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书包网 >> 夜阑京华 >> 第三十七章 思乡亦念卿(2)

第三十七章 思乡亦念卿(2)

广东统一前,北面当权的军阀换了几拨人。

因内部有人起兵反抗,奉系军阀不敌,求助于日本人。随后日军增兵奉天,助奉系获胜。奉系勾结日军一事被京城报业揭露,掀起了又一次的反日反军阀浪潮。

不久,奉系成为当权军阀。

同年,《京报》主编和《社会日报》的主编先后被奉系军阀执行枪决,前后不到百日。

《京报》停刊后,那个在火车上认识的记者来找何未。

两人聊到主编邵飘萍在刑场上,对监刑人抱拳说了句“诸位免送”,言罢大笑赴死。

说着说着,记者便红了眼。何未听得更是难过。

聊到后头,记者胡盛秋对她说:“二小姐,这次我们没法合作了。”

她这一年想做收音机和无线电业务,苦于市场打不开,想找年轻人偏好的《京报》合作,开一个电台,每天用无线电话报告新闻,由此先培养市场,让大家先明白收音机的用处。

她为此还拟定了播报内容,上午就是货币兑换消息,晚上新闻,再晚就放放留声机……

如今报纸停刊,只能暂时搁置了。

“来我这里吧,”何未对他说,“帮我做电台。”

她说完,又道:“强国之途千千万,实业也是一条路。现在市面上都是洋机,若有一天洋人不卖给我们了,没有自己的,我们就十分被动了。若我们能生产自己的,就不怕了。”

等发展起来,家家户户都会有。

“不过这是条长路,至少十年后,你才能见到行业繁盛,”她认真说,“这棵树要耐心种。”

何未看中了胡盛秋做记者的眼界,来拓展新行业。

但对胡盛秋来说,却是另一个世界,他从没往这方面想过。

“回去考虑两日,再给我答复。”她说。

两日后,胡盛秋再到何二府,下了决心,投身实业。

当夜,她得到邓元初的消息,北伐开始了。

均姜见她整夜都高兴地撑着下巴看着斯年练字,等斯年睡了,将那一张张晾干的白宣纸收到箱子里时仍是笑容满面的,自是为她开心。均姜是个稳重不多话的,难得今夜问了句始终不明白的话:“为什么我们家不南下?”

她答:“我一直做内陆航运,正是做着南移的打算。”

她这几年忙忙碌碌都是为了南移。

强龙不压地头蛇,做生意也是如此。何家航运再大,往南去抢人家的饭碗都是令人不齿的,也是极其危险的。她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在无限扩大,抢占市场,于是这两年都与人示好,将北方和海外航路同人分享,换了南方的人脉资源。

“不过很难彻底走,”她苦笑,“做生意的,尤其是做出大产业的,极难挪地方。不光我们家,任何一个省都不会放走当地的税收大户。这不是搬家那么简单。”

但她想至少选一个折中的城市,发展轻工业产业。

比方说,南京。

***

北伐军很快进入武汉,没过半月,南方来的人带了个竹藤方盒到北京办事处。方盒子里装着景泰蓝色茶叶铁罐,罐内有木塞子,□□,竟是满满的干桂花。还有一张字条:

桂树成林,是为桂林。

她闻着桂花香,猜得到,这是谢骛清从桂林一路带到武汉的。

这人真是浪漫,他浴血奋战,入了武汉城,该是收礼的人才对。却千里迢迢地准备了礼物,送到了她的案前。

北伐军势如破竹,不到十个月,已经从武汉到了江浙,很快进了上海、南京。

北伐军入南京后,一封从南方发出的电报几乎同时到了天津的九叔家,内容极短:金陵四月槐香盛,盼一会。

这正是她想做的。

虽然南京和上海已经入驻北伐军,但路上仍有危险,何未决定不带斯年南下。斯年难过了一夜,极认真地写了一幅“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一点点卷好,装入硬纸筒,要何未送给从未见过、却早就刻在心里的爸爸。

何未带着这小礼物,在四月上旬的尾巴到了金陵。

她一下火车,便见到了谢二小姐的秘书。

“何二小姐初到南京城?”

