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修仙不如玩基建 >> 一更

阿秃的肢体语言不够丰富, 又还没跟逐晨建立起能超越交流障碍的默契,只能无奈跳脚。

它用自己聪明的小脑瓜想了想,往前跑了两步, 又回过头来, 示意逐晨跟上。

逐晨想起之前风不夜的恼怒, 哪里敢再随意去魔界?

阿秃见她站在原地, 以为她是没懂, 挥着翅膀做了个十分灵性的招手动作。

逐晨又一次被它惊艳, 但还是决定先去找师父打个报告。

挥舞得正起劲的阿秃突然脚下一滑, 整只鸡趴到地上, 将头埋进翅膀。

这个动作它做得娴熟, 逐晨也看得眼熟。她不由转过身, 朝背面看了一眼。

风不夜不在。

她尚未松口气,余光发现竹屋顶上站着个身形飘逸的白色人影, 对方负手而立,正直勾勾地看着他们。

逐晨:“……”说真的,监控室管理员都没这反应速度吧。

她拍了拍阿秃, 示意它主动过去自首,申请减刑。

阿秃不敢动,恨不得自己长睡不复醒。它感觉自己背上都快烧出个洞来了, 这种时候任何动作都有畏罪潜逃的嫌疑,它不干。

片刻后, 风不夜找过来了。

他问:“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逐晨对着阿秃忐忑不已的模样, 心下好笑道,“就散散心?”

风不夜手里握着一截不知道从哪里折下来的竹子, 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掌心, 看着黑雏鸡目光冷冷的, 大有教导主任看着年级倒数第一差生时的威严。

怒其不争倒也不是的,只觉得它敢引诱逐晨去魔界,实在是胆大包天,应该给它削一削。

黑雏鸡是一时不差,忘了危险,现下悔恨不已。

逐晨赶紧为阿秃说好话:“师父,它好聪明的,自己去找吃的,又自己回来了。我先前还说想养它呢,可惜我也不知道黑雏鸡究竟是吃什么的。”

风不夜问:“你不是在修路吗?”

“是啊。”逐晨说,“余渊的修士在修了。不过,应当还要几天吧。”

风不夜瞥向一侧,暗带威胁道:“没这路,它就不能跑了?”

阿秃立马跳起来,表示自己能跑,还跑得特别快。

逐晨:“……”

长辈对自己养的宠物意见很大,应该要怎么办?还能救吗?

她不能救,阿秃能自救。

阿秃高亢地叫了两声,在周围踮脚奔跑,以证清白。

风不夜缓和了点,说:“我看它皮糙肉厚的,是不用修了。”

逐晨默了下,重新打量风不夜,总觉得他有些坏心。可对方神情又太过坦荡,与“恶劣”一词相差甚远,让她觉得只是自己误解。

呵呵,这怎么可能?

逐晨将之前解释过的话又说了一遍:“路了修也是有好处的,到时候我做辆车,让修士们拉人过去,这样大家想去余渊的时候就比较方便了。”

阿秃的求生欲十分旺盛,使它的理解能力也得到了质得提升。它当即半蹲下来,示意逐晨上自己背。

逐晨快被这只鸡感动了,面上还得保持个正经。她客气道:“我会御剑,不用你驼。我是说那些百姓。”

众人此刻大多都忙着呢,阿秃找了一圈,最后找到正在角落里练吐纳的郑康,飞奔过去,嘶鸣两声。

郑康被陡然靠近的黑雏鸡吓得后仰,险些岔气,因它不停拿头蹭自己,就用手推拒了下,以为它是发疯了。

逐晨追过来说:“它是想让你上去。”

郑康犹豫。虽然这鸡看着友好,但毕竟是只猛禽,他们肉眼凡胎,制不住它,单是不慎从上面摔下来,就有的好受了,总归没有安全感。因是逐晨这么说,他还是爬上去了。

阿秃将他背起来,又叫了两声。

郑康紧紧抓住它脖子上的毛,躬起上身,夹紧两腿,一脸的如临大敌。

逐晨心说他可千万别把阿秃的毛给抓下来了,否则要完,被郑康情绪影响,也变得很紧张。

“它想带你去余渊,你给它指个路。”

郑康点了点头。

阿秃并不需要指路,它沿着正在修建的路线,直接奔跑过去。

逐晨担心会有意外,回头招了下手:“师父!我跟过去看看。”

风不夜未有阻拦。

修士们正在劳作,就见黑雏鸡跟阵风似地从路边跑过,庞大的身躯发出一声声地动山摇似的动静。错愣间,耳边听见一句犹如天外传音的警示:

“让开——”

众人抬起头,同时快速朝着两侧躲开。

只见一道黑光似剑自西来,如穿云破雾般盘旋在烈日之下。人影被笼罩在明暗相间的光色中,只能窥见一抹模糊的轮廓。

随即,一道金光劈开浓雾,如道道惊雷落了下来。那频频闪现又细若梨花的剑气,聚在一起,就像下了场纷纷扬扬的光雨一般,壮阔非常。

众人震撼失神,如魂魄被摄入剑阵,全然挪不开眼。

未几,剑气消弭,人影远去。黑雾渐散,日光乍现。

透亮的阳光洒在一片松软的土地上,将飞扬的细碎尘土照得闪闪发光。

众人仍高仰着头,面对重新显露的蔚蓝天际,恍惚惊觉,原来天空是这样明亮的吗?原来今日苍穹是这般明朗,一碧如洗,无半点瑕疵。

施鸿词回味方才的剑招,手指发颤,嘴里喃喃道:“原来这就是……剑破天光。”

这才是天下剑修憧憬之所在吧!敢与日月争辉,敢与天地问道!

