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修仙不如玩基建 >> 投奔

若水的描述写得不清不楚的, 逐晨也说不好它究竟是个什么类型的技能。但是下面附赠的教程文件让逐晨很是惊喜,甚至超过了对技能的期待。

它竟然直接将彤果的特征和栽种方法给写了出来, 包括如何选苗以及如何进行人工授粉以加大结果产量。

这系统还真是讲究因地制宜,简直是件贴心小棉袄。

逐晨随意翻了几页,看着上面的内容又喜又悲。

彤果作为一种魔界特产水果,果然是依托于魔气成长,更换栽种环境之后,它的结果速度会变慢,果子的品质也会受到一定影响,甚至于不结果。种不好的话, 就会成为一种纯景观植物。

梧桐木浸泡过的水在一定程度上能弥补魔气的缺失,但也可能会催发异变。至于最终能变异成什么样子,书上没说,只简单描述了下,能吃。

逐晨觉得自己的要求不能太高,“能吃”俩字对吃货而言已经是种救赎了。反正能怎么着?苦了当苦瓜,辣了当辣椒, 酸了当柠檬, 还有什么能吃的东西是咱中华传人征服不掉的吗?

这教程写得详细又冗长,逐晨决定深夜再用它助眠。

她关闭界面, 在床上盘腿坐下, 试着学习【破风】这项技能。

这算是她第一个强力攻击的术法。风不夜知她天资有限,难以操纵灵气, 一直只传授她保命相关的法术。何况她还未炼制本命法宝, 过于高等的术法她学不会, 哪怕入门也发挥不出多大作用。

逐晨这次按着符文记录来运行【破风】, 明显察觉到了体内灵气的变化。

那股灵力极为躁动, 在她身体里不断乱窜,屡屡冲撞经脉。所过之处,会留下针扎般的细密刺痛,但并不强烈。功法描述更是晦涩难懂,多次曲折,比研习【固风】要困难数倍。

逐晨几次停下,确认是否是自己练错了方法,然而脑海中符文就是那样记录,她也能感受到一股细小的风在随着她运功逐渐受她掌控。

这实在是很陌生的体验,逐晨困惑,怀疑高等的攻击术法也许先天就过于强势。毕竟掌控风力,不就是掌握自然之力吗?这应该可以算是神力的一种吧?

逐晨断断续续的,才引导着灵气在周身走了一圈,不仅出了一身冷汗,还没多少收获。

她觉得这样不行,修炼最忌讳的就是半途而废,她若一直瞻前顾后,举步不前,那永远都是毫无长进。

逐晨抬手擦了把汗,沉沉吐出一口气。随后下定决心,重新凝神、闭气。这一次,她没有迟疑,调动灵气直冲丹田。

经脉中的不适渐渐开始消逝,化作一道清风在身体里游走。

当逐晨的元神开始沉浸于这套功法的时候,世界仿佛陷入万籁无声之中。她的灵识好似不受控制地漂浮起来,脱离了肉身,随着从身边吹过的那缕风,飘到了广袤无垠的天际。

她的神识中出现了一副辽远的星图,万里星辰触手可及,然而星光黯淡,不时闪烁又迅速湮灭。

逐晨想要伸出手,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在下界,她朝下望去,世间万物都不过是微小尘埃,兴盛湮灭只在弹指一瞬。

数道苍老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彻,几要震得她心神失守——

“朝闻道,夕死可矣!”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逐晨头疼欲裂,魂魄像在被各方拉扯。最后,所有的声音都化作一声遗憾的喟叹,世界再次恢复寂静。

·

风不夜站在床前,静静看着面前这个似乎入定的人,他等了等,然而久不见逐晨身上出现灵气波动。

风不夜无奈笑了笑,嘴唇微启,正欲将她叫醒,就见逐晨额头青筋暴起,眉间紧蹙,表情极为痛苦,周身还涌现出一股复杂的灵力。

不是魔修的术法,可也不是朴风山修炼出的法力。似是庄严,令人生骇。

风不夜眼神发暗,伸手探去,在即将碰到逐晨肩膀的时候,察觉到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一道灵气波动。

他未有防备,下意识地向后偏了下头,那道灵气从他面部浅浅划过,竟直接破开了他身上的防御术法。

像是风。

风不夜挑眉,深感惊诧。

下一秒,数道风刃从逐晨周身齐齐炸开。

风不夜快速后撤,退到半米开外。

紧跟着,逐晨睁开眼睛。

“师父?”