“过去来过,不过是走水路,先到上海,再来这里,没坐火车。”她说。

她看着火车站外的拱形雨廊,真是漂亮。

汽车载她到了颐和路的一幢小楼内。

书房里等着的并非小楼的主人谢二小姐,而是谢骛清的大姐。大小姐刚送了一批客人,听秘书说何未到了,先说,要去洗把脸,好好梳洗一番再出来,搞得何未也紧张起来。

书房门外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何未立刻礼貌起身。只见穿着素色长袖旗袍的谢家大小姐端着秘书刚冲的茶,亲自端进来了。

“快坐下,”谢家大小姐初见她,便说,“我去戴眼镜,方才望在书房这里了。”

谢大小姐将茶盘搁下,从一本书上拿起玳瑁边框的眼镜,戴上,回过身来,笑吟吟瞧着何未:“听你名字太久了,不自觉就忘了这是第一次见。”

谢家大小姐年纪不小了,但一双丹凤眼里神采不减。若说谢骛清同她有何处相似,应该就是这双眼睛了,同样的眼角上扬,同样的眸光幽深。

两人对视。

何未年纪小了她一半,虽说是平辈,却像见长辈一般。

谢家大小姐伸出手臂,主动上前,拥住她:“这样就好,不要紧张。”

一个拥抱,冲散了不熟悉和拘束。

谢家大小姐从心里早把她当自家人,很快说到北伐,没两句便停下了。

“怎么又说到公务了,”谢家大小姐笑道,“还是说你和清哥儿。他从武汉过来的,已在路上了。我这个弟弟的行程一贯保密,连我都不清楚。耐心等两日。”

谢大小姐似怕她等不及,又道:“至多两日就到,他也是迫不及待要见你。”

何未笑着轻点头。

“这一回,你们两个仔细商量一下,别再等着彼此了。革命夫妻分居两地是常有的,日子该过还是要过,看我三妹不就是?如今是阴阳相隔,回想过去,都在后悔没早认识彼此。”

她笑笑:“来前,我二叔也松了口,如此说过。”

“那就好。”大小姐高兴起来。

不知怎地,她一见谢家人就倍感亲切,像遇到了真正的家人。

细想起来,她和谢骛清真是彼此等了很久。他已经三十二岁了。

大小姐见了她之后,便离开了南京。

她由谢二小姐的秘书陪着,留在小楼等谢骛清。

那位秘书问她是否要逛逛南京,她笑着道,不急,须先处理生意上的事。

上个月,胡盛秋已经到了南京,一直呆在刚收购的小制造厂里。这个制造厂是为无线电收音机做准备的,现阶段在生产小零件,诸如接线板和生产线圈这种。她计划三年内要生产变压器和电容器,从元器件开始,一点点做起来。

翌日傍晚,胡盛秋和两个工程师带着机芯结构图,兴奋到小楼,在一楼会客的书房里展开给她看。

因天黑的早,她刚开了电灯。灯突然就灭了。

一室黑暗里,大家全愣了。

外头路灯亮着,胡盛秋打开窗户,见路对面和隔壁的公寓楼全亮着灯。

“怕是家里的电路问题。”厂里的工程师说。

胡盛秋忽然关上窗,脸色有些变了:“怕有麻烦了。”

外头有陌生的、穿黑西装的十几个人等在门口,还有军用汽车。胡盛秋多年来一直在和军阀势力周旋,对这种事敏感得很。

公寓里的管家点了油灯,刚走到客厅,大门已经直接被人推开了。

这边何未刚出了书房,就看到十几个人影子快步走入,为首的一个看到客厅里的几个人:“这位可是何二小姐?”

