站着,只有一双眼珠转来转去,不敢置信地同边上人进行确认。

逐晨见他们这模样,失笑道:“你们若还有家人留在余渊,不放心的,都带过来吧。只要勤快本分,就没什么问题。我不需要他们做什么苦活,平日力所能及即可。”

众人尚在恍惚。

逐晨肃然道:“不过,还是要听话的。若是有人行了不轨之事,或是坏了我的规矩,那也不能怪我无情。”

张识文最先反应过来,竖起手指起势道:“仙君放心!我等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平时最老实听话,断不敢做出什么忤逆之举!”

“那就行了!”

逐晨斟酌片刻,还是同他们先说清楚:“我也要提前告诉你们,我这里确实什么都没有,你们过来了,恐怕还是要吃苦的。当然,我相信,不会一直如此。只要我能找到一口吃的,就一定不会饿着你们。”

众人从未听过这般真诚朴素的宣言,不知在哪人的带头下,眼泪齐齐涌出,哭得涕泗横流,却还是大声回应:“我等明白!多谢仙君!”

“从未见过仙君这般好的人!”

“不敢奢求,多谢仙君收留!”

逐晨被这群人忽然而来的澎湃情绪给反震住了,战术性后仰了下。

她也没说什么吧?只是走了个程序吧?

张识文惭愧不已,试探问道:“这样是不是,太给您添麻烦了?”

他这么直白说出来,那逐晨就不乐意了。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逐晨挺直腰腹,声声有力地动员道,“什么叫麻烦?我相信只要大家众志成城,不会畏惧眼前的这一点难关。就凭我们年轻,还怕过不去眼前这一道坎儿?”

少年握拳大喊道:“对!”他房子都能自己搭起来了!

青年们紧跟而上,抹了把眼泪嘶吼道:“对!仙君说得极是!”

逐晨:“……”倒也不必如此。

风长吟斗志昂扬,问道:“师姐!那我现在去接人吗?”

逐晨想赶紧将他们送走,让他们好好冷静,当即道:“好。”

张识文惊道:“那么快?”

逐晨说:“速去速回嘛。”

风长吟御出自己的长剑:“认得人的,来个同我一起去。”

逐晨想了想,把瀚虚剑招了过来,递给师弟。

风长吟看见瀚虚,激动得口水快流出来:“师姐!”

逐晨说:“懂吧?”

风长吟重重点头:“懂!”不配合就干他们!

逐晨的意思其实是,有意外就赶紧跑,瀚虚剑飞得贼快。

师姐弟心领神会地交换了眼神。

逐晨笑着挥手说:“去吧。把我们的家人都接回来!”

风长吟:“好!”

※※※※※※※※※※※※※※※※※※※※

逐晨:国民原来有【自我攻略】+【拖家带口】的天赋技能诶。

匿名·小国王:不信谣,不传谣。

喜欢修仙不如玩基建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修仙不如玩基建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 - 修仙不如玩基建全文阅读 - 修仙不如玩基建txt下载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三郎今天来下聘(重生)[综武侠]无意中拆CP了剑名不奈何霍乱江湖我在古代做皇帝快穿之打脸狂魔铜钱龛世和离后,天妃成了海王女配不掺和(快穿)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穿越修真)误佛再入侯门异种族图鉴指南皇家小娇娘大佬穿成女配(快穿)一级律师[星际]坤宁惊蛰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女主都和男二HE魔教卧底每天都在露馅边关小厨娘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四嫁娇宠皇后
完本推荐: 闺宁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大秦:此剑西来全文阅读霍乱江湖全文阅读重生之丁浩全文阅读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佛系女配穿书日常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白日梦我全文阅读京门风月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慕川向晚全文阅读掌心宠爱全文阅读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全文阅读画春光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你就不要放开我全文阅读惊悚练习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宋有种诸天神国时代最初进化随身带着签到系统戏精的诞生从红月开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推演世界:无尽可能仙途闲修无敌从吸收情绪开始老子能召唤万物戏精打脸日常我这糟心的重生玩家超正义都市之开局奖励十个亿朕又不想当皇帝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穿越八年才出道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麒麟儿[综武侠]刀剑红颜录快穿之养老攻略小阁老这个皇子真无敌特种兵之无敌兵王万古第一战皇田园神豪武侠之超级升级系统陈平江婉甜妻

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手机版 - 修仙不如玩基建全文阅读手机版 - 修仙不如玩基建txt下载手机版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