她透彻的眼睛先是闪过迷茫,再是出现欢喜,那种变化清楚地映在风不夜的视线里。

逐晨跑下床,叫道:“师父,你回来啦?”

风不夜喉结滚动,半阖下眼,将各种神色敛去,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神色如常。他淡淡笑了下,问道:“还记得修炼,你方才在练什么?”

逐晨说:“哦,没什么,就随便练练。”

风不夜状似无意道:“不是朴风山的功法。你哪里学来的?”

“嗯……”逐晨挠了挠额头,解释道,“朴风山的功法大概不适合我,我一直难以参悟。师父你也说,我没有仙缘嘛。但是来了朝闻之后,我对修炼常有感悟,或许是开窍了?”

朝闻……

难道她跟魔界就那么有缘?

“是吗?天赋一说,最为难料,不定如此。”风不夜扯扯嘴角,笑问道,“是别人教你的,还是你自己参悟的?”

“我自己参悟的。怎么了?”逐晨放低了声音,严肃问道,“有没有,顿时长进的感觉?”

风不夜停顿了一下,委婉地说:“你修炼的时候,我未察觉到明显的变化。”

逐晨:“……”在说她练了个寂寞是吧?

风不夜拍了下她的肩膀,示意她坐到边上,教训说:“日后不可随意修炼,此举很是危险,朝闻又毗邻魔界,心神难免会受其影响。朴风山的大能,尚不敢如此大胆,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说得不严厉,逐晨也没上心,反问道:“师父你去魔界修炼了?可师父你没学过魔修,要怎么修炼呢?”

她坐到椅子上,才看见风不夜的衣角上有一块棕褐色的污渍,惊道:“师父,你衣服脏了。”

风不夜抬手朝后一拂,不在意地道:“嗯。许是不注意的时候蹭到了。”

能让风不夜都注意不到的事情,那可真是太难得了。多半他是打架去了。

逐晨一脸“你莫诓我”的明白表情。

风不夜转过身,摸出八宝玲珑袋放到桌上。

“在魔界闲逛的时候,看见了几株果树,你若喜欢,就拿去种吧。”

朝闻不能种普通的作物,魔界的植株却能存活,风不夜也觉得很是稀奇。

逐晨向来装作老成,不欲给他添麻烦,会对一件事情如此高兴,还是第一次。

……却是为了一只鸡。

逐晨愣住,问道:“有毒没毒?能吃吗?”

风不夜说:“当是无毒,试过了。”

“这怎么试?你……”逐晨抬起头,看见风不夜的嘴唇上有一滴血珠,大概是伤口不深,所以现在才沁出血来。

“师父你受伤了?”

逐晨上前,下意识地伸手去摸。

风不夜惊了下,抓住她的手。

他的体温受魔气影响变得冰冷,因此觉得逐晨的手热得滚烫,止了她的动作之后就放开了。

他无奈道:“做什么?没大没小。”

他随意用手擦了下,没擦干净,反在唇上留下一抹殷红。

逐晨看了一眼,别过头,忍不住又斜着视线看了一眼,对他没擦干净的血渍很是在意。又觉得风不夜长相实在太过惹眼,平日冷然淡漠似谪仙人,唇上带血又别有风情。

她能磕,就是她不大敢。

风不夜挑眉:“怎么?”