胡盛秋遇到这类事格外镇定,带着微笑问:“诸位可知道,此处是私宅。”

“当然,”对方在黑暗里说,“金陵有大变动,我们担心何二小姐的安危,特地让过来,将二小姐接去一个安全地方。”

二小姐的秘书也到了客厅里。

秘书上前,说:“这是我们家小姐的客人——”

说话的男人也上前,亮出了一把枪。

那秘书没料到竟能发生这种事,怕伤到何未,不敢妄动。

“无论谁要见我,”何未看着亮出枪的男人,“都请不要伤害这里的人。尤其是我工厂里的工程师们,还有这些看房子的人。”

她先把胡盛秋归到工程师里,再把秘书归到看房子的人里,故意弱化了他们的身份。

这两个人只要不被一起带走,就能很快传出去消息。

对方没多说,侧过身,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何未让胡盛秋去拿大衣,她穿上,跟着他们走了。

她跟那位黑衣先生下楼,庆幸没过多纠缠,来人是窗口能看到的两三倍,根本不是小楼里边几个人可以应付的。

对方还算客气,把她带到秦淮河旁的一个民宅,留了两个人在屋子里守着,便都撤出去了。来时,何未见车兜了几圈进这里,就想,如此多的民宅,水上如此热闹,她被关在这一间小屋子里,像碎石被投入大海,就算有人想找她,一时都找不到。

究竟出了什么事?

因为何家,还是因为谢家?

何家哪怕有敌人,也不会在金陵有如此大势力。若是谢家……如今这里是北伐军的地方,谢家该是最安全的。

屋子里留下两个看守的人,寸步不离。

她坐在一个老式的布沙发里,想了数个小时,毫无头绪。

凌晨五点多。

何未整夜未眠,正是头疼欲裂,被开门声惊醒。

她一抬眼,竟见到了一个久违的人,孙维先。

……那个和谈失败后,在南下途中消失的将军。

孙维先和另一个陌生男人走入,他们让看守的人出去。对方一看就是孙维先的平级,也是高级将领,只不过两人都没没穿军装。

孙维先走到何未面前:“二小姐。”

她想起身,孙维先比了个手势,让她不要动。

他拉了椅子,面对着何未落座,是要郑重谈话的姿态。而另一个人则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更像监看他们谈话。

“我们是尊重何二小姐这种民族实业家的,”孙维先开局先表态,“同时也希望何二小姐能配合我们,找到谢骛清。”

她愣住,消化着他的话:“我不太明白你说的。”

孙维先凝视着她:“二小姐此次南下,恐怕不止为做生意,而是想和谢骛清见一面?”

何未没否认:“是有这个打算。”

她接着道:“不过前日见了他姐姐,说他恐怕来不及到南京。”

孙维先沉默数秒,提醒她:“二小姐还是说真话得好。”

她没说话。孙维先和她对视着。

门口的中年男人突然起身,打断他们:“何二小姐既不愿配合,便再等几日。等尘埃落定,我们再谈。”

两人很快走了。

她像深处迷雾里,不知前路,不见后路,在一个异乡的小屋子里,无休止等着。这间屋子并不正对河道,白日异常安静。夜里,秦淮河的胡琴声和石油汽灯的光让她愈加焦躁。

他们没给她断吃食,只是看守的人从不交谈,不给她任何有用的信息。

隔日深夜,孙维先和那个军官再来,这一回换了那位军官和她谈。

“如今大局已定,我就不妨直说了,”那个男人道,“这几天上海和广州死了不少人。不论是北伐军、黄埔军校,还是社会上的人,这次我们绝不会手软,势必要从内到外,清除一切和□□有关的人。”

他说完,又道:“谢家是什么背景,二小姐就算不完全清楚,也该了解过。你是生意人,该明白大形势下,谁都逃不过去。”

何未和那男人对视着,已经完全说不出话。

北伐刚打到一半,并肩作战的人突然就调转枪口?直接屠杀?