施鸿词脚下发力,朝着风不夜追了过去。

·

余渊的百姓们,今早一起就听见外头传来嘈杂的响动。他们不能随意出城,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听说,是朝闻在往余渊修路。

贩菜的老农将今日约好的新鲜蔬菜全部搬到城门口,再过一会儿,尽易宗的修士就该来领取了。

听说,这些东西,是要送去朝闻的。

城中巡维的修士最近多了一倍,可肆意□□欺压百姓的那几个,都不见了。修士们说话的态度也好了不少,甚至偶尔还会上前帮个忙。

听说,也是朝闻的人,替他们出的头。

“你莫要张口不离‘朝闻’二字,那是个什么地儿你不知道?天天往咱们余渊来买菜,就说明他们那儿种不了菜!你能靠什么吃饭?人仙君能日日花钱为你买菜,供你吃喝不成?”

“那里统共只有五十多人,到了夜里,岂不跟个鬼城似的?地界荒凉,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魔物何其可怖?连余渊的道长们都不敢出头,谁敢住在那里?等到冬天,就危险了。”

“张家小郎,带人走了好一阵了,还未见他们回来过,你可别觉得这里离得近,去了怕是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一群人坐在街口闲聊,嘴里说的不离朝闻。

这样的对话,每日都要重复许多次,最近更是频繁。

他们不知朝闻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但从他们每日来这里购买的吃食,以及余渊宗修士的态度来推测,觉得他们现下应该过得不错。

人心开始浮躁,自然也就有人进行奚落。可众人虽然嘴上不说,心下已经动摇。只是没那般勇气真去做罢了。

城门的方向,突然有人惊恐叫道:“有魔兽来了!”

还在说话的众人连忙噤声,抱起身边的东西,仓皇乱蹿。

这时,又有一人喊道:“不是不是,是郑康回来了!”

现场难以平静,众人互相推攘着,赶着逃命。有人被撞得东倒西歪,恼怒骂道:“哪个鳖孙在这儿乱喊?究竟是魔兽来了还是郑康来了?!”

这时他们已经感受到地面的震动。

那沉闷又稳健的踩踏,显然不是人类能发出的。不用多问,当下明了就是魔兽。

之前还在迟疑的人又高骂一声,转头用力往巷子跑去。

“是我!”郑康也慌了,用此生从未有过的声音大喊道,“停下!停下阿秃!大家别动,是我郑康!”

阿秃一路飞奔,跑得尽兴。

门口的修士原本想拦,可近了一看,这黑雏鸡比自己还要高大上许多倍,一个风骚走位,飞速闪开了。

阿秃以为他们这是在欢迎自己,于是跑得更加洒脱。一直到看见人影,才急刹下来。

郑康长舒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擦了下额头,阿秃已经主动蹲下身,让他方便下去。

郑康顺着它的脊背滑到地上,而后站在它身边,看着它动作。

阿秃却很聪明,见此处人多路窄,自己又身形庞大,乖乖站着没动,根本不用他吩咐。

余渊百姓们在暗中窥觑,发现没有危险,才跃跃欲试地上前。

他们还是不敢靠得太近,躲在墙角后面,小声问道:

“是郑康啊?你怎么回来了?”

“你怎么带了个……带了它来?”

郑康脑袋还是木的,随口答道:“这是仙君借我的。”

“那你回来做什么?”

郑康语塞。

他也不知道他回来做什么啊!他还在练习吐纳呢,这不是被强拉上鸡的吗?

他想了想,又不好说只是为了回来逛逛,找了一遍,将身上仅剩的几枚铜板摸出来,含糊说:“来买些礼物。”

“啊——你只是来买个礼物,仙君便将这么厉害的神兽送你?”

“朝闻不是每日都来我们余渊买东西吗?怎么还需你来?”

“这黑风坐骑好厉害,郑家二郎,你是如何驯服它的?”

阿秃察觉到他们语气和眼神中无不是对自己的恐惧与尊敬,心里头挺美。仰头高声叫了一句。

它毕竟是只魔兽,有着气势上的威压,这一出声,农户们后院圈养着的鸡鸭全都挤在角落不敢作声,连街上惯来凶狠霸道的流浪猫狗,也夹起尾巴瑟瑟发抖。让它又出了一番风头。

百姓们啧啧称奇,无不是钦佩:

“哎呀,瞧,果然是只神兽啊!”