逐晨笑了笑,答说:“没什么。”

还看。

风不夜:“……”

风不夜指了指桌上,又指了指门口。

“哦。”

逐晨拿了东西准备出去,风长吟从外头撞了进来。

“师父!”风长吟一见人,就咋咋呼呼地叫道,“师父你嘴巴上怎么有血?被谁咬了吗?”

逐晨猛然回头,注视着那勇士的脸。

风长吟自知失言,同样被自己的话吓得一个哆嗦。都是因为跟张识文他们待久了,他也变得满脑子糊涂话。风长吟忙干笑道:“弟子开个玩笑。”

风不夜不和他开玩笑,一手捏住他的肩膀,语气冷冽道:“你今日功课做了吗?你师姐都知道抓紧时间好好修炼,只你还在外胡闹。你莫忘了自己是个修士。”

风长吟扭头望向逐晨,悲愤非常。

逐晨:“……”这可不?难得修炼一次,就让人给撞上了。

风不夜问:“无事做?”

风长吟快哭了:“我有事。”常常被逐晨驱使去干些杂活。

他祈求师姐能看在良心的份上救救他,结果逐晨无情扭头,逃出门去。

“看什么?”风不夜,“今晚与施鸿词等人一起,研习功法。”

风长吟恹恹道:“是。”

逐晨在农田边上整理玲珑袋里的植株,没多久风长吟出来了。

少年抱着膝盖,蹲在逐晨边上,委屈叫道:“师姐……”

逐晨说:“不冤。”

“我就是随口一说。”风长吟嘀咕了声,“那师父是怎么受的伤?”

逐晨确认袋子里的东西都抖落干净,拍了拍手中的泥沙,叹道:“吃东西吃的吧。”

风长吟:“啊?”

“师父大概是为了试这些果子有没有毒吧。”逐晨说着也大不赞同,“这东西怎么能乱吃呢?你说对吧?”

风长吟看着地上一排不同品种的果树,从半米到两米高的都有,有些还有青雉的果实挂在上面,有些正开着花。

他憋了憋,半晌后憋出一句道:“师父对你真好。”

“师父对你不好吗?”逐晨瞅他一眼,“被教训了一把你就小没良心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风长吟拿着根树枝在地上刨坑,“你喜欢不正经的东西,师父都同意了。换成是我,师父只会赏我一个巴掌。”

逐晨心说不对啊,她怎么就喜欢不正经的了?

“你怎么不懂呢?”逐晨说,“师父就是有心想苛责我,他能让我去做什么?”

修炼吗?她又没那个天分。

风长吟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又不是那么个味道。

“不对的。”

可风长吟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他心里头算了算。因为他入门晚,师父待他起码比待两个师兄亲厚。虽然平日最疼师姐,但师姐又最疼他,所以好处还是落在他头上。

大赚不亏。

风长吟傻兮兮地笑了笑:“没什么。”

逐晨莫名看了他两眼,摸出几个散落的果子,分他一半。

风不夜这次带回来的,都是些口感清甜的水果。有些爽脆,有些软滑,味道都挺不错。一共是四个品种。

两人每种吃了一个,就觉得差不多饱了。

逐晨实在不想给它们起名字,直接按照一二三四的顺序,将它们分别种到不同的田地里。让风长吟帮忙浇完水后,等待观察之后的生根情况。

这回有了经验,逐晨表现从容,风长吟依旧很兴奋,畅想着明年开春,他们这片地里能长出一片红红蓝蓝的果子。

一片逐晨就不奢望了,她的目标是保二争三。哪种结得多,明年她就大范围种哪个。

阿秃日常来田地巡视,原本享受地对着彤果发痴,没多久,发现周围荒秃秃的地里多出了几颗植物。

它歪着脑袋,绕着农田走了一圈,发现全都不认识,转身冲着逐晨大叫。

逐晨心情正好,于是将手上还有剩的果子抛过去。阿秃尝了,感觉味道还不错,虽然比不上彤果,但也挺可口。

可它在魔界边缘的位置,从来没见过这些果子,除非他们是往魔界深处去找了。

逐晨听懂阿秃询问,面不改色道:“阿秃,这些是我师父特意犯险为你找的,你知道吗?”