那里边有曾一起在黄埔的同学,对他们倾囊相授的教官,还有一起北伐的战友……

男人静下来,眼带威慑地盯着何未。而孙维先始终沉默,一言不发。

何未觉得嗓子一瞬都有血腥气,强压着。

良久后,她终于开口:“这位先生,就算你说的全是真的……你想没想过,若真到了如此危急的时候,谢骛清还会还来见我吗?”

她坦然看着那个男人,又道:“我和他两年没见了,这次南下确实抱着再续前缘的想法。不过谢骛清有过多少女人你们最清楚。他对我上心,这不假,可我既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一段前缘。他绝不可能为了我自投罗网,更不可能为了我死。”

她最后道:“你们当然可以扣住我,但我想提醒两位先生,你们扣着的人不是个无名无姓的女孩子,何家也不是小户人家。你们将我扣得越久,麻烦越多。”

那个男人沉默着,瞧了她一会儿,竟笑了起来:“都说石榴裙下命难逃,鄙人倒想试试,那位谢家的风流公子究竟是薄情的那个,还是情深的那个。”

那人离开座椅。

她看到孙维瞧了自己一眼,似是有意而为。何未拿不准孙维先是友是敌,但想从他眼睛里看到一丝希望……她希望眼下的形势并没有如此糟糕,那个男人只是危言耸听……

孙维先像懂她在求证什么,轻摇了摇头。

这一次的形势,前所未有,只会比她所听到的更糟糕。

何未突然害怕了。

见门在面前被关上。

***

在浦口火车站,林骁红着眼,凝着谢骛清。

该说的都说完了。

从得知何未被扣,谢骛清所做的都是在交接和善后。他对部下没什么可解释的,这是他的家事。唯独对林骁这个追随多年的似家人似弟弟的副官,他说了心里话:倘若现在正是两军对阵,有人拿何未要挟,他不会退兵。战场上的谢骛清不是他自己,而肩负着数万将士的性命。真有那日,他只能让何未先走一步,那一仗打完,他自会安排好后事,下去见她。

但现在不是在战场上,谢骛清只担负自己这一条命,换何未没什么可犹豫的。

那晚,林骁等人在人群里隐藏着,目送谢骛清走过那一条行人寥寥的拱形雨廊。谢骛清一出现,雨廊那头等着的一群人就拔枪围了上来。

他在无数枪口下,上了一辆军用汽车。

车内,孙维先等关了车门,问,还有什么是最后想做的?

谢骛清默了会儿,说,让我看看她。

喜欢夜阑京华请大家收藏:(www.51aslz.com)夜阑京华新书包网更新速度最快。

夜阑京华最新章节 - 夜阑京华全文阅读 - 夜阑京华txt下载 - 墨宝非宝的全部小说 - 夜阑京华 新书包网

猜你喜欢: 主线已完结[快穿]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奶油味暗恋冥冥之中喜欢你女配是重生的他从地狱里来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和豪门大佬网恋后我红了PUBG世纪网恋民国风流贵公子[穿书]恰似寒光遇骄阳短篇合集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原来是想谈恋爱不乖你就不要放开我越界招惹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白日梦我完美关系宋医生,谈个恋爱否替嫁娇妻:神秘老公,晚上好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
完本推荐: 超凡大卫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佛系女配穿书日常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玩宋全文阅读主播求你别秀了全文阅读凤凰花(GL)全文阅读安知我意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白日梦我全文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皇家小娇娘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他那么撩全文阅读京门风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她又C位出道了我能推演世界走向禁区之狐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快穿之养老攻略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低调为王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万古神帝小阁老猫的忧郁灵使养成计划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大宋清欢仙王的日常生活大唐孽子完美转世以后八零甜妻萌宝宝至尊小神农一妃虽晚不须嗟鸾鸣仙穹设计部的小首席权宦心头朱砂痣大唐之我真是纨绔皇子从海底开始修炼我的房东是龙王武炼巅峰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夜阑京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夜阑京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夜阑京华txt下载手机版 - 墨宝非宝的全部小说 - 夜阑京华 新书包网移动版 - 新书包网手机站