“好生厉害!这郑家小子也出息了,想必很受仙君重视,否则哪能将这坐骑赠予他?”

郑康解释说:“不是赠予我,只是借我一用。”

“那也很厉害了!”

他们说着越靠越近,郑康怕惊扰到阿秃,心下开始着急。好在这时逐晨从天上飞来,一眼看见街上的狼藉,很是心虚,叫道:“阿秃,出来了!你那么大只怎么跑人家街上去了?杵着多不好!”

阿秃从臭美中回神,应了一声,转过身往城门的方向跑去。

逐晨见它方向正确,不再管它,冲郑康笑了下说:“你慢慢逛啊,我让阿秃在门口等你。”

余渊众人看着似秋水瑞雪一般的仙人,皆是有些恍惚,小步从暗处走出来,犹豫着朝她行礼。

逐晨挥了下手,笑得亲切:“不必多礼,诸位自便,有空常来朝闻玩啊。等我们外头的路修好了,从余渊到朝闻,往返不过一个时辰的。”

百姓惊愕住:“只要一个时辰啊?”

“就骑那威猛的神兽?”

“那般大的神兽,我……我是不大敢的。”

逐晨解释说:“坐车就行了,到时候我做两辆车。过几日你们应当就能看见,我先走了。”

她转过身的时候嘀咕了句,她都还没骑过阿秃呢,怎么就想着奴役了呢。

·

逐晨飞回城门时,阿秃正乖巧等在那里。

它低垂着头,与余渊的修士大眼瞪小眼。两人一鸡成三足鼎立,看着颇为滑稽。

逐晨叫道:“阿秃,别在这儿吓人。”

阿秃抖抖羽毛,移开视线。

余渊城门口的地比较平坦,修得也好,阿秃比较喜欢。它百无聊赖,又开始在附近转圈。

守城的修士们见黑雏鸡如此听话,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羡慕。

骑魔兽与御剑,那诚然是魔兽要厉害一些啊!毕竟修士大多会御剑,可他们还未见过谁能降伏一只魔兽。

看这魔兽满身毛被拔了大半,想必驭兽的过程也是极为艰辛的。

……他们可太眼红了!

逐晨将自己带来的木牌,找了个显眼的位置插下。木牌上写着“朝闻——余渊公交候车点”。

完美。

虽然路还没修好,但是阿秃在风不夜的鞭策下,已经可以提前开工了。

逐晨还在欣赏,系统提示突然叫了一下。她点开查看,发现是那个“改善民生”的特殊任务显示完成了。

逐晨只记得当时天降三个任务,光顾着高兴,也没看具体奖励是什么,这时点开领取,才发现掉落的技能简直是场及时雨。

【天耳通·入门(遍闻众声,分别善恶。)】

逐晨简直要笑出声来。

天耳通是佛家六大神通之一,但它并非什么天生的神通,认真修习便可参悟,说得直白一点……它就是个语言翻译器。准确来说,它翻译的是音声后的心念,是一种智慧的体现。

系统给的只是入门等级,且后续不可升级,听不了太复杂的事情。但和阿秃交流,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一只鸡能有多复杂的忧愁?

阿秃察觉到她莫名的视线,缩了下脖子,扭头看她。

逐晨一脸慈祥道:“没什么。”

要轻轻敲醒你沉睡的心灵了。

※※※※※※※※※※※※※※※※※※※※

一更~晚点二更~

喜欢修仙不如玩基建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修仙不如玩基建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 - 修仙不如玩基建全文阅读 - 修仙不如玩基建txt下载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和离后,天妃成了海王装死拯救不了世界杀破狼狼的爱恋每天起床都看到反派在抢戏异种族图鉴指南和堕落之主谈恋爱极品飞仙逆徒全世界都把我当替身后四嫁皇家小娇娘在暴君后宫佛系种田日常霍乱江湖坤宁假酒的自我修养全球高考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天才神医宠妃神医弃女五月泠辟寒金我家徒弟又挂了仙途闲修长安调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完本推荐: 重生之丁浩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超凡大卫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文阅读碎玉投珠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以嫡为贵全文阅读每日一表白全文阅读掌御星辰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四季锦全文阅读半生逍遥(GL)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黑天全文阅读不准撒娇[穿书]全文阅读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金凤华庭全文阅读自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魔王娇养指南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神医弃女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日娱之过往他今夜又来撒野了特种兵之无敌兵王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回到三国战五胡大唐第一世家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大唐:开局炸飞突厥大军民国风流贵公子[穿书]麒麟儿我的神通有技术孙猴子是我师弟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大道惊仙开局签到了千亿集团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魔临神秀之主快穿之养老攻略戏精女配[快穿]武侠之超级升级系统

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手机版 - 修仙不如玩基建全文阅读手机版 - 修仙不如玩基建txt下载手机版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