阿秃退了一步表示怀疑。

哇,这人连鸡都骗?她师父可是连个果子都不肯给它留的狠人。

逐晨郑重其事地道:“彤果如今不好寻了,所以师父为你深入魔界寻找果子,还险些受伤,如今正在休养。他待你那么好,你可要听话一点。”

阿秃动摇。

逐晨拿着果子晃了晃:“不然你以为这些是哪里来的?我们人倒没必要非吃你们魔界的果子,只有你才需要靠这个充饥吧?”

阿秃简单一想,确实如此,随即就被她话中的深情给感动了。

没想到风不夜平日一副瞧不起它的模样,实际却对自己如此真心。要知道魔界深处是个什么地方?连它都不敢随意踏足。

不愧是它追随的男人。

阿秃抖擞了下身上的羽毛,响亮回应。

逐晨振臂问:“所以拔你们点毛过分吗?!”

阿秃:不过分!

阿秃一通乱叫,逐晨翻译了下,大约是说,等彤果结出来,它就带小弟们过来投靠。现在是不行的,羽毛没了影响兄弟们跑路的速度,就不方便找吃的了。

逐晨表示理解。反正离冬天还有一小段时间,它们可以再缓缓。

随后逐晨又趁机提出,让它去帮忙拉个车,为风不夜出出力。正热血上头的阿秃没察觉出不对,欣然应允。一人一鸡朝着公交车道快乐奔去。

目睹了一切风长吟陷入久久的沉思。

……他师姐原来是这种人吗?

·

又过了两日,先前种下去的彤果已经长出了绿油油的一茬。

早上,张识文跑来跟逐晨说,余渊有几位兄弟想过来投靠。

这就是宣传的重要性,难怪说要懂得展现国家力量,增强人民凝聚力。

逐晨兴冲冲地问:“几位啊?”

“二十多人。”张识文已经筛选过一遍了,他可不敢什么人都往里面招,他说,“都是老实忠厚的,以前都没犯过事。”

逐晨说:“行。那你给他们安排一下。”

张识文将人全部领到逐晨面前来,让她亲自考核一遍。

逐晨利用天耳通跟他们每个人都说了两句话,试探了一下他们的目的,发现来的确实都是老实人,没打什么歪主意,就将他们都招了进来。

好在先前他们多搭了几栋房子,齐峰兽里的床也还摆着。二十多人绰绰有余能安排下。

新居民对那三个亮晶晶的房屋很感兴趣,甚至宁愿住在多人间,也想体验一下生活在珠贝里的快乐。

这样正好,张识文都按照他们的意愿给他们安排了。

开了这个先例之后,陆陆续续又有一批人想到朝闻来。

因为公交的开通,两地信息交流速度变快,余渊百姓对朝闻的期许更甚以往。不到一周的时间,前来投靠的人数就有将近五十人。

当然,里面不乏有好逸恶劳,想来朝闻吃白饭的。他们以为自己说得天花乱坠,能瞒过逐晨,却不知道逐晨现在就是个人工测谎仪,他们抬抬屁股,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个不落全退了回去。

余渊还因此流传起逐晨会“火眼金睛”一类法术的传闻,搞得逐晨都激动了下。

她也想要大圣的通天本领啊,但这不是碰瓷吗?

之后还有想移民的,逐晨就叫他们暂时缓一缓,当下先为他们搭房子,等过两天住所宽松了,再搬过来。众人自然没什么意见。

新房屋是沿着通往余渊的大路修建的。新一批住所落成后,逐晨直接招了三十人进来,而朝闻的总人口数量也正式达到一百二十五人。

逐晨之前还在猜,居民人口超过一百,系统应该会有一个特殊奖励。

她听见了熟悉的提示音,赶紧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进行查看,发现是许久不见动静的声望系统终于开放了。

逐晨仔细研究了一遍。

在声望系统下面,多出了一个【版图】的功能,能直接看见朝闻目前的地图。

逐晨当初下界碑的时候,修为还不高,所以界碑所覆盖的面积不广,系统用绿色给她标注出来了。

而现在,在绿色的范围之外,有一圈蓝色的,面积大了足有一倍的光圈,代表着她如今能扩大的界碑面积。

下方是系统提示,询问她是否扩张。逐晨暂时没选。

除此之外,声望系统里还多出了技能升级的功能。

之前逐晨拿到的基本是初级技能,升中级大概需要一万点声望左右,逐晨的声望点数恰好就在这个数值附近,能兑换一个进阶功法。

逐晨欣喜若狂。她目前只有三个可升级技能:固风、御风、破风。

有瀚虚剑和中级御风技能,跑路速度基本不愁。防御和攻击比起来,当然还是小命比较重要。

权衡过后,逐晨用声望兑换了固风的升级功法。

逐晨这边诸事顺畅,基建修炼两手抓。余渊宗掌门正坐在巍峨的大殿上暴跳如雷。

他听着底下管事关于这几日的报告,感觉一股无名邪火从胸腔直冲脑门。

“掌门,着实不妙啊。如今人心浮躁,百姓都不事生产,只想跑到朝闻那边去。”

“巽天宗那边又催着来要人了,若我们再加搪塞,只怕他们会翻脸无情。请掌门尽快定夺。”

“余渊先前已与巽天签下契约,从他们那里收了十万枚灵石,确实不好反悔。可朝闻压在上头,不许我们委派工匠前往,我们又能如何?”

“本想出些钱,叫余渊百姓自愿过去的,可就这两天,先前说好的几人都反悔了,说是要到朝闻去建房子。都算什么事儿啊?”

“掌门,朝闻是个大患,不可不除啊!”

难道他会不知道,朝闻是个大患吗!

“嗬——”

余渊掌门一记掌风拍在前方的桌上,那张厚重的木桌当场四分五裂。

原本还在畅言的众人噤若寒蝉,低头不语。

掌门收紧手指,攥在掌心,咬牙切齿道:“她这分明是想,蚕食我余渊!用心险恶,着实卑鄙。果然魔界之人,不可与之为伍。难怪风不夜那奸人会沦为魔修!”

※※※※※※※※※※※※※※※※※※※※

来了来了~近六千字二合一

这时间过得也太快了吧-。-#居然就早上了

喜欢修仙不如玩基建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修仙不如玩基建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 - 修仙不如玩基建全文阅读 - 修仙不如玩基建txt下载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东宫瘦马质女[清穿]皇后只想吃瓜惊蛰完美转世以后狼的爱恋和堕落之主谈恋爱鲛人泪之画地为牢你看起来很有钱杀破狼美人眸大佬穿成女配(快穿)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皇家小娇娘和离后,天妃成了海王嫁病娇后我咸鱼了[综武侠]无意中拆CP了天涯客天才神医宠妃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贫僧坤宁坏道攻玉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仙途闲修
完本推荐: 奶油味暗恋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暗格里的秘密全文阅读诛仙全文阅读一座城,在等你全文阅读天下枭雄全文阅读女主都和男二HE全文阅读学弟,跪求吃药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吾家娇女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从哈利波特开始当法神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首辅娇娘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大道惊仙我在七零种仙草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最初进化什么都会的仁王君万春街家有悍妻怎么破我的傻白甜老婆我的身体超级强借剑大唐孽子末世胖妹逆袭记开局捡破烂奖励兰博基尼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武破九荒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民国风流贵公子[穿书]田园神豪[美娱]红遍全球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红尘篱落魔临禁区之狐超级怪兽工厂造化神宫

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手机版 - 修仙不如玩基建全文阅读手机版 - 修仙不如玩基建txt下载手机版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修仙不如玩